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

    单舒始终不肯见宋荣瑾。

    酒店那边试着去找了几次人,仍然没见到,后来才得知梁川已经帮单舒辞掉这份工作。

    租房子的地方单舒也一直没回来。

    对他的固执,宋荣瑾没有任何办法,见不到人,打不通电话,一切的联系方式都失去了作用。

    宋荣瑾渐渐变得有些暴躁,公司的人对他的转变一时无法适应,常常有人一不留神就被骂得狗血淋头。

    接连不断地失眠再次降临,让宋荣殷帮忙给开安眠药,个臭小子推三阻四说什么都不给,反而让他去看心理医生。

    偏偏这个时候美国工厂那边发生年终罢工,工会组织要求他过去谈判。

    宋荣瑾带着宋晓飞到美国,谈判了四五天没有任何进展,最后决定解散公司工会,解雇带领罢工的公司领导层,将宋晓留在美国管理美国这边的分公司。

    赶在平安夜当天赶回国,飞机晚上七点落地。

    刚下飞机就接到宋荣殷和宋荣皓的连环call,让他赶紧去梁川的宅子。

    问到底是什么事情,两个人在电话里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只火急火燎的让他一定要过去。

    回来之前,宋荣瑾已经忙得好几个晚上只睡两三个小时,在飞机上十几个小时也因为心脏莫名其妙不舒服,一直心惊胆战的没能睡好。

    接到宋荣殷和宋荣皓的电话后,原本就不太舒服的心脏变得更加难受起来。

    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在车上吃了两颗心理医生开的药,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

    打开车窗。

    滨海地处最南方,基本上是没有冬天的,所以他不喜欢在滨海过圣诞。

    今年却是无论如何要赶回来。

    吹在脸上的风凉爽惬意,不似在美国那几天,冷到骨子里。

    往年临近圣诞,同时临近年终,家里和公司都有很多年会酒会,单舒总是会帮他安排得很好,基本不需要他操心过问。

    今年,宋荣瑾心情不好,便让唐逸把家里的宴会都停了,公司按照每年的年终流程该办还是要办。

    靠在车窗上,迷迷糊糊间,似乎进入了梦境。

    梦里单舒的身影很模糊,笑着递给他一个什么东西,宋荣瑾心里欢喜,伸出双手去接——

    身体突然往前倾,睁开眼,看到自己伸出去的手。

    心脏再次传来不舒服的感觉。

    可能最近喝酒喝太多,加上睡眠不好,影响到了身体机能吧。

    前面司机告诉他已经到地方。

    宋荣瑾下车,整理好西装。

    梁川的宅子外灯火辉煌,彩灯闪耀,院子里好几棵装点得很华丽的圣诞树。

    这座宅子一改往日的低调冷清,从内而外散发出喜气洋洋的气氛。

    圣诞歌曲一路从门口到举行宴会的大厅。

    宋荣殷出来接的宋荣瑾。

    不等宋荣瑾开口问,一把拉了他,“赶紧的,再晚一点就来不及了。”

    宋荣瑾看了一眼手表,差两分钟到八点。

    沿路的人很少,大部分已经回到大厅,那里面似乎正在举行什么仪式。

    两个人一路小跑,快到门口时,负责迎接的佣人慌忙拦过来,“两位先生,请不要在宴会上跑动。”

    宋荣殷哪里理他,把人推开,“别挡路,荣瑾哥,赶紧的,一定要把单舒抢回来啊。你真的笨死了,这么久都还没把人哄回来!”

    用力推开大厅大门,将宋荣瑾推进去。

    大厅里的八层大,吊灯和周围奢华的名贵灯具将楼上楼下照得亮如白昼。

    舞池内外,衣香云鬓,身着各式宴会礼服的宾客们交谈着随着音乐往前汇聚。

    大厅深处两边楼梯中间的宽大平台上,梁川牵着单舒的手从楼上缓步而下。

    梁川想做什么?

    眼前的一幕让宋荣瑾心慌得不行,左右看看,跟着人群往前挤。

    听到有人说:“我去,事先没听人说起啊?”

    “所以两个人今天是要订婚?”

    “好像是吧。”

    “不是,这个人,不是宋荣瑾的管家吗?我记得六年前,宋荣瑾——”

    “嘘——”

    有人注意到推开周围的人跌跌撞撞往前赶的宋荣瑾,示意身边的人闭嘴。

    “我的妈呀,荣瑾哥还没到吗?”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大伯妈生日那会不是都好好的吗?”

    宋荣皓和宋荣殷到了宴会这边才无意中得知梁川今晚准备跟单舒订婚,两个人当即急得团团转,幸好宋荣瑾今天赶回来,不然这事可怎么收场啊。

    眼看着梁川要开始求婚,宋荣皓急得头上冒火,频频回头看门口,在看到宋荣瑾进门后,故意大声叫了一句:“荣瑾哥,你来了!”

    然而,在他出声的同时,大厅原本停下来的音乐再次响起来,这一次是浪漫的求婚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