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信心

    宋荣琦伸出左手小拇指,“我们拉钩,阿临,你不许骗我。”

    单舒犹豫了一下,在看到宋荣琦泪光闪烁的眼睛后,叹息着伸出手,“好。”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宋荣琦勾着单舒的手指认真说了两遍,之后再次抱住单舒,“我会一直,一直等你,阿临,无论多久。”

    单舒无奈拍拍他的背,没有回应。

    快要睡着时,宋荣琦蜷缩在他身边,勾着衣角,说了一句:“阿临,下辈子——我们——”

    眼泪滑落,却是再无后续。

    等宋荣琦睡好后,单舒将从父亲那里要来的一件简临过去用过的旧物放在他手里。

    一只叮铃作响的风铃,上面用丝带编制着简临的名字。

    想来,应该是某个人送给简临的定情信物吧。

    简临生前所留遗物不多,大部分在外婆和母亲去世后先后都烧给她们了,滨海这边的更是被宋家清理得干干净净。

    这个风铃,是简临偶然间遗落在单承那里的。

    留下这件东西聊作慰藉后,单舒便提着行李包下楼。

    邹玲玲出来送他,临上车时,单舒忍不住叮嘱了一句:“若是荣琦少爷病情稳定了,条件允许的话,夫人请带着他离开这个地方,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单舒希望宋荣琦能和自己一样,永远与过去道别,不要再陷在不切实际的梦中得不到解脱。

    邹玲玲点头,“我会做打算的。单舒,这几天谢谢你。你放心,往后若是没有必要,我们不会再来打扰你。”

    毕竟,他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单舒收起伞,坐进车。

    十月初的傍晚,雨天,湿漉漉的花园小径中,时不时走过两个佣人,华灯初上,家里各个公寓小楼逐渐热闹起来。

    路过宋荣瑾住的公寓时,看到他独自一人站在花园门口,好像在等人,又似乎是刚刚下班回家,淅沥的雨散落在他身上,将他变得孤独落寞。

    身后海琳举着伞正从屋里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单舒以为他隔着车窗看到了自己,心里害怕的同时又忍不住将手放在玻璃上,想将那一刻他的模样刻在自己心里,以便午夜梦回时回味。

    “我的——”

    张嘴想叫出那到嘴边的名字,却发现再也无法将满心无法承载的情绪宣之于口。

    轻轻捂住嘴,已经没有立场再表达什么了。

    默然扭头看向前方。

    单舒觉得惶然。

    二十八年人生,到如今却无处容身,亦无可以傍身依存的工作。

    这样的自己,有什么资格再留在他身边?

    过去,不过是依附着他而已。

    还没来得及整理好情绪,第二天便开始上班。

    做餐饮行业,上班晚下班迟,休息也很少。

    单舒只有职业资格证,没有其他厨师亮眼的获奖履历,或者从业多年得到的口碑,目前阶段主要还是给主厨打下手。

    他做事细心,勤学好问,加之人长得好,很容易让人产生亲近感,工作不到一个月,厨房和餐厅的人渐渐都跟他熟络起来。

    一个月试用期满考核的时候,主厨让他推出一款创意餐后甜点,得到不少客人的好评。

    工作算是稳定了下来。

    十月国庆,单承和辛蓉蓉结婚,婚礼办得低调,但是辛蓉蓉也没委屈自己。

    在海边买了一栋别墅,婚礼定在别墅区的教堂里。

    单舒和宋荣瑾他们几兄弟做伴郎,伴娘则是辛蓉蓉的闺蜜们。

    趁新娘到准备室准备时,单舒去看父亲。

    单承跟宋宜显宋宜旻他们年岁相当,几个中年男人挤在屋子里都在调侃他魅力过人。

    不说辛蓉蓉家世如何,单单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心甘情愿等候十八年就已经让大部分男人可望不可即了。

    单承虽然为人古板严肃了些,这点玩笑还是能开得起的,况且他比这几个老家伙自己都还了解他们,几人在他那里是占不了便宜的。

    于是大家都笑他离开宋家腰板硬了,不给他们留情面。

    一屋子男人说笑了个把小时,直到新娘那边来人催促让他们出去就坐才离开。

    留下单承两父子相对苦笑。

    “爸爸,祝你幸福,好好对辛小姐。”

    单承点头,“你放心,她等我这么多年,我不会再辜负她了。小舒,你怪爸爸吗?”

    单舒扶父亲坐下来,闻言奇怪看着他,问:“为什么?”

    单承老脸一红,脸上浮现怀念的神色,“我这算是背弃了你妈妈——”

    单舒淡淡一笑,“这样大好的日子,你就不要想这么多啦。妈妈泉下有知,看到你老有所依,情有所钟,想必也会感到欣慰的。”

    “对了,你老加把油,争取让我早点多一个弟弟或者是妹妹。”

    说话间,单舒也忍不住调侃起父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