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劫难

    宋荣简跟宋晓和另外几个投资公司的老总喝酒喝到深夜两点,才在保镖的搀扶下回到家。

    然而到了家门口,发现家门大敞,门厅凌乱异常,如同遭了抢劫一般。

    “许晏?!”

    不算醉得很厉害,脑子里知道家里发生了事,但是身体迟钝得没办法做出及时反应。

    保镖帮忙把门厅和客厅的灯打开。

    几个人走进明晃晃的客厅,两个大购物袋随意放在房间中央。

    许晏失了魂一样坐在复式楼梯的楼梯口,双手抱着腿,安静看着脚下的什么东西。

    宋荣简推开保镖,踉跄走过去,大着舌头问:“小,小晏,发生了什么事?”

    “家,家里,被,被抢劫了?”

    许晏抬头,神色冷清,双眸无神,脸上三道血痕已经结痂,脸色苍白到极致,嘴唇半分血色都没有,脆弱得就像马上会碎掉!

    这样的许晏,看得宋荣简打了个哆嗦,酒醒了大半。

    缓缓蹲下来,跪在他面前,伸手怜惜摸他的脸,“别怕,小晏,告诉老公,发生了什么事?”

    许晏望着他,不言不语,平静得让人感到异常。

    宋荣简被他的样子吓到了,慌忙一把将人抱在怀里,“抱歉,我回来晚了,你一个人很怕吧?”

    没有再继续追问,家里有监控,晚一点看监控就行了,现在重要的是让怀里这个失魂落魄的人回过神来。

    终于,全身冰凉的许晏麻木的神智渐渐清醒,靠着宋荣简安静合上眼睛。

    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般,片刻间便累得睡了过去。

    察觉怀里的身体慢慢软化,宋荣简想试着把人抱起来,然而晚上喝了很多酒,现在身上完全没有力气,没办法,只好让其中一个保镖帮忙将许晏抱上楼,留了一个人在楼下收拾。

    到楼上之后发现主卧里的东西也被破坏了,床上的被子被刀割碎,墙上的画框和照片全部被扔在地上。

    显然破坏者是带着极度的恨意在做这些。

    保镖抱着许晏尴尬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宋荣简忍着脾气转身,低声说:“跟我来。”

    幸好隔壁经常打扫的客房没有遭殃,铺上被褥被子后,让保镖将人放下。

    帮那似乎睡得很平静的人盖好被子,宋荣简再次摸他脸上的伤,微微皱眉,低头抵在许晏冰冷的额头上,“是老公不好,一直让你受委屈。”

    “不过,很快就不会了。你再等等我。”

    从楼上下来,两个保镖已经将客厅损坏的大件家具整理堆放在一起。

    宋荣简各处查看后,发现只有客厅,厨房,楼上的卧室破坏最严重,平日里许晏养护得最好的一个小温室倒毫发无损。

    “算了,太晚了,你们回去休息吧,这里我明天会叫人来收拾。”

    两个保镖陪着他跑了一整天,不能让人家连觉都没法睡。

    “对了,明天不用过来,在家休息吧。”

    保镖离开前,宋荣简补充了一句。

    “好的,宋先生,我们先走了,您休息。”

    送走保镖,关上门。

    宋荣简掏出衣袋里的烟盒,还有最后一根,弹出来叼在嘴里。

    点烟之后走到客厅,把地上两个购物袋收捡好拿到厨房,分门别类放进冰箱。

    重新回到客厅随便找了个块空地席地坐下来,调出手机上没怎么用过的监控软件。

    看许晏的样子和家里的情况,怕是下午一回到家就出事了,大致估算了一下时间,直接跳到那个时间段。

    王若晨可以大摇大摆进入自己的私人住所是宋荣简没想到的。

    这个地方,便是家里的人,他也没说过,两年多将近三年以来和许晏一直安安心心住在这里。

    室内的监控只看到王若晨在大肆破坏,没有许晏的身影。

    看着屏幕里那张面目狰狞凶狠,与记忆中母亲的面孔逐渐重合的脸,宋荣简心里涌出一股作呕的恶心感,快进到王若晨离开房子的地方,将视频角度转到室外门口的监控上。

    看完视屏已经三点多,宋荣简看着地上散落的烟灰和被揉烂的烟头,眼中闪烁着平静的冷光。

    坐了一会儿,实在困得不行,起身上楼。

    在楼梯口看到先前许晏一直守着的被撕碎的照片碎片,蹲下来一张一张捡起来收好拿着带到楼上。

    主卧是不能用了,宋荣简简单在那边洗了个淋浴,换上衣服回客房。

    坐下来准备躺上床时,发现许晏呼吸急促,满头冷汗。

    探手摸那汗湿的额头,“在发烧。”

    这种急性感冒,怕是给吓着了。

    起身到洗手间拿热毛巾,给许晏擦干身上的汗水,换上干爽的衣服后,强行把人叫醒,喂他吃下两颗感冒药。

    许晏吃完药之后仍是沉默不语,即将再次闭上眼时,宋荣简钻进被子抱住他,轻轻咬住他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