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必要再纠缠

    良久之后,宋荣瑾才开口说:“当时给你支票的人,什么口音,什么穿着打扮,你还记得吗?”

    文敏茫然摇头,“不记得了。穿得很普通,很低调。既没有刻意显得土气,也没有张扬突兀到让人留下深刻印象,说话的口音嘛,不太记得了,就是滨海通用的普通话,没有本地口音。”

    宋荣瑾点头,这一点没什么意外,对方心思缜密,不可能在这么明显的事上暴露自己,于是对文敏说:“当年你开酒店的地方,兑换支票的银行,以及接人的地点,发送照片的手机,全部都提供给我。”

    用现代科技犯法,真要追查起来,其实很容易。

    除非对方真的是妖怪,否则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文敏本能的看了一眼躺着的梁川,梁川沉静开口:“全力协助宋先生调查这件事。”

    文敏不太明白的说:“这件事又没人受伤,也没什么损失,干嘛要追查?”

    对自己当年干的事,他还是很心虚的,万一宋荣瑾真的追究起来,他怕是逃不了刑拘。

    “不,这件事虽然看起来不大不小,却影响深远。单舒因此受到的伤害,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敷衍过去,我自己造成的后果,也不能不受到惩罚。”

    “一切缘法,皆有因果。”

    晚些时候让唐逸来医院一趟,跟文敏去取证,宋荣瑾留下来继续等单舒。

    到傍晚掌灯时分,单舒才抱着满怀火红的凤凰花走进病房,手里提着一个小纸袋,春风满面的样子。

    不过在看到等在病房的宋荣瑾后,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下去,随后用虚假的笑容对宋荣瑾寒暄了一句:“宋先生也在啊。”

    宋荣瑾站起来看着他,心里惊讶了片刻,暗道才几天不见,单舒整个人从内到外连气质都变了好多,自信从容,举手投足之间洒脱而利落。

    没跟宋荣瑾多做攀谈,单舒走到病床边,从纸袋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梁川,“给,这个是给梁先生的谢礼,您可别嫌弃。”

    “事情办得怎么样?”

    梁川接在手里打开来,是一款名牌手表,款式沉稳大气,非常适合正式的商务场合佩戴,“谢谢,我很喜欢。”

    拿起来放在手里看了看后放回去递给单舒,“帮我收起来。”

    “很顺利,对方已经付了一半的钱,剩下的一半说过两天打过来。”单舒帮他放在床头柜上,将病床调高,到了一杯水插上吸管递给他。

    梁川听了不悦道:“这个老李,做事情这么不干脆,当初说好了付全款,怎么临时又变卦了?”

    单舒不在意说:“毕竟是将近三千万的巨款,可以理解。”打开抱着凤凰花枝的纸,拿起一束花递到梁川面前,“我特地找花店定的,喜欢吗?”

    梁川眼神沉静,变得让人有些看不懂,抬起手指摸了一下那火红火红的花瓣,“挺好的。”没说喜欢也没说不喜欢。

    单舒微笑着抱起满怀花,说:“您等一下,我给您做插花。”

    转身看到茫然站在沙发边的宋荣瑾,他似乎对单舒和梁川之间相处如此融洽一时半会没法接受,整个人都是懵的。

    “宋先生,您吃晚饭了吗?”

    宋荣瑾有点蠢的摇了摇头。

    于是单舒抬起手看一眼表,“快八点了,梁先生要休息了,我送您?”

    “……”

    宋荣瑾脸色阴沉,拿起带回国的行李包往门口走。

    走到门边打开门,发现单舒根本没跟过来,而是抱着花束去了会客厅。

    站在门口捏紧拳头耐着性子等了好半天也没见单舒过来,低声咒骂了一句大步走到会客厅,没好气问那弯腰伺弄花朵的男人,“你不是要送我吗?”

    “啊?”单舒扭头茫然看着他,“宋先生找不到路?”

    宋荣瑾感觉自己要被他气死了,压低声音吼了一句:“你送我下楼!”

    单舒看他被气的面红耳赤的样子,心道还是不要再火上浇油了,万一宋老板真被自己气出个好歹,宋家怕是要大乱,于是放下手里的花剪,“走吧。”

    从病房出来,宋荣瑾被气到头晕,差点走错方向,顿了一下才跟上单舒的脚步往电梯间走。

    “你刚才跟梁川在说什么,什么三千万的巨款?”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完全被单舒排除在他的生活之外,宋荣瑾不得不放低身段询问。

    走廊上的熏香味道清淡悠远,能让人静下心来,刚才在病房里紧绷的情绪逐渐放松。

    单舒简单回了两个字,“房款。”

    “什么房款?”宋荣瑾快走两步追上他,问。

    来到电梯间,单舒看了他一眼,说:“我把房子卖了。”

    “啪!”

    宋荣瑾手里的行李包掉在地上,难以置信看着他,“你卖房子做什么?”

    “你想干什么,单舒?!”

    单舒帮他按下电梯按键,没有解释,对他说:“您的保镖在停车场还是哪里?我帮您打电话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