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缘分

    第二天醒来,看到宋荣瑾站在床边,唐逸正在帮他系领带,旁边的小餐车上,红茶冒着热气,蛋糕的香甜味道勾起腹中的饥饿感,以至于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响声时单舒没能阻止。

    听到响动,宋荣瑾和唐逸同时扭头看床上。

    单舒拥着被子慵懒坐起来,“宋先生,唐逸早安。”

    左右看了看,问:“昨晚我在宋先生房间睡的吗?”

    床边的两个人都没回答,宋荣瑾走过来弯腰亲他的嘴角,“舒舒早安,肚子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垫肚子,等会下楼和我一起吃早餐。”

    唐逸递给他小蛋糕,说:“红茶我就不给你倒了,宋先生说不好喝。先吃两口蛋糕,等下给你咖啡。”

    “我咖啡比你冲得好。”

    单舒低头看手里精致的小蛋糕,熟悉而陌生的一幕。

    每次他和宋荣瑾和好的时候,宋荣瑾都会将他留在自己房中,然后等到下一次冷淡。

    没有说什么,单舒低头安静吃蛋糕,却是味同嚼蜡无滋无味。

    在床上稍微垫了肚子后,单舒便起身收拾,到楼下自己房间换上执事制服,到餐厅伺候宋荣瑾和许晏吃饭。

    过去的经验告诉他,不要对宋荣瑾的柔情蜜意抱有太多期待,况且他身边还有个刚刚搬进来不久的许晏。

    那个乖巧可人的二十岁男孩,与他相比,在宋荣瑾眼里,二十八岁的自己大概已经老得有些面目可憎了吧。

    有的没的的想着,和海欣海琳他们一起端着早餐走进中餐厅。

    宋荣简又来蹭早饭了。

    他最近来得有点勤。

    不知道是不是跟这两年影视行业寒冬有关系,他投出去的几部电影大部分被拦在广电总局没办法上映,资金回不了笼,自然就要多来巴结宋荣瑾,要更多钱。

    宋荣瑾不怎么搭理他,他就自来熟地跟许晏谈天说地。

    许晏呢,怕得罪老板,全程陪笑聆听,还不敢不捧哏,不然下了老板的面子以后他在公司日子也不好过不是?

    餐厅气氛怪异,单舒像往常一样为宋荣瑾布置好吃食后打算退到一边,宋荣瑾突然指身边的椅子,对他说:“你刚才在楼上只吃了一点,肯定没饱,坐下来再陪我吃一点。”

    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话痨宋荣简蓦的闭上嘴,看看单舒,又看看许晏,最后目光落在宋荣瑾身上,什么情况。

    整个餐厅都明显感觉到宋荣瑾和单舒之间气氛的变化,只有许晏如释重负,他一个十八线小演员夹在两个大老板中间,真的压力山大。

    单舒善解人意,要是加入的话,宋荣简就不会只顾着跟他说话了。

    可惜单舒并不领情,他微微弯腰,对宋荣瑾道:“宋先生,我等会和张婶唐逸他们在厨房餐厅用餐。”

    宋荣瑾心血来潮,他没有必要奉陪。

    彼此心照不宣的逢场作戏,何必太认真。

    对他的不配合,宋荣瑾皱眉想发作,不过转念一想,没必要一大早弄得大家都不愉快,便收敛了脾气,扭头继续吃饭。

    不过,心里终究不痛快,草草吃了几口,便放下碗筷,对宋荣简说:“你这么一次次来找我,宋家又不是开印钞机的,哪能一次次给你填补缺口。”

    “我看你最近还是收束些业务,集中精力做几项投资好了。”

    “影视行业为什么会遭遇寒冬?还不是因为演员职业素养过低让观众一次次失望,对你们的粗制滥造不再买单造成的。”

    “不要跟我说什么快餐文化。你自己专营影视行业这么多年,为什么不调查调查,真正好的东西,他过时过吗?”

    “今年开始宋氏总部这边会进一步压缩对颂雅娱乐的投资,你的钱,最好都花在刀刃上。”

    宋荣简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无比,“大哥,话不是这么说,现在这个行业竞争这么激烈,颂雅不进则退,市场一旦被抢占,要再抢回来就——”

    “我就是看不惯你这抱着捡便宜的心态来经营公司,现在市面上有实力的影视娱乐公司不是没有,你好好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没有好演员,你就好好培养几个,没有好剧本,你就好好打磨几部。”

    “无论做什么,没有时间的沉淀和耐心的雕琢,最终都不过是黄粱一梦!我看许晏人就不错,年纪小,懂事,而且上进,你好好培养他,说不定以后会成为你手里的顶梁柱!其他的,不要再跟我狡辩!”

    “宋家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你影视行业是寒冬,我这边实业日子好过?房地产金融投资境况也并不乐观,不要光盯着宋家每年上涨的盈利率看,看看我们背后所做的努力和付出!”

    一席话,听起来像是在教训宋荣简,其实也是在教他做生意做人的道理,宋荣简自然是听出了门道的,后面没再跟他哥据理力争。

    宋荣瑾说完站起来,对单舒说:“你们去吃饭吧,我去公司了,今晚会回来。”

    “荣简你跟许晏顺路,送他去公司。”

    说着目光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