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欺欺人

    单舒白着脸看了看周围,楼上楼下这么多人看着,今天无论他,梁川还有宋荣瑾之间有什么恩怨,都不能在这种场合起争执。

    于是勉强扬起笑容,并没有伸手扶宋荣瑾,而是客气而疏离的对管家说:“请帮宋先生叫救护车,扶宋先生去隔壁的休息室休息。”

    “在座诸位哪位是医生,麻烦出面帮个忙。”

    管家看向梁川,见他点头后,才让左右的佣人上前扶宋荣瑾。

    “滚开!”

    仍是被毫不客气的推开,宋荣瑾停下脚步,喘如风箱,忍不住捂住嘴再次发出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没咳几声,又是两口鲜血吐出来。

    这一次,所有的人都不忍移开目光,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宋荣瑾这怕是怒急攻心,给气的。

    可偏偏那脸色惨白如纸,站在梁川身边长生玉立的男人无动于衷。

    宋荣殷和宋荣皓见宋荣瑾情况实在糟糕,不顾他的反对,强行想把他架走,然而宋荣瑾疯了一样挣扎,拼命叫单舒,说什么都不肯走。

    没有办法,宋荣殷厚着脸皮回头哀求单舒:“单舒,你对他说句话,你劝一劝荣瑾哥啊!!”

    单舒痉挛抓住梁川的手,手指死死扣住他的手掌,嘴唇微微颤抖着,用最大的自制力控制住情绪,“我不是医生,没办法帮忙,请尽快送宋先生去医院吧。”

    “唔——啊!啊!”

    听到这句话的宋荣瑾再次发狂挣脱宋荣殷两兄弟,张嘴想说什么,眼前突然一黑,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随后倒下去。

    幸好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才没让他摔伤。

    宋荣殷暗道现在这种情况怕是不能勉强带他走了,还是在这里等救护车过来吧。

    如是一想,趁宋荣瑾倒地,将他平放在地毯上,对着人群大吼:“散开,请大家散开不要围在这里,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大厅的人自动让出一条通往大门口的通道,大厅两旁的窗户全数敞开。

    宋荣瑾晕了一会儿苏醒过来,无法自控的持续不断地剧烈咳嗽,口中鲜血一直没有停下来。

    宋荣皓吓得手脚发抖,“哥,荣瑾哥,你别这样,你别吓我!荣瑾哥!”

    他不是医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和弟弟一起解开宋荣瑾的西装和衬衣。

    宋荣殷抓紧宋荣瑾的手,不停对他说:“荣瑾哥,荣瑾哥,别急,你别急,身体要紧。深呼吸,跟着我深呼吸,求你,荣瑾哥!”

    两个大男人,其中还有一个医生,一时间都被宋荣瑾疯魔的样子吓得快哭了。

    宋荣瑾神智混乱,已经不太能听到他们的呼喊,眼睛始终死死盯着单舒,强撑着一股气,不得到单舒的回答,不看到他松口,坚决不肯妥协。

    他就是要逼他!

    这个人明明就是自己的!

    从一开始就不该放手,应该把他关起来,死死拽在手里!

    胸口剧烈起伏,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后,猛的挣开宋荣殷,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单舒伸出手,沙哑嘶喊:“跟我回去!跟我回家!”

    他把他弄丢了,他怎么会把他弄丢了??!!

    宋荣瑾追悔莫及,此刻宁愿自己疯掉或者死掉,也不愿意眼睁睁看到单舒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他是属于他的!

    明明,这个人,是属于自己的!

    这样的执念将宋荣瑾最后神智的燃烧掉!

    单舒像是被他凶狠的目光狰狞的表情吓傻了,呆站着,表情木然,甚至在宋荣瑾向他伸出手时,反而畏惧后退了一步。

    直到那满身鲜血,表情惨烈的男人噗嗤又一次喷出大口鲜血,倒在他脚下,单舒再也无法支撑,身体一软,往地上倒下去。

    “荣瑾,你以后要是不要我了怎么办?”

    “我才不会不要你。就算我不要你了,你也不许离开我。”

    “哼!好霸道。那要是我不要你了,你怎么办?”

    “那我就打断你的腿,把你关起来!你要是敢跑,我就追到天涯海角,一定把你追回来!”

    “哇,好可怕。吓死我了。荣瑾,我发现你说不定是个大坏蛋哦。”

    “我就是大坏蛋。一个喜欢舒舒的大坏蛋!”

    情到浓时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

    少年无知,只知道把整颗心捧出来给对方。

    他是这样,宋荣瑾,大约也曾有那么一段时间是这样。

    如今,他们都变得面目全非了。

    “单舒!”

    梁川将人抱住。

    场面变得混乱不堪。

    宾客中有好几个医生,都自觉出来帮忙。

    宋荣瑾昏倒在单舒脚下后暂时没再苏醒,宋荣殷和另外一个心脏科的医生在救护车赶到之前给他做急救。

    宋荣皓吓得腿软,跪在地上好半天没能起身。

    一场圣诞晚宴,不欢而散,现场的宾客在管家和佣人的安排下陆续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