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术不正

    从宴会厅出来避开人多的长廊和亭子,宋荣瑾拉着宋晓找了个偏厅把人推进去。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只有晚霞的一丝薄红照射在窗台上,等唐逸进门后,宋荣瑾关上门,打开灯。

    宋晓耐心而乖巧的站在房间里。

    “宋先生,您拉宋晓过来——”

    气氛怪异,单舒又不在,唐逸担心自己应付不过来,想着先开口缓和下气氛,谁知宋荣瑾直接将他推开,上前一把扼住宋晓的脖子,目光冷酷声音低沉问道:“你做了什么?把他藏到哪里去了?”

    “唔!”

    宋晓完全没预料到他会这么狠,一点情面都不留给自己。

    喉咙似乎都要被那恐怖的力道捏碎,宋晓难受得踮起脚,艰难问:“宋先生,您在说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别给我装!”宋荣瑾咬牙切齿问,“姑妈带着简希回来也就算了,荣琦哥呢?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宋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年干的事情!说!你对单舒做了什么,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呼吸不畅,宋晓脸憋得通红,说出的话仍旧是人畜无害,“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宋先生。我整个下午都守在爷爷身边,半步都没离开过,不信您可以去问他院子里的佣人。”

    唐逸听出他们对话里的意思,见宋晓快要被宋荣瑾弄晕过去,连忙抓住宋荣瑾的手,问他:“宋先生,单舒出事了吗?我们好像整个下午都没看到他!”

    见宋晓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宋荣瑾不得不松手将他扔到一边,从衣兜里掏出单舒的手机,对唐逸说:“单舒的手机掉在后花园,刚才我们找了一圈家里的监控,没看到人。恐怕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绑架了。”

    唐逸倒吸一口冷气,白着脸说:“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绑架他啊,我的天哪!单管家知道这件事吗?”

    宋荣瑾默默摇头,“暂时不要告诉他,如果他问起来,就说我让单舒回宅邸拿东西去了。”

    “你回宴会厅继续招呼客人,不要让人起疑,单舒这边我和林森他们会跟警方配合一起找人。”

    唐逸点点头,目光落在倒在地上猛烈咳嗽的宋晓身上,迟疑问:“您为什么会怀疑宋晓?”

    宋荣瑾没有回答,冷眼看着地上那狼狈不堪的男人,冷哼,“哼!包藏祸心!我以为十六年过去了,你至少会有那么一点愧疚之心,谁知——”

    “咳咳,”宋晓抬起头,将眼角生理性的泪水擦掉,哑着嗓子辩解:“我什么也没做,宋先生,您信也好不信也好,我问心无愧!”

    “你当然问心无愧!因为你天性阴毒,无情无义!”忍不住踢了他一脚,宋荣瑾带着唐逸打开门离开,叮嘱道:“以后离他远点,这个人心术不正!”

    “是,宋先生!”

    关上门前,唐逸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宋晓,他眼神凄凉的望着宋荣瑾的背影,眉目间一抹凄厉之色。

    打了个寒噤,唐逸关上门回头对焦灼望着天边的宋荣瑾说:“宋先生,单舒不会无缘无故被人绑架,您有什么线索吗?”

    宋荣瑾摇头,“除了宋晓这边,我实在不知道谁还会对他抱有敌意。”

    唐逸顿了顿,迟疑着提了一嘴,“在您出差摩洛哥期间,荣琦少爷曾经三番五次找过单舒,二老爷那边也让人传了好几次话,让单舒不要随便到花园走动。”

    “您看,这个是否有帮助?”

    唐逸之所以会提这件事,是因为宋荣琦面对单舒时所表现出的狂热,那种疯疯癫癫的热情并不是无害的,当时无论是单舒还是其他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现在单舒出事,再来想前几天的事,可就大不同了。

    宋荣瑾皱眉,抿嘴想了一会儿,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招呼好客人,别出岔子。”

    “好的。宋先生,单舒吉人自有天相,您别着急。”最后安慰了一句宋荣瑾,唐逸对他行礼后离开。

    宋荣瑾这时接到警察到大门外的电话,便也离开了。

    房间里宋晓缓过劲来后,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听到门外宋荣瑾他们离开的脚步声,不由自主咧开嘴无声狂笑,“果然,让他消失之后你的目光就会回到我身上来!”

    “哈哈哈,荣瑾,你是我的!是我的!”

    “单舒,单舒,果然不该留你这么久!”

    阴郁狠毒的声音不断从房间传出,宋晓咬住大拇指指甲,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皱眉低声对自己说:“他怎么知道十六年前的事?不,他早就知道了!”

    “难怪,从那以后——”

    嘴里的指甲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大股鲜血顺着大拇指滑落到衣袖上,将白衬衣染红,宋晓神经质地抽泣起来,“呜呜,不能怪我!荣瑾,都是你,都是你的错!”

    “是你的错!明明都有我了,为什么还要去找别人!你是我的啊,荣瑾,是我的!是你把我从孤儿院带出来,是你让我活过来的!为什么不负责到底?都是你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