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不来就我

    第二卷卷首语:你是我的执迷不悟。

    ——

    身体虽然极度疲倦,精神却因为海欣的一番话有些亢奋。

    过去几年他一直不肯承认自己的失败,一厢情愿地等着宋荣瑾回头。

    可是这样的期待,也许对宋荣瑾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负担,就像自己对海欣,因为并不喜欢,会因为对方擅自强加过来的责任和期待而烦恼。

    回到卧室,打开灯,身体已经清理过,只需要更换上舒适的睡衣就可以躺下了。

    因为深夜疲倦,精神恍惚着,以至于单舒直到换好睡衣才发现那躺在床上促狭看着他的高大男人。

    “宋,宋先生?您怎么在这里?”

    宋荣瑾因着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欣赏了对方一番别样的身体风情而心情愉悦,伸出手拉到他床上,“你不愿意陪我睡,那我只好下来陪你睡咯。”

    “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

    一把将人拉到怀里,翻身滚到床中央,俯身到单舒身体上方,以为他想进一步,单舒及时抵住他的胸口,“宋先生,明天——”

    “嘘——”

    宋荣瑾微笑着伸长手臂关掉屋里的灯,回来亲了一口他嘴角,“我的舒舒,晚安。”

    长手长脚包裹住单舒,小孩一样贴着单舒的耳侧嘀咕,“最喜欢,最喜欢舒舒了。”

    黑暗中,单舒眼中泪光闪动,连忙埋头贴着他的胸口。

    大约,杀人诛心,便是这般吧。

    一次次说着爱他的人,一次次背叛他,扔下他。

    有的时候,单舒真的不知道宋荣瑾把他当成什么。

    第二天一早,尽管已经提前两三天收拾,临到出发,还是免不了忙乱。

    宋荣瑾又临时想起要把放在雪茄库好几年的珍藏雪茄带去,快上车时,黎束阳突然打电话过来,要他多带几瓶酒过去,害得单舒不得不回酒窖重新挑选藏酒和合适的酒器。

    车开到半路,宋荣瑾心血来潮,给宋荣简打电话,让他收拾停当,和他们一起去私人机场出发前往月牙岛。

    宋荣简那边都快吓死了,这么好的机会,根本不可能拒绝,但是马上要出发,什么都没准备,过去不是给人看笑话吗?

    最后没办法,只好给单舒打电话,打听他大哥到底是什么意思。

    单舒听了他拐弯抹角的话,哭笑不得,回道:“宋先生就是想请您一起过来见见几位长辈,没有别的意思,您别多想。”

    末了补充一句:“至于要送的礼物我这里有替宋先生多准备,您无需另外准备,这几天换洗的衣物,您让人收拾好,晚些时候送到宅子那边,我会让人送过来,您人马上出发来机场就行。”

    宋荣瑾在旁边没好气的吼了一句:“我不等人的啊,过时不候!”

    宋荣简这两年殷勤往他这边跑,事业上成绩斐然,宋荣瑾不是眼瞎的,看得出他的能力,今天突然想到拉他一起去桥牌俱乐部聚会,也有栽培的意思。

    谁知道宋荣简是个小心眼的,竟然怀疑他别有用心,把宋荣瑾气得够呛。

    单舒挂断电话,暗自叹口气,心想,宋荣简能力是有,但是可能因为年岁小经验不足,心胸终究流于小气,将来想做大事,怕是非得宋荣瑾好好培养才行。

    宋荣瑾等单舒忙完,终于能坐下来歇口气,立刻黏上去,委屈问:“我看起来像是奸佞小人吗?”

    这些年他待宋荣简不算刻薄,要的投资哪次没给?

    老爹宋宜显明里暗里给这个小儿子加塞子,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虽说两兄弟不算亲近,到底还是有几分兄弟之情的,谁知道人家仍然时时处处防着他。

    单舒安慰他道:“大约是二少爷性格使然,您不必放在心上。”

    和宋荣简接触不算多,不过能感觉到其人野心不小,不知道宋荣瑾是否有察觉。

    单舒虽然多多少少能感觉到,但一来他是外人不好在宋荣瑾面前说他家人的长短,二来感觉这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不能因为自己不喜欢一个人,就否定他的一切。

    到机场后,宋荣瑾自己有三架飞机,大的小的都有,曾经有一段时间玩过滑翔机,机场里也停着两架。

    宋荣瑾想自己驾滑翔机去岛上,被单舒阻止了。

    那边是海岛,活动空间受限,滑翔机的起飞和降落都不方便,而且距离这边航程远,滑翔机不一定能飞那么远。

    虽然宋荣瑾说了一大堆给他解释,说自己的这两架滑翔机是什么动力装置,滞空时间超过十五个小时,完全可以飞到那边,还是被单舒拒绝了。

    只好委委屈屈坐进单舒给他选好的小型私人飞机。

    加上驾驶员总共四人座的飞机,宋荣瑾不给宋荣简上,让他带着许晏坐另外一架。

    宋荣简把许晏带过来,宋荣瑾倒没说什么,只让他照顾好人,然后拉着单舒坐上飞机离开。

    许晏呆呆看着升空的飞机,好半天没回神,宋荣简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