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独自坐着喝了一会儿茶,屋子里住着的其他几人陆续起来。

    辛蓉蓉穿着一身运动装出来活动时,宋荣瑾吓了一跳,跑过去小声问:“你就这么住进来,慕云哥知道吗?”

    辛蓉蓉横他一眼,“我自己的事,干嘛要让他知道?还有,我跟阿承光明磊落清清白白的,你别问得这么猥琐!”

    伸展手脚做了一会儿拉伸运动,辛蓉蓉推开挡在面前的宋荣瑾,“别挡着,我要出去跑步了。”

    “诶——”宋荣瑾想追上去再问她点什么,被人从背后跳起来抱住,“荣瑾哥!你这么早就来看我啦!”

    扭头,简希苍白瘦削的笑脸出现在眼前,宋荣瑾翻了个白眼,推开他故意凑过来的嘴巴,“小鬼,下去!”

    “唔,不要嘛!给我个早安吻,荣瑾哥!”

    简希双腿夹着他的腰,趴在背上耍赖。

    “不给!我们是中国人,不流行这个。”

    宋荣瑾抓着简希的衣领将他从背后扒拉下来。

    简希噘着嘴老大不高兴地看着他,“骗人,那你怎么吻单舒了?我也要!”

    说着跳起来以迅雷不及之势在宋荣瑾嘴巴上啃了一口,之后蹦蹦跳跳跑去找单舒。

    “单舒,单舒,我也要打拳,你教我打拳。”

    宋荣瑾抹了一把被撞得发麻的嘴巴,嘀咕了一句:“这个小鬼要干嘛?”

    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啊。

    整个早上宋荣瑾都被简希缠着,少年人,又是个精力好得不得不了的病人,不能磕着碰着,连重话都不能说,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直到去辛敏和宋宜显那里吃饭,简希才转移目标,跑去骚扰唐逸。

    宋荣瑾算是怕了他了。

    伺候主人家吃完早饭,单承就要开始忙着待客,辛敏拉着单舒没让他去。

    今天这顿早餐只是家里两个孩子陪着老人吃饭,没有外人。

    宋宜显见宋荣简整个早上都神思恍惚的样子,以为他不舒服,在饭桌上筷子都没放就让他回去休息,还说要让宋荣殷过去给他瞧瞧。

    宋荣简看了一眼主位上不冷不热没什么表示的辛敏,识趣道:“昨晚打麻将打得有点晚,没睡好,爸爸不用担心。”

    “你也是,那些都是家里的兄弟,困了直接走就行,没有必要陪到那么晚。”宋宜显忍不住唠叨了一句。

    辛敏面色冷淡地听着他们两父子的对话,看了一眼身旁目光围着单舒打转的宋荣瑾,脸上浮现慈祥的微笑,拉住准备收拾碗筷的单舒,说:“这里交给别人,单舒和荣瑾陪我到花房去走走。”

    “有几个新培育的月季品种这两天正开着花儿呢,妈妈带你们去瞧瞧。”

    说着,连招呼都没跟宋宜显打,直接拉上宋荣瑾和单舒走了。

    宋宜显惊讶回头看了一眼离开餐厅的三个人,再扭头看一脸无辜看着自己的二儿子,讪讪道:“那个,你,你阿姨走了,我——”

    “爸爸,你快去陪阿姨吧,今天是阿姨生日,你可别惹她生气。”

    宋荣简乖巧懂事地说。

    宋宜显连忙站起来,“那你回去休息一会儿,中午有重要的客人,别到时失礼了。”

    “嗯,我明白的,爸爸。”宋荣简笑着目送宋宜显离开后,脸上的笑慢慢褪去,之后眼中闪过一丝疲惫,站起来。

    昨晚许晏哭了一个晚上,今天一早就要走,宋荣简好歹把人哄住了才过来陪老人吃饭。

    现在得赶紧回去看看,不知道他吃早餐了没,是不是还在哭。

    理智上,宋荣简知道已经不能再跟他纠缠下去,什么也给不了对方,只会让两个人将来都痛苦。

    干净利落结束这段关系才是明智之举。

    可是每每想到对方在自己怀里时那柔软明亮的笑容,宋荣简就舍不得。

    “我是不是太贪心了?”宋荣简自言自语着走出餐厅。

    辛敏没让宋荣瑾跟去花房,指使他回头找他老爹谈事情去。

    老婆找了个台阶给自己下,宋宜显自然是乖乖的顺着台阶走,哪里敢有半点疑问,当即拉着宋荣瑾去他爷爷那里。

    辛敏说的花房,是专门用来培育月季新品种的基地,有专人打理。

    对这些月季,辛敏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细心温柔。

    在花房里转了一圈,剪掉开得太密的一些花朵后,单舒抱着满怀月季和辛敏到外面的茶艺厅坐下来做插花。

    受辛敏影响,单舒有花艺师从业资格证,曾经跟着她参加过好几届插花比赛,虽然没拿过什么有分量的大奖,在修养上还是十分得辛敏喜爱的。

    将插花的工具摆出来,单舒选了一个釉色瓷瓶,辛敏则选了一个敞口青瓷碗。

    两人一边处理花材,一边聊天。

    辛敏看了一眼单舒挽起袖子的左手,手腕上的伤疤被表带挡着,看不太出来,微微叹口气,说:“荣瑾的爷爷,很强势。是个不开化的老顽固,这一点,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