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

    第二天单舒是在宋荣瑾怀中被鸟鸣声吵醒的。

    睁开眼,窗帘在微风中轻轻浮动,窗外传来清脆的鸟鸣和树叶的沙沙声。

    单舒寻着身边的温暖,在那宽厚的怀中摩挲了一阵,将耳朵轻轻贴在他胸口处,安静听那让自己心动的心跳。

    被窝里暖香袭人,让人舍不得移动。

    就那样一动不动伏在荣荣瑾怀中好一会儿,背后环着他腰的手突然揉了揉他的后脑勺,抬头,看到那桃花眼中的温柔似水。

    “早,荣瑾。”

    “早安,舒舒。”

    清晨身体健康的标致抵着彼此,单舒有些尴尬,稍稍往后退了退,被宋荣瑾抓住讨要了一个缠绵的早安吻。

    身体虚弱,时间稍微长一些的吻都让他喘不过气来,更遑论身体的纠缠。

    好在宋荣瑾知道分寸,没有对他提要求,只是安静趴在他身上等待情绪平复。

    “我今天要去公司了。”稍微平静些后,宋荣瑾继续侧身抱着他,“你在家好好休息。”

    “嗯。”

    “爷爷如果找你,就让海欣和海琳去应付,不用搭理。”

    单舒微微一顿,气闷道:“不好。”

    父亲是宋家的管家,若是自己过分反抗,父亲的立场也会很难。

    知道他的担忧,叹口气,柔声道:“那我提前跟爷爷打好招呼。总之,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养身体,其他的都不要管。”

    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提将来的事,更加避开了单舒会离开的时间。

    却又不约而同的,知道分别的时候近在眼前。

    单舒脸上闪过一丝羞怯,仰头靠在他脖子处,小声说:“好,我听你的。”

    他乐于顺从和依靠他。

    尽管这依靠总是无法让他安心。

    宋荣瑾露出笑容,抱紧他说:“你也别整天闷在家里,多出去走走。”

    “或者,”灵机一动,低头问单舒,“要不要跟我去公司?”

    闻言,单舒心脏一缩,竟涌出些惶恐,咬住嘴唇摇头,“不,不了。”

    本能的,他不愿意涉足那些地方。

    以前去过几次宋荣瑾的公司,然而周围来来往往名校毕业的社会精英让他不安极了,感觉自己是那么无知而渺小。

    尤其是,工作中的宋荣瑾,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冷峻凌厉感,让他本就脆弱的自尊心更加不敢面对。

    “好吧。”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不安起来,宋荣瑾没有强求,拍拍他的后背无言安抚着。

    起来各自洗漱后下楼准备去餐厅用早膳,大厅里却坐着好几个一早来访的人。

    却是宋荣简,宋荣皓,宋荣殷和宋荣勤几兄弟,家里最小的两个堂兄妹,宋荣臻和宋荣珂都在学校,没有回来。

    “怎么都来了?”宋荣瑾拉着单舒的手,笑着迎上去。

    宋宜显四兄妹,老二宋宜昌结婚最早,生了三个儿子,宋荣皓和宋荣殷头上还有一个大哥,宋荣琦,已经三十六岁,不过多年来因为身体不好精神不稳定一直被母亲邹玲玲带着世界各地去求医,很少在家。

    老大宋宜显则只有宋荣瑾一个,外加一个十年前带回来的私生子宋荣简。

    老四宋宜旻家里也是三个小孩,两个儿子宋荣勤和宋荣臻,还有家里唯一的小公主宋荣珂,可惜宋荣珂从小性格独立,十五岁上就申请到国外的名校出国留学去了。

    老三宋宜湘常年旅居国外,也不在家中。

    本家人丁兴旺,基本上算是男人的天下,好在其他分家不像本家男女失衡到这么严重的地步,也出了几个优秀的女强人在帮着宋荣瑾打理官场和商场的事务。

    宋荣皓上前来用拳头打了一下宋荣瑾的肩膀,笑着说:“你回来也不通知一声,我们都是昨晚听家里说才知道的。”

    说完低头看到他和单舒牵在一起的手,调侃问:“你们什么时候结婚?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是该稳定下来了。”

    他跟宋荣瑾一般大小,结婚很早,现在最大的小孩都十岁了,好男人算不上,不过确实是个好父亲。

    宋荣瑾看一眼没什么表示的单舒,说:“快了,估计今年年底就能请你们当伴郎。”

    “哇,真的吗?那我提前恭喜你们。”

    宋荣皓经营外地的集团公司,经常出差,不如宋荣简和宋荣殷他们了解宋荣瑾,以为两人真的成了,是以,这句恭喜倒是真心实意的。

    后边宋荣简和宋荣殷偷偷看单舒的表情,暗自在心里对宋荣瑾的这个决定打了个问号。

    几个人里面宋荣勤年纪最小,今年上大一,懵懵懂懂站在一旁认真听几个哥哥说话。

    海欣和海琳到餐厅布置好出来,看到客厅站着一大堆帅哥,个个超过一百八十公分,有气质有涵养,简直眼花缭乱看不过来。

    海琳更是流着口水小声对海欣说:“所以我从来不看电视剧,里面全是整容丑八怪,看看咱们家这几个,这才他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