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不觉得恶心吗?

    回到家里,海琳和两个佣人值夜班。

    宋荣瑾上楼洗澡,单舒在旁边伺候。

    等他走进浴室后,单舒得空问海琳:“你姐姐怎么样了?”

    “下午哭了一会儿,没事。她就是情绪突然爆发,过了就好了,别担心。”

    “嗯。你也知道她对我——海琳,我没办法跟她太亲近,麻烦你帮我劝劝她。”

    “哎,我知道。实在不行,我会劝她辞职的。”

    单舒对海欣没有半分男女之情,纠缠太多,对双方都没好处。

    “这倒不必,我快要辞职了。”单舒笑着说。

    海琳愣了一下,随后理解的点头,“也是。你在这里都十年了。是该离开了。有想好以后做什么吗?”

    “正在计划。”

    “有计划就好。单舒,你知道我们一直拿你当家人的,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我们都看在眼里,你要走,我们不会留你,只希望你过得好。不要再为情所困。人生这么长,不是只有爱情的。”

    单舒点头,“我知道。谢谢你劝我,海琳。”

    海琳笑了笑,“我可一直当你是哥哥,不许跟我客气。”

    单舒也笑,问:“二少爷和许晏,以及隔壁的夏先生回来了吗?”

    “都回来睡下了。”海琳交代清楚后便下楼离开。

    单舒为宋荣瑾铺好床,将睡衣放在床边后走进浴室。

    宋荣瑾人坐在浴缸里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先生,您的手!”单舒走到浴缸边看到宋荣瑾手放在水里面,无奈提醒。

    宋荣瑾拿出手,口气有些呆,“糟糕,打湿了。”

    单舒叹口气,“先洗吧,洗完我再给您换药和包扎。”

    “嗯。”

    大概是两个人都累了,谁都没再开口,宋荣瑾泡了半个小时,站起来,单舒展开浴巾包裹住他的身体,等他擦干后递给他浴袍。

    宋荣瑾系好浴袍带子,对单舒说:“今晚跟我一起睡,你洗澡吧,我先出去。”

    单舒不置可否,拿出吹风机,“我先帮您吹干头发。”

    宋荣瑾走出浴室。

    单舒跟出来,前面宋荣瑾走进卧室,突然停下脚步,直愣愣挡在前面,单舒不知道他怎么了,叫他,“宋先生,累了吗?”

    宋荣瑾忽然转身将他打横抱起扔到床上。

    忙乱中,吹风机掉在地上,不知道摔到房间哪个角落去了,单舒头晕目眩想起身,被上方宋荣瑾高大的身体欺压上来,一时间又是气愤又是慌乱。

    厉声阻止宋荣瑾发疯的举动,“宋先生!”

    他会离开!

    而这一次,自己没办法阻止!

    这样的认知让宋荣瑾发狂,他抓住单舒的双手固定在头顶,目光像发疯的野兽,凶狠冷酷,“单舒,我不会让你走的!”

    说着埋头狠狠吻住身下挣扎不已的人。

    单舒被他浑身的气势吓到,拼命往后面躲,“宋先生,今晚我可以拒绝吗?”

    宋荣瑾脱下浴袍,露出结实的身体,头发湿漉漉的,发尖的水滴落到单舒身上,令他打了个机灵,猛然推开宋荣瑾,翻身想下床,被拦腰抱住,再次摔回床上。

    “不准逃!”

    “我不要!”

    单舒突然就委屈了起来,含泪大喊,“你放开我!”

    宋荣瑾伸手解他身上的衣服和裤子,单舒难受地用拳头捶他,“你放开我,宋先生!”

    “不放,你是我的!”

    宋荣瑾胡搅蛮缠着,将他身上的衬衣从裤子里面拉出来。

    “唔!”单舒被咬了一口,痛得哼出声,颤抖着停止挣扎,感觉宋荣瑾似乎打算撕碎自己。

    窗帘被海风呼啦吹得飞扬起来,月光洒落进卧室。

    内心深处的寒凉彻底将理智淹没,单舒慢慢软化身体,抱住宋荣瑾的头。

    混乱昏沉之中,看着窗口的月亮,问:“您不觉得恶心吗?”

    “嗯?”宋荣瑾喘息着停下来,抬头看他,“什么?”

    单舒转回目光,眨眨眼,月光下,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看着宋荣瑾说:“有的时候,我觉得挺恶心的。”

    宋荣瑾手一抖,将手从他裤子里拿出来,目光冰冷,问:“什么意思?”

    单舒似乎没有退让的打算,表情木然地继续说:“你抱过那么多人。说实话,后来每一次做,我其实,都会有点恶心。”

    宋荣瑾感觉胸口一滞,一口闷血涌到嘴边,抓住单舒散开的衣襟提起来,一把将他从身下拉出来甩下床,沉声,“滚出去!”

    单舒摔下床,额头撞到床头柜,不过他没有停留,拉好裤子和衣服,匆忙离开房间,留下宋荣瑾一个人光着身体颓然坐在床上。

    宋荣瑾不是老派古板的人,而且他游戏花丛这么多年,大家都是这么玩的,没有什么干不干净脏不脏一说。

    况且,现在就算是正常男女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