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我的男朋友

    手牵手漫步到沙滩上,清澈的海水裹挟着海星贝壳和海藻冲上岸,单舒干脆脱掉鞋袜光脚踩在白色的细沙上。

    梁川牵着他的手迎着海风往前走,前方有个海鸥栖息地,叽叽喳喳十分嘈杂。

    海水冲刷在脚面上很舒服,单舒转身拉着梁川问:“要不要去前面喂鸟?”

    有人专门管理这片地方,可以去要鸟食爬到岩石上喂。

    海风吹得头发飞扬起来,梁川微微用力将他拉到面前,帮他把脖子下面拘谨的领结和衬衣松开,揉了揉那满头黑发,说:“不去。单舒,有件事我想问你。”

    “什么?”单舒被他半搂在怀里,顺从的靠着他问。

    梁川低头凝视他一会儿,眼中满是心疼和痛惜,托着他的下巴呢喃,“你对我太没防备了,单舒?”

    单舒抓住他的手偏头将脸靠在他手心,垂下眼睑,“我想人生之中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能让我彻底放下心防,梁先生认为不好吗?”

    青年白皙的面庞温柔靠在自己手掌上,肌肤细腻冰凉。

    或许是海风太冷的缘故。

    那潋滟着水光的柔软眼神此时并没有落在自己身上,梁川却感到心中的温柔有了依靠。

    “单舒,做我的男朋友,和我交往吧。”

    并不算多么真挚的话语,很快被强劲的海风吹散,变得破碎不堪。

    单舒疑惑抬起头,轻轻咬住嘴唇,眼眶慢慢变红,“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

    梁川用手封住他的嘴唇,微笑:“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和你试一试,单舒,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已经不想等了。

    所以想试着和眼前这个人一起往前走。

    借着他努力的勇气,试图把自己从过往的那个泥沼中拉出来。

    大致猜到他话中的意思,单舒红着眼睛垫脚抱住面前这个在向自己请求帮助的男人。

    “好!”

    他像孩子一样无助。

    不知道,自己在他眼里,是不是也一样?

    长风之中,此时此刻,单舒决定不再深究他的真心,也不再纠缠他的过往。

    梁川张开手臂紧紧抱住这个愿意对自己敞开心怀的人,亲了亲他耳垂,“抱歉,这段时间我一直很矛盾,让你难受了,对不起。”

    “没关系,梁先生,没关系的。”

    眼泪涌出眼眶。

    离开宋荣瑾后惶惑不安的心再次有了依靠。

    单舒微笑着哭出声。

    婚礼之后,辛蓉蓉和单承出国度蜜月,单舒的生活再次恢复到平静无波的状态。

    不,也不算是毫无波澜。

    每日上班下班,梁川总是会来接送,即使偶尔不能亲自过来,也会派司机接他。

    交往之后才发现,梁川,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能文能武,算得上是十项全能的好男人。

    休假时会相约出门爬山游湖。

    被清空的画室里渐渐堆上与梁川相关的速写,手工作品,不同尺寸的画册。

    梁川总说他的画太温柔了,清新干净,温柔到让人落泪。

    可单舒知道,这是自己所看到的世界,无论曾经受到怎样的伤害,这个世界于他,是温柔大于伤害的。

    工作越来越顺利,接连推出好几款甜点项目后都得到好评。

    酒店联合同行办了一次甜点创意大赛,单舒和糕点房的同事意外的拿了一个冠军。

    曾经死水般平静的生活变得五彩斑斓起来,单舒变得更自信开朗,时常和梁川一起在他家里招待他的兄弟们。

    两个人一起下厨,梁川负责主菜,他负责餐前和餐后甜点。

    公园的银杏树下渐渐铺满金黄的树叶时,滨海的天气终于开始转凉,短袖换成了长衣,外面套一件薄衫。

    宋氏集团年底做成几个大项目,好几次上了官媒,宋荣瑾身边传了两三次绯闻,最后都不了了之。

    简希回美国后一段时间又回来了,说是转学回国来读大学。

    那天晚上唐逸值班,伺候宋荣瑾睡下后去楼下查看门窗,听到敲门声,去打开大门,看到简希背着行囊一身风尘站在门口。

    “我回来啦!唐逸!”

    欢呼着跳起来一把抱住没反应过来的男人。

    唐逸被他撞得后退好几步差点撞倒门厅放着的大青花瓷瓶。

    “你怎么回来了?回来干什么?”

    抱着体重增加了不少的少年,唐逸仰头,被直接抱住头,然后是狂风骤雨般的亲吻,腰上被一双腿死死夹住,差点让他憋过去。

    好半晌后,两人躺到客厅的沙发上,简希坐在唐逸身上,身上简单的背包被扔在门厅,“唐逸,我以后就一无所有了,你要负责养我。”

    “开什么玩笑!”

    唐逸被他弄得乱七八糟的,现在还眼冒金星,刚差点以为要被一个吻送上西天。

    “从我身上下去!你回来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