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掉

    从单承的房间出来单舒就直接去了储藏室,里面大部分是一些打理花园的工具和健身的器具。

    看到那一套一套用得表面光亮的器材,单舒暗自觉得好笑,父亲虽然一直拒绝辛蓉蓉的追求,背地里却一直在保养身材,恐怕并非真的对对方没有感情吧?

    找了好半天才在角落里找出一个古早时用的陶瓷盆,挺大的,盆底漆黑。

    另外找了一些生火的引子,一起拿到后院的空地上,之后上楼去搬东西下来。

    他跟宋荣瑾最初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很矫情,喜欢用信签纸给对方留言,说些酸不溜秋的情话,有的时候分开半天,宋荣瑾会让保镖送好几封信回来,出差国外更是,会给他带回来一大撂情书和明信片。

    这样的游戏持续了大概一年多,搬到新宅子后家里面忙,集团公司那边业务扩,,张,自然而然就停止了。

    东西却是被单舒都保留了下来,连同宋荣瑾的那份。

    画画大概也是在那个时候有了长足进步,实在是思念得发狂时,只能在画纸上描摹他的轮廓。

    不过,那些堆积如山的画本大部分都搬到外面自己买的房子里去了,父亲这里只留了一些书信和日记。

    他和宋荣瑾,从初识,相恋,热恋,然后在热恋之中因为六年前的绑架案戛然而止。

    所以单舒心里那股滚烫发热的情绪延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慢慢地一年一年被消磨被浇熄。

    将手里一张张陈旧发黄的纸页展开,手指颤抖着抚摸那些记录着他们的热烈和爱恋的字迹。

    已经忘记上面具体写的是些什么内容,大致应该只是生活中的琐事然后是如潮水一般的思念,无尽的思念被这些文字延续至今。

    美丽的信签纸像一片片凋零的花瓣落进火盆,被火舌吞噬,上面宋荣瑾的瘦金字行楷字与自己秀气周正的正楷字体最后一次纠缠,互相拥抱着化为灰烬,之后被晚风扬起和飞扬的花瓣一起消失在天际。

    火光之中单舒的脸色虽然苍白,神色却十分坚定。

    他得把过去记录的,刻在自己心底的全部拔除毁灭才行。

    他们之间,他和宋荣瑾之间,曾经的甜蜜早就已经化为灰烬,余下的是无尽的苦涩。

    而自己,这些年来,只是靠着那点灰烬的余温撑到现在。

    书信之中有很多是叠成非常漂亮的花朵,枫叶或者千纸鹤,还有各种样式的心形,单舒耐心地一张一张拆开,抚平然后扔进火盆。

    不需要着急,十年都等了,不急在这一时半会,要认认真真把散落在各个角落的爱和恋整理打扫干净。

    后院的花园里有很多浓香型的月季花,单舒坐在火盆边,除了感受到火焰的温度外还能闻到带着花香味的纸张燃烧后的味道。

    真是奇怪的味道。

    大概是夜深的缘故,感觉有些迟钝,单舒表情木然着不断重复手上的动作。

    尽管书信和明信片很多,真正处理起来却很迅速,将手里最后一张明信片扔进火盆,看着上面末尾的一个花体英文字,“forever”消失。

    一阵风忽然掠过,风穿过指间,穿过空荡荡一无所有的掌心,留下一片冰凉。

    单舒看着逐渐熄灭的火光发呆,末了,轻轻说了一句:“荣瑾,再见。”

    说完,再次伸手拿起一旁的日记本。

    他大概坚持写了八年的日记,每一篇日记字里行间都爬满对宋荣瑾的思念。

    两年前,宋荣瑾不再碰他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写不出来关于他,关于他们之间的事,于是便放弃了。

    已经坚持不下去,也没有必要再坚持。

    这些很私密的东西,他并没有搬到自己的房子去,而是留在了父亲这里。

    因为,他怕自己守着这些苍白空洞的文字会发疯。

    每一本日记本都不厚,只有一百页的样子。

    翻开来,借着楼上照射下来的灯光,模模糊糊看到“五月七日,晴,今天荣瑾——”

    “八月十日,星期四,阴天,荣瑾说——”

    稚嫩直白的语言,简单单纯的心思。

    火盆里的火快熄灭了,单舒撕下第一页扔进去接着第二页,三页四页,每一页都写着荣瑾,荣瑾,荣瑾——

    仿佛他的生命里只有这一个人。

    单舒忍不住心里狂乱,最终将一整本日记扔进火堆,看着它再次被火光包围,心的某一部分也跟着彻底死去。

    忽然,身后传来脚步声。

    单舒抬头,看到宋荣瑾穿过挡路的厚重花枝走过来,夜色深沉,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看到那反射火光的双眸,带着某种炙热的情绪。

    “你在做什么?”

    后花园对着外面一条鹅卵石小路,宋荣瑾过来时看到有火光从这边发出,便过来看一看。

    结果看到单舒一个人坐在空地的火盆旁边在烧着什么。

    刚开始他并没有反应过来他烧的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