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迷津渡

    第三卷卷首语: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家里面有几处喷泉,宋荣瑾的房子外面就有一座。

    不大的小池子,里面放着两座古希腊铜雕雕塑,下面种满睡莲,铜雕肩膀上放着一个大圆盘,水花从圆盘中央喷,射而出。

    喷泉周围的大理石地面上铺满被风吹过来的月季花瓣。

    不远处两棵垂柳在晚风中摇曳生姿。

    宋荣瑾拉着单舒来到喷泉外面,弯腰对他做了个邀请礼,“我有荣幸邀请先生跳一支舞吗?”

    他是模特出生,做什么都自带一股优雅的气质。

    单舒看着他,神色恍惚。

    那年清明节来宋家玩的那三天里,晚上单承晚归,他学习了一整天,实在太无聊,就跑出来想找个伴玩,谁知道宋家老宅子太大,弯弯绕绕的,走没多久就迷了路。

    慌不择路中突然听到前方传来嬉闹和音乐的声音,便紧张不安寻着声音穿花过径跑过来。

    远远看到一群年轻人在喷泉旁边开party,烧烤音乐和翩翩起舞的俊男美女,周围鲜花围绕,让单舒以为自己误入了仙境。

    灯影摇曳下的人们实在太好看,让单舒看得出了神,误闯了进去都不知道,直到耳边传来一声低沉优雅的邀请,“不知道本人是否有幸邀请这位先生与我共舞一曲?”

    定睛看去,月光下的英俊男人眉眼含笑,多情婉转的看着他。

    却是前天下午送了一支月季花给他的好看男人。

    对方的目光实在太勾人,让他忘记自己身处何地,手不自觉的放入他掌中,嘴唇抖动想开口,蓦的想起自己公鸭嗓一样难听的声音,于是抿了抿嘴,低下头。

    对方似乎没有认出他,也没在意他的羞涩,握紧他的手轻轻一带,将他拉到自己怀中,贴着他的耳朵低声安慰:“别怕,跟着我走就可以了。”

    耳边响起戏谑的呼哨和喊声,单舒不记得自己怎么移动脚步的,只是目光追随着那个引导他的男人,在光影浮动中捕捉他的一颦一笑。

    一曲结束,单舒累得满头大汗,被拥抱在那个高大炙热的人怀中,感受到他喷在耳根处的滚烫呼吸。

    “哇,哪里来的小精灵,荣瑾,把他让给我,我要跟他跳!”

    有人跑过来起哄,想拉他,被宋荣瑾拦下,含笑拥着人,“不给!是我找到的!”

    说完拉着单舒的手从喷泉处逃离,将后面的嬉闹喧嚣甩下。

    再次穿花拂影,单舒迷失在拉着自己飞奔在月色之中的男人背影之中,忘记了自己要去哪里,也没有问他要带自己去哪里,只是努力跟上他的脚步。

    等到终于停下来时,单舒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周围的景色,就被整个抱起来放在大理石栏杆上,背后的荷塘荷叶刚刚崭露头角,圆圆的荷叶浮在水面上。

    “难道你真的是一开口就会消失的精灵吗?”嬉笑着,宋荣瑾捧住他的头贴面看着他,“嗯?告诉我你的名字,我的小精灵。”

    单舒羞红脸,胆怯搂住他的脖子,怕自己摔进荷塘里。

    “不说吗?”

    对方的嘴唇越来越靠近,单舒心慌地再次张嘴,隐隐期待却又隐隐害怕。

    “不说我就亲你了!”柔软温暖的嘴唇贴上来,令单舒低吟一声软软倒在他怀里。

    他毫无防备的顺从模样似乎取悦了男人,他坏笑着勾起他的下巴,眉目含情,“你果然是我的小精灵。”

    说着嘴唇再次覆盖上来。

    这一次就不像第一次那样浅尝辄止,而是粗暴抵开单舒的牙齿,勾住他的舌纠缠不休。

    单舒从没有接过吻,也从来没有感受过另一个人的气息。

    霸道得令他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任对方搂着自己的腰缠绵接吻。

    就在单舒以为自己要被这个吻吻昏过去时,那人放开了他,将他搂在怀中,喘息着再次问:“你叫什么名字?”

    “单舒。”

    小小声的回答,单舒贴着他的胸膛,听着自己和他的心跳,咚咚咚,意外的,频率竟然一致,都跳得那样迅速,那样热烈。

    “单舒,舒舒,我的舒舒——”

    缠绵悱恻,足以刻进灵魂的沙哑呼唤。

    单舒打了个机灵,从回忆中回过神来,那些美好早已成为过去式,自己绝对不能再沉沦下去!

    一把甩开宋荣瑾的手,转身想逃离,却被宋荣瑾察觉追上来从身后将他紧紧拥抱住,“别逃舒舒!”

    单舒腿软的倒在他怀中,欲哭无泪。

    他们,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

    再无复当年的清纯干净。

    “别逃,舒舒。”明白他在逃避什么,宋荣瑾将脸埋在他颈窝里,一声声哀求,“别逃,别逃,会好起来的,舒舒,别逃,求你——”

    “……”

    单舒哽咽着无声哭泣,微弱呼唤着什么。

    宋荣瑾偏头将耳朵贴在他脸上,听到他颤抖的声音。

    “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