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试试

    婚礼开始,单舒站在父亲身边看着辛蓉蓉挽着父亲辛立国的手缓步而来,现场演奏的婚礼进行曲盛大而隆重。

    整座教堂用白色玫瑰,百合,喷雪花百子莲以及桔梗花装扮,清雅富丽。

    神父主持宣誓时,辛蓉蓉不等誓词念完就拿着捧花扑到单承怀里垫脚将他吻住,霸道地宣布,“他不可能不同意的,对吗,老公?”

    单舒慌忙打开戒指盒把戒指递给单承,两父子手忙脚乱地帮辛蓉蓉戴好戒指,底下辛立国两夫妻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辛慕云酸得直翻白眼,忍不住吼了一句:“辛蓉蓉,你给我矜持一点!”

    辛蓉蓉被单承打横抱起来,娇蛮回了一句:“我要是矜持,就追不到老公了。”

    “哈哈哈!!”

    教堂里顿时笑声一片。

    单承宠溺地亲了亲她的面颊,说:“我们出去吧。”

    单舒和几个花童帮辛蓉蓉把头纱整理好,免得被单承踩到。

    教堂外适时响起钟声,雪白和绯红的玫瑰花瓣在新人出门的一刹那如雨飞落,雪白的鸽子自教堂屋顶呼啦啦起飞。

    单承和辛蓉蓉被朋友和亲戚簇拥着在教堂门口照相和拍视屏。

    人比较多,混乱中,单舒和梁川被挤开,宋荣瑾反而无意中来到面前。

    单舒对他礼貌笑了笑,扭头想找梁川,却被趁机抓住手。

    外围辛蓉蓉正在扔捧花,未婚的姑娘们一拥而上,单舒来不及挣脱宋荣瑾就被挤得靠在他身上。

    “抱歉——”

    慌乱的,单舒想退开,不想那人竟揽住他的腰,在漫天飞舞的花瓣中低头吻上来。

    熟悉的体香,熟悉的气息让单舒不知所措,用力挣脱腰上的手,狠狠擦掉唇上残留的味道,红着眼睛瞪视人群中温柔看着他,眼神笃定的宋荣瑾。

    “单舒!单舒呢?过来一起拍!”

    辛蓉蓉在前面找单舒,周围的人将他推到前面去。

    不再看宋荣瑾,单舒稳住心神,找到打算离开人群的梁川,拉着他一起走到父亲身边。

    拍完照,大家一起到辛蓉蓉他们的新房开草地婚宴。

    单舒和梁川他们自成小圈子,宋荣瑾则跟宋家的兄弟顾一鸣他们坐在一起交谈,心照不宣的,谁也没有去打扰谁。

    草坪上,简希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坐在轮椅上参加的婚礼,不能喝酒不能走动,百无聊奈的,要唐逸去给他买风筝来放。

    唐逸怕他太闹腾伤到还没康复的身体,坚持不肯答应,简希便撒起娇来执意要起身走动。

    眼见要劝不住,宋宜湘这时走过来,端给简希一杯鲜榨果汁,蹲下来,温柔摸了摸他带着帽子的头,“小希,不许胡闹。”

    简希乖乖地收声,倔强偏头避开她的触碰,小声说:“不用你管。”

    对他的排斥宋宜湘已经习惯,握住那没什么温度的手说:“你手术已经成功,过段时间就跟我回美国去疗养,那边大学还有半年就毕业了,得尽快复学。”

    简希挣脱她的手,冷淡说:“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不回。大学我会转到国内重新读。”

    对他的反抗,宋宜湘已经习以为常,说:“你成绩那么好,怎么能说不读就不读。况且,你身无分文的,拿什么在国内开始?听话,湘姨都是为你好。”

    简希咬住嘴唇,目光低垂,小声反驳,“我已经二十岁,有能力养活自己了。”

    宋宜湘拉下脸不悦道:“这件事我们改天再聊。国内的事情我会尽快处理完,你也早点收心。”

    无论简希思想上多么独立,至少到目前为止在经济上他是需要依赖自己的,宋宜湘并不担心自己失去对他的控制权。

    说完宋宜湘起身离开,留下简希一个人坐在轮椅上茫然看着绿油油的草坪。

    唐逸给他端来一份简餐,见他情绪突然低落,不由担心问:“身体不舒服吗?”

    简希抬起头看他,嘴角一抹疏离微笑,眼神叫人看不懂。

    唐逸见状神色一顿,皱眉,心里有些不舒服,扭头看了一眼宋宜湘的背影。

    两人刚才说了些什么,简希的心思怎么变得这么深沉?

    仰头看着晴朗的蓝天,目光穿过不远处教堂的尖顶,简希用不同于以往的沉重声音说:“唐逸,这里有大海的味道,我想去看海。”

    拿走他手里玻璃杯,唐逸将餐盘放在他手里说:“先吃饱,等会推你过去。”

    这边别墅区去海边步行只需要十分钟的时间,非常近,而且旁边有一个修建得非常漂亮的钓鱼场和灯塔,可以去走一走。

    简希叉起水果和蔬菜送进嘴里,“你背我去。”

    唐逸额头嘎嘣一声,青筋暴起,火大地吼:“背不动,别跟我矫情!”

    简希哼哼唧唧,满脸不高兴。

    结果吃完东西,在简希的软磨硬泡下,唐逸最终不得不妥协,同意背简希去海边玩。

    两人边走边吵,“我记得前不久我才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