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

    宋荣简换好衣服下楼,宋荣瑾已经坐在一辆蒂芙尼蓝敞篷劳斯莱斯里,鼻梁上架着墨镜,一件休闲暗红色丝绸衬衣,看起来十分骚包。

    “大哥,好帅!”宋荣简跳上车,拍了个不轻不重的马屁。

    宋荣瑾含笑发动车,“去周围看看,认识几个叔伯,以后生意上经常要打交道。”

    “好的,谢谢大哥。”劳斯莱斯离开别墅前院时,宋荣简回头看了一眼。

    二楼一个房间的窗户被推开,许晏年轻漂亮的面孔探出来,周围是瀑布般从房顶和周围垂落下来的盛开紫藤花,衬得他容颜如画。

    见宋荣简在看自己,许晏露出羞涩的微笑,对他挥了挥手。

    路上碰到单舒和唐逸,他们正赶往港口接人。

    小岛打理得十分漂亮,三步一亭,五步一花,连茂密的丛林都经过精心养护。

    之前来时在半空看到,两座海岛相连,中间有一个深水港湾,形成一个月牙般的漂亮弧形,是周围上百座礁岛中最大的两座,在这片清澈的蓝色海洋中形成一片独特的生态环境。

    虽说岛上有统一的管理,但是当初各家建房子的时候,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建的。

    因此一路下来,看到的房子各有千秋,比如顾家建造的是一座山洞造型的大型别墅,旁边有个人工瀑布,窦家的是树屋,颇有些童趣,任家的是中式园林风。

    到了黎家这边则是美式风格的简洁现代。

    庭前一个修剪平整的大草坪,正规的凹形规划方形建筑,中间一个大泳池,房子西面是高尔夫球场附带一个小网球场,以树篱相隔。

    宋荣瑾他们到的时候,黎束阳刚从泳池出来,躺在屋檐下的躺椅上享受阳光浴。

    宋荣瑾取下墨镜手揣进兜里走过去,高声说,“旁边就是海滩,你竟然在自己家里建泳池,简直是暴殄天物。”

    宋荣简将手里的礼物递给出来迎接他们的管家。

    黎束阳站起来与宋荣瑾握手,“我可不喜欢到海里去游泳。”

    松开后介绍身边穿细格纹衬衣白长裤的年轻男孩,“夏津。小津,叫宋总。”

    那个名叫夏津的男孩露出清爽干净的笑容,“宋总,你好。”

    与宋荣瑾简单碰了一下手,乖巧干净的声音让宋荣瑾突然一愣。

    黎束阳注意到他的反应,笑着拥住夏津将他推给宋荣瑾,“宋总,对上眼了?”

    宋荣瑾没有碰夏津,骂了黎束阳一句:“你这狗鼻子。只是感觉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罢了。”

    “那是,我专门从俱乐部里带出来的。”黎束阳笑着对宋荣瑾挤了个眼神,“都是干净孩子,有记录的而且经过专门的训练,特别善解人意,宋总以前没接触过这类的吧?”

    “宋总要是喜欢,带回去陪你几天。”黎家跟宋家生意往来多,最近在京城方面需要一些人际关系要通过宋家辛家帮忙,因此黎束阳才会如此急切的讨好。

    说着,黎束阳扭头对夏津说:“你放心,宋总没什么特殊癖好,人很nice,好好跟着他,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黎先生。”夏津被当场送出去,脸上表情除了刚开始的错愕,之后便重新扬起笑容,没有半分不快,规矩站到宋荣瑾身边。

    黎束阳回头吩咐佣人去帮夏津收拾行李拿到宋荣瑾车上去。

    旁边的宋荣简见他大哥没拒绝,忍不住抹了一把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小声嘀咕,“怎么跟古时候的老鸨似的。”

    宋荣瑾从始至终没表态,问起黎束阳入住后的情况,有没有缺什么。

    “对了,你要的酒我给你带过来了,刚给了你的管家,还有一盒有年份的雪茄。有时间咱们几个茄友聚一聚。”

    “那是当然,不赶时间的话,坐下来跟我喝一杯?”黎束阳让佣人拿酒杯过来。

    宋荣瑾摆手,“不了,我开车呢。”

    黎束阳闻言一拍大腿哈哈笑两声,“荣瑾啊,我发现你果然骨子里好教养,咱在自己岛上,又没交警管着,你喝两杯开车又怎么了,只要不出事,谁管你啊。”

    宋荣简看一眼自己的大哥,心道确实啊,大哥在这方面还挺古板的。

    宋荣瑾仍是摇头,说:“不跟你多说了,就来看看你们的情况,有问题只管打电话找唐逸和单舒,他们会处理妥当。后面还有几家,我都得过去露个脸。”

    “行吧,你忙,我就不留你了。小津你带在身边解解闷,跟了我三四个月了,人很乖的。”

    再次指夏津,塞给宋荣瑾。

    宋荣瑾不置可否,转身回车上。

    夏津跟在他身边,佣人将行李箱塞给他。

    宋荣瑾的车是两座敞篷,塞了个宋荣简在旁边就没位置给夏津了,宋荣瑾也没开口赶宋荣简,他就装作不知道继续坐在旁边等他大哥开车。

    黎束阳送他们出来,看到夏津站在车门外手足无措,那扬着笑容的脸上沉了沉,上前拉宋荣简下车,说:“你这个当弟弟的,眼神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