孤独的来,孤独的去

    直升飞机在暴雨中降落在海岛停机坪上。

    这种天气是没人出来接机的。

    单舒和林森他们下飞机后沿着指示灯到达室内,只有一个睡眼惺忪的负责人等在门口。

    几个人全身湿透,外面暴雨横扫,海面咆哮翻滚。

    “这种天气,肯定是不能再出门了。等雨势小一点吧。”林森对忧心忡忡站在门口望着外面瓢泼大雨的单舒叮嘱道,怕他冲动行事。

    单舒抹掉脸上的雨水,无奈叹口气,点头,“只能如此了。”

    这座岛屿是宋晓买的私人岛屿,面积不算大,除了必要的基础设施,常驻的人不多。

    能查到他的这个私人住所,其实不容易,单舒从他十年前开始准备怀孕查起,查到一直与他有来往的戴尔勒集团总裁罗恩.戴尔勒,之后再一步一步往前查。

    时间过于漫长,线索断断续续,最终查到几个月前,他帮罗恩转移一个病人到这座岛上。

    对方是滨海一家正在准备上市的新兴物流公司的负责人,合伙人曾经跟滨海的帮派有关系,不过现在已经洗白,在老老实实做生意。

    在停机场等了大半夜,到凌晨四点半,雨势才慢慢变小,差一刻到五点钟单舒他们坐上车出发前,另一架直升飞机到达降落下来。

    无暇关心对方是敌是友,几个人朝着目的地出发。

    一夜暴雨,海水倒灌,淹掉海岛三分之一,大部分居住地建在岛中心的高地上,宋晓的房子位于居民区中心地带,一眼便可看到。

    车开了半个多小时,后面到达的那批人一路狂飙车,追上单舒他们,和他们一起到达。

    下车后,林森和陈程迅速围到单舒身边戒备看着那几个后来的从车上下来的人。

    为首那人高大强壮,一身草莽气,嘴里叼着一支烟,冲着单舒问了一句:“宋家的人?”

    单舒点头,向他伸出手,“秦先生,初次见面,我是宋先生的管家单舒。”

    那男人不耐烦的一扬手,“没时间跟你寒暄,老子要去找老婆了,回头再跟你们宋家算账!”

    说完便带着跟着来的四五个人闯进无人看守的豪宅大院。

    单舒和林森他们对视一眼,也跟着进去。

    房子很大,前后院都有宽大的草坪,后院有一个多功能游泳池。

    一路上都没碰到什么人,房子里安安静静的,直到一楼尽头出传来几声尖叫。

    单舒和那个姓秦的男人同时飞奔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不等他们靠近,尽头的房间里突然传出婴儿的高亢啼哭声。

    单舒脸色一白,不由得慢下脚步,心中升起畏惧之情,不敢再靠近了。

    这时后面响起一把惊慌的熟悉声音,“单舒?”

    “哇哇,哇哇哇!!”

    熟悉的声音话音未落,同样的婴儿啼哭声响起,单舒转身,看到海琳怀抱一个小婴儿站在楼梯口。

    另一边,姓秦的男人带着他的人不顾房间门口保镖的阻拦,闯进去,发出一声惨叫,“老婆!阿宁!”

    单舒这边,海琳看到他,抱着孩子立刻哭出声,“你怎么才来?宋先生,宋先生以为,以为你——”

    “海琳,宋先生不见了!”

    海欣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伴随着咚咚咚的焦急脚步声,手里拿着毛巾的海欣下楼来。

    两姐妹看到单舒,不约而同扑过来和他抱做一团失声痛哭,加上怀里婴儿的哭声,简直是令人头大。

    林森和陈程赶紧将几人分开,问海欣:“你刚才说宋先生不见了?”

    海欣擦掉眼泪,点点头,“我刚才去看他,发现他和宋晓都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宋晓昨晚才做完剖腹产,伤口都还没愈合。”

    单舒立刻安抚两人,让她们照顾好孩子,回头便和林森他们分头去找人。

    海岛不大,开车只需要一个半小时就可以转完全岛。

    拿着宋晓的照片沿途询问碰到的居民,一个个都摇头表示没见过。

    倒灌的海水正在退去,单舒暂时停下来看着涌动的海面想了一会儿再次发动车,路上到岛上的便利店买了一份地图。

    仔细查看地图后,转动方向盘往海岛东南开过去。

    小岛东南角有座不高的小山,单舒凭着直觉驱车来到山脚下,下车后看到一辆空车也停在山脚,抬头望了望,云雾缭绕的山顶上,能隐约看到人影。

    不知道宋晓想做什么,单舒快步爬上山道。

    此时云收雨住,天光大亮,翻滚的海浪在山下咆哮冲击,泡沫飞溅。

    到半山腰后往上就没有路了,不知道宋晓是怎么把宋荣瑾那么大一个人弄上去的,单舒双手着地气喘吁吁往上爬,身上的衬衣被海风吹得鼓起来。

    到达山顶时,天空厚重的云彩破开一道金光,夏日的第一缕晨光洒落在海面上,粼粼波光中,海面似乎平静了些。

    地上有血,一路蔓延到尽头一块巨大的岩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