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仆?情侣?

    吃过早饭,大张旗鼓送许晏去片场,中午还让人定了一束玫瑰花送过去。

    偷摸了两个多月,宋荣瑾这才算是公开两人的关系,正式追求起来。

    舆论方面,宋荣简那边知道怎么处理,宋荣瑾从来就没操心过。

    心里面终究挂着事情,上班也上得不安稳,今天破天荒提前结束工作离开公司。

    让习惯了他工作狂状态的秘书处办公室里的秘书助理们狠狠惊了一把,都在猜测老板这一任情人够厉害,勾得他魂不守舍。

    没有提前通知许晏,宋荣瑾让司机把车停在片场外面,只带了一个保镖走进摄影棚。

    今天晚上的戏,听许晏说有窦余青带的著名乐队的表演,单舒也有一场被主角团戏弄的戏。

    想到昨天看到的窦余青和单舒相处和谐自然的画面,宋荣瑾心里不舒服极了。

    他在感情方面豁达惯了,极少为什么人吃醋,是以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对单舒莫名其妙的占有欲。

    主要也是因为十年来单舒很少离开他身边,他已经习惯将他当做自己的所有物。

    这突然之间被外人觊觎了,他就跟被抢了玩具的小孩一样,毛发直竖,一定要抢回来才罢休。

    路上堵车,宋荣瑾到这边片场时已经晚上八点四十。

    拍摄外景的摄影棚已经收工,别墅里面灯火通明。

    宋荣瑾只带了一个保镖进去。

    这次的拍摄场景是一家酒吧。

    主角公司的同事到酒吧玩,单舒饰演的角色平时得罪的几个人打算乘机捉弄他,却不想女主角被酒吧的人戏弄,单舒挺身而出,救了女主,缓和了与主角团几个人的关系。

    宋荣瑾昨天来过,门口的保安认识他,没有阻拦他进入片场。

    找到许晏,他正带着小助理和几个配角演员在角落的沙发边组团打游戏。

    “啊,宋先生!”许晏没想到这几天他这么热情,受宠若惊从沙发上站起来,手机啪的一声掉到地上,“您,您来接我?”

    宋荣瑾不置可否,说:“过来看看。单舒呢?”

    许晏接过助理帮忙捡起来的手机放进兜里,说:“正在拍戏呢,倒数第二场,拍完就收工。”

    “我们过去看看。”

    宋荣瑾转身。

    许晏跟几个玩在一起的人小声道别,走到他身边,小小声问:“宋先生不忙吗?”

    哇,连续两天。

    宋荣瑾在床上不知节制,每次都要把他做昏,许晏不知道自己连续两天能不能受得住。

    “还好。”宋荣瑾心不在焉。

    他身材高大,还没靠近拍摄场地,就看到人群之中,镜头前面的单舒。

    他正在跟人打架,身上的衣服都被弄碎了,嘴角不知道是化妆化上去的还是被打破的。

    他有基本的防身技能。

    宋荣瑾平时练剑和其他防身武术时,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做陪练,因此他的身手是不错的。

    靠近过去,一场闹剧已经结束,单舒制服骚..扰女主角的人后,其他几个人从后面赶过来。

    导演喊卡,这一场便结束了。

    之后大家聚到摄像机前面看回放。

    这一场主要是动作戏,文戏台词不多,而且单舒没用替身自己上场打的,效果很不错,导演这几天来阴郁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些。

    下一场是主角团对单舒表示感谢,几个人和好的场景,戏不长。

    单舒到场地边让化妆师补妆。

    走过去一眼看到站在人群之后抱着手的高大男人,一脸冷淡。

    单舒心脏微微一缩,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的,有没有看到自己之前丑态百出的表演。

    刚想抬腿走过去问候,窦余青突然从后面挤过来,“哇,单舒,你刚才好厉害!专门练过的吗?”

    单舒对这个刚认识几天性格跳脱的朋友还是比较喜欢的,停下脚步,和他说话,“练了一点。”

    “哪里是一点,简直帅呆了!”窦余青是自来熟的性格,跟着他绕过人群往前,结果抬头看到宋荣瑾那高大的身影,立刻嫌弃撇嘴,“哇,这个老色鬼又来了!”

    “嗯?”单舒惊讶扭头看他,想不到他这么不待见宋荣瑾,问:“你讨厌他?”

    “当然啊!”窦余青用鼻孔示意站在他身边的许晏,说:“他身边那个,听说是这次包养的。前段时间还在网上卖惨呢。恶心死了!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自甘堕落不肯努力!”

    “今天早上两人一起坐车来片场,中午许晏不是还收到一束花吗?我靠,明目张胆出柜,这娱乐圈真特么世风日下!”

    听他的口气像个愤世嫉俗的小孩子一样,单舒无奈摇摇头,解释道:“你误会了。网上说的许晏的事,是真的。他爸爸因为车祸去世,妈妈瘫痪在床,弟弟也得了白血病。”

    “你怎么知道是真的?现在明星为了上位,简直不择手段,你不要太单纯啦。”窦余青不相信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