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了了

    夏津跟着追了两步,叫住单舒,“宋先生的手被烫伤了!”

    “好的,我知道了!”单舒点头,问他:“夏先生要跟我们一起回去吗?还是想再玩一会儿?”

    夏津看一眼宋荣瑾,他眼神阴郁,眼角吊着,冷冷看着他,不由得头皮一麻,摇头,“不,不了,我再玩一会儿。你们先走。”

    说话间,黎束阳突然走过来揽住他的肩膀,醉醺醺对单舒他们说:“放心,宋总,人我会帮你看着的,不会有事的哈。”

    夏津微微侧身,避开他的触碰,用冷淡的目光看着他,“谢谢黎先生。”

    单舒来不及看清楚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就被宋荣瑾拉出门。

    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宋荣瑾感觉自己胸口似乎有一盆岩浆,左奔右突随时会爆发出来。

    也不上车,拉着单舒离开礼堂后就埋头往外面猛冲,不知道要去哪里。

    “宋先生!”单舒停下脚步,拽住宋荣瑾,免得他冲得太快不看路。

    宋荣瑾转身用力将他拉入怀中紧紧拥抱住,低吼,“你是我的!是我的!”

    这句话丝毫没有安慰到单舒,只让他感到满腔心酸和无力。

    “您喝醉了。”冷静的,单舒安静看着月光下的大海,说,“我们回去吧。”

    海风拂面夹杂着海腥味,周围的树丛发出沙沙的响声。

    宋荣瑾不语,过了一会伸手扯单舒身上的衣服,“脱掉,有别人的味道!”

    眼前再次浮现单舒一次次倒在梁川怀里,一次次与之眼神交汇,如同互通心意一般,舞步和谐,步步相随。

    会被抢走!

    当时宋荣瑾心里涌出这个可怕的念头。

    单舒,从来没有对外人那样笑过,也从来没有用那种温柔的眼神看过别人!

    那样的眼神原本是属于他的,他一个人的!

    “好了,宋先生!”对他的无理取闹,单舒一如过往穷于应付,止住他的手,安抚道:“我们回去吧,您累了一天,该休息了。”

    “我不!”

    宋荣瑾继续闹,捧住单舒的脸,命令,“说你爱我,说你是我的,单舒!”

    月色明朗,夜空中繁星闪烁,路边灯光照在宋荣瑾的脸上,单舒看到他眼中的执着和疯狂。

    可是,有什么用呢?

    宋荣瑾从来不肯为他改变哪怕一点点。

    “宋先生,您喝醉了。”重复着,单舒望着他的桃花眼呢喃,露出心酸而寂寞笑容,“我们回去吧。”

    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承诺,宋荣瑾松开他,负气转身往海边跑。

    海边沙滩上一群年轻人正在游夜泳,有人放烟花,也有三五个人拿着金鱼花火嬉闹着四处奔跑。

    单舒跟在宋荣瑾后面,再次叫他,“宋先生,我们回去吧,海边风太大,您喝了酒,会感冒的。”

    宋荣瑾装作没听到,只管沿着海边大道往前走。

    路面很宽,人很少,没人开车,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单舒安静下来,跟在他后面。

    白色的大理石路面一直延伸向远方,路面上的行人不多,偶尔可以碰到一两个夜跑的人。

    左侧是波涛汹涌的大海,右侧是随风摇曳的树林,整个路程倒不会显得冷清单调。

    宋荣瑾怒气冲冲走了十几分钟,胸口那口翻滚的血气总算是平复下来,慢下脚步等单舒追上来。

    可是等了半天,单舒始终落后他两步,不肯与他肩并肩而行,宋荣瑾又忍不住烦躁起来,侧身凶狠抓住单舒的手将他拖到身边,谁知碰到掌心的水泡,惨叫一声松开单舒。

    “哇啊!好痛!”

    单舒手里沾到水泡被挤破后的水,连忙打开手机电筒,“快给我看看,怎么样了?”

    宋荣瑾摊开手给他看,“好痛,舒舒!”委屈得不得了。

    单舒身上没有烫伤药,一时间也无法处理,轻轻握住他的指尖,说:“暂时不要碰别的地方,我们去诊所处理。”

    “我要回家!反正你也不心疼!”宋荣瑾矫情地挣脱他的手,仍旧气鼓鼓的说。

    单舒关掉手电筒的灯,仰头看着月光下他英俊的面庞,垫脚摸摸他的头发尖,“好了,宋先生,是我不对,您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宋荣瑾瞬间得到安抚,大型犬类一样张开手臂再次抱住他,埋头在他颈窝里,“你不准离开我,不准跟别人亲近。单舒,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单舒拍拍他的后脑勺,眼中露出些微疲惫和厌倦。

    两人分开后,往诊所走,靠近海岸边的风大,宋荣瑾让单舒走在内侧,但是他伤着的手也在内侧,这样一来就不能牵手了,哼哼唧唧,磨了半天让单舒勾着他的小拇指一起走。

    单舒被他闹得没脾气,只能顺了他的意。

    小岛虽然不大,徒步绕大半个岛还是要走很久的。

    两个人不紧不慢走了一个多小时,到诊所外面时,张医生他们正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