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

    目不转睛看着宋荣琦,见他将手伸到密室内书架后的一个位置,片刻后密室门被打开。

    等人离开后,单舒立刻起身,尝试下床往门口走。

    脚上的锁链很短,只到房间中央就再无法靠近。

    然而,幸运的是锁链的另一头是绑在床尾的栏杆上。

    观察片刻尝试用力推动床后,发现并非不可操作,只是饥肠辘辘,没有什么力气。

    于是将宋荣琦拿过来的三明治三两口吃下肚,顺便把那碗药当解渴的水喝下去。

    药水实在太苦,不知道宋荣琦用什么煎的,单舒喝了两三口差点吐出来,但是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还是捏着鼻子将药全部喝下去。

    肚子差不多填饱,身上有了力气,单舒将床头的柜子搬开,然后推动整张实木床,往密室门口推。

    手腕上本来已经结痂的伤口因为过度用力,全部崩开,鲜血将衬衣和裤子都染红了。

    单舒咬着牙最终把床尾推到密室门口。

    开口设计是滑动式,不用担心会卡住,单舒也大概知道机关会在什么位置,站在床上手伸到书架后面稍微摩挲后,按下其中一个木格子,密室门应声打开。

    整个过程用了十几分钟,宋荣琦一直没有再回来,单舒累得满身大汗,衬衣湿透,衣服上全是斑驳血迹。

    刺眼的清晨阳光照在脸上,令单舒本能抬手挡住双眼。

    看来现在刚刚才天亮不久,阳光不算刺眼。

    从床上下来到外面的书房看有没有工具可以弄掉脚上的链子。

    从书房的窗口看出去,看得到院子里杂草丛生,屋外传来虫鸣之声。

    如果猜得不错,这个地方应该是前几天自己写生时无意中找到的那栋被遗弃的空房子。

    想不到内部结构还这么完整,除了书架空置外,其他一应家具,花瓶和摆设全部都没有动,只是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和虫网。

    链子不长,能移动的距离有限,根本没办法找到趁手的辅助工具。

    不知道宋荣瑾他们现在在哪里找自己,宋家即便再大,地方也是有限的,没有道理现在都还没人来这里查看啊。

    若是等会宋荣琦先过来,不知道会遭到怎样的对待,单舒试着对着窗口喊了几声,可惜得到的回应只有鸟叫声。

    就在单舒气馁得快要放弃时,书房外传来脚步声,快要朽坏的木地板随着脚步的靠近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单舒戒备地躲到旁边书架后,胆怯问了一句:“谁?!”

    书房门被推开,梁川双手挽着袖子神色焦急着大步走进来,单舒看到他,忐忑不安的心立刻安定下来,笑着跑过去,“梁先生!”

    “哗啦!”

    没跑几步,脚上的链子迫使他停下,还差点扑到地上去,被梁川冲过来接住,连声问:“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单舒摊开双手,说:“还好,只是手被磨破了皮。”

    说完无意识打了个哈切,泪花滚滚看着梁川,“您怎么找到这里的?”

    梁川为他将眼角的泪花擦掉,有些激动地狠狠将他抱住,亲了亲他凌乱的头发。

    “昨晚看了一个晚上的监控录像,我们认为你应该没有离开过宋家,于是分头来找,有人跟我说这边有栋空房子,我便过来看看。”

    “给我看看,脚上的是什么。”

    说着蹲下来查看单舒的脚,两个脚踝也被铁链磨得皮肤红肿了起来。

    眉心微皱,站起来拉拉铁链的另一头,随后让单舒往后退开一点,双手握住铁链猛地往外一拉!

    “哐当!”

    床正好被卡在密室里面,借力打力,拴在床尾的铁链霎时间被梁川生猛的力道拉得变了形!

    停下来,将铁链在手上缠了两圈再次用力,“啪!”一条链子直接断成两截,一条的铁圈直接崩开。

    梁川双手的虎口也被拉出两个大血口。

    单舒再次控制不住地打了两个哈切,脑袋也昏沉起来,摇摇晃晃走到梁川身边,握住他的手,疼惜道:“你流血了。”

    “没事,我们快离开这里。等会要是绑架你的人过来就麻烦了。”

    半搂着单舒,两人一起快步往门外走。

    单舒感觉身上的力气一点点流失,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整个人靠在梁川身上,没力气再走,全身冒冷汗。

    “药——”

    混沌的脑子里慢慢反应过来,在梁川的搀扶下从门厅出来。

    “单舒,你怎么了?”

    他的样子看起来不太好,梁川不得不停下来问。

    单舒用力摇摇头,强迫自己保持清醒,“刚,刚吃的三明治,药——”

    这时两个人已经来到废弃房子外的院子里,周围花木扶疏,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

    “什么药?他给你吃了药?”

    眩晕感越来越强烈,天旋地转中,梁川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缥缈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