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一类人

    宋荣简回到自己的房子没找到许晏,一阵心慌,赶紧去单承那里,正碰到辛蓉蓉带着自己的闺蜜和商场上的朋友在这边闲坐喝茶。

    匆忙问候过后才问起来许晏在不在。

    辛蓉蓉莫名其妙看着他:“他刚回来了啊。你找他有事?”

    宋荣简关心则乱,难免失了方寸,点点头,“嗯,那个,公司有点事找他。”

    辛蓉蓉看到他明明心虚得不得了偏偏要装出一副谨慎小心的模样,忍不住逗他,“他昨晚没回来,住你那里的?”

    宋荣简立刻感到额头上的冷汗嗖的一下冒了出来,慌乱之中竟然忘记回话,望着辛蓉蓉露出可怜巴巴的神情。

    辛蓉蓉被他蠢样逗得捂嘴笑出来,“哎呀呀,你们两兄弟还真是一个爹生出来的——”

    “老板!”

    许晏在楼上听到院子里的对话,赶紧探出头来帮宋荣简解围,红肿着眼睛问:“您找我有事吗?”

    宋荣简望着被周围粉色的苹果花包围起来的少年,他站在窗台里,身穿白衬衣,漂亮得有些不真实。

    不觉间宋荣简竟是痴了一般呆望着。

    许晏看到辛蓉蓉和几个闺蜜凑在一起看着宋荣简在说什么,那几个女强人脸上都露出不怀好意的促狭微笑,立刻感觉不妙,说:“您等一下,我下来!”

    说完衣服也来不及穿好,咚咚跑下楼,赶在宋荣简被辛蓉蓉他们捉弄前把人带走。

    他可还记得宋荣瑾在辛蓉蓉面前乖得像鹌鹑的模样。

    宋荣简这样的,对他们来说估计跟小绵羊差不多吧,那不得被玩儿死?

    看着白色的木栅栏被非常没有风度的用力关上,辛蓉蓉撇撇嘴,宋荣简跟宋荣瑾比起来,还是差那么点意思。

    也是哈,毕竟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戚,骨子里就少了一份亲近感。

    周围人来人往多,许晏拉着宋荣简不敢乱说话,埋头往他的房子那边走。

    宋荣简看着他纤细的背影,小声说:“我以为你走了。”

    许晏耳根变得通红,咬着嘴唇懊恼道:“原本打算拿上行李走的,谁知道碰到辛小姐他们堵在院子里聊天。”

    这大好日子的,就自己一个人拿着行李往大门口跑,被人看到多不好,只得留下来。

    身后的宋荣简突然停下来,许晏走了两步,见拉不动,回头,看到从来将自己武装得很好的男人红着眼眶看着自己,一时感到心慌意乱,目光看向别处,说:“有什么事回家再说,在这里,万一被人看到——”

    不等他说完,宋荣简就快步上前一把将人紧紧抱住,在耳边哀求,“别走,小晏!”

    许晏被他一声哀求叫得身心都软了,顺从靠着他,闷闷地说:“不许耍赖,不许算计我!”

    在这种地方,他根本不敢大声反抗和挣扎。

    宋荣简松开手拉着他大步往家里跑,途中碰到围着唐逸打转的简希,以及找唐逸不知道什么事情的宋晓,三个人凑在一块儿,火气都有点大。

    无暇管他们之间的事,宋荣简拉着许晏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里,将人拉上楼进入卧室,不等门关好就把人抵在门上没头没脑地吻下来。

    许晏望着他,不闪不躲,踮起脚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带了点诱惑的问,“荣简,你要我怎么做?嗯?告诉我。”

    宋荣简捧着他的后脑勺,苦闷而无措地央求,“别走,小晏,哪儿也不许去!”

    许晏仰头承受那急切没有章法的亲吻,放下一只手解开宋荣简身上的衬衣,“你这样太狡猾了,荣简。”

    不想承诺,不想承担任何责任和风险。

    “对不起,已经不能放你离开了。”

    昨晚才做过两次,现在宋荣简却根本不想停手,急切地想让这个人再次属于自己!

    在距离宋荣简的房子不远的地方,唐逸快被简希烦死了,现在这个时候忙都忙不过来,偏偏被这个神经病抓着说要去探什么险,找什么鬼屋,脑子有病!

    果然是从小娇生惯养的,一点都不会看人脸色。

    明明自己对他的反感表现得那么明显,这人还厚着脸皮纠缠。

    唐逸最讨厌这种人了!

    这不正好碰到办完事情准备回去的宋晓,唐逸顺手便把人抓过来做替罪羊,让他带简希去找鬼屋。

    简希记得这个人,是老爷子身边的马屁精。

    唐逸才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猫腻,趁着简希想事情的空挡里撒丫子溜了。

    “简少爷想看什么?”宋晓脸上披着假笑,礼貌问简希。

    背对唐逸的简希一改在他人面前嬉皮笑脸的模样,眸光沉静,精明而冷静地说:“当不起宋先生这声少爷。老爷子昨晚还好吧?我看他在饭桌上一直在咳嗽,没吃多少的样子。”

    “老人嘛,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不劳简少爷操心。”

    宋晓轻巧地将这个话题化解。

    简希却没打算绕开这个话题,点了点头,眼神变得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