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一寸灰

    唐逸和辛敏他们按住宋荣瑾,企图让他安静下来。

    从病房出来,将那满屋子的兵荒马乱关在屋里,单舒长长呼出一口气。

    总觉得,轻松了很多。

    梁川含笑看着他,问:“时间还早,要不要在外面逛一逛再回去。”

    “好啊,午饭在外面吃,我请客。”

    “你现在可是无业青年,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虽然钱没有你多,两三千万还是有的,请梁先生一两顿,应该不至于把我吃穷。”

    说笑着,两人一起往电梯间走,在走廊上碰到和许晏一起来探病的宋荣简。

    “单舒,你在啊,大哥怎么样了?”许晏提着水果篮,宋荣简买了一束花,问。

    “刚刚苏醒。”简单回答后,说:“我们先走了。”

    “啊?”宋荣简状况外的看着他,呆呆的问:“你不留下来照顾大哥吗?”

    单舒微微一笑,“有唐逸在,用不着我。”

    宋荣简还想问什么,被许晏抓住手,对他微微摇头。

    单舒看一眼许晏,对他礼貌点头示意后牵着梁川离开。

    等他们坐进电梯后,宋荣简仍没想明白,却听许晏叹息了一句:“他终于放下了。”

    “嗯?”宋荣简扭头看身边笑得透彻的青年,微微皱眉,想了想,反驳道:“他们之间的事,复杂得很,哪那么简单。”

    许晏摇头,“从来都很简单的。只是因为单舒不肯放手而已。”

    只要他愿意放手,一切的纠缠不清,痛苦和怨怼都会烟消云散。

    听他这么说,宋荣简不由得心慌,抓紧他的手,“你可不许离开我。”

    许晏抬眼看他,清醒而理智,“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荣简,所以,别担心。”

    宋荣简不放心,再次承诺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结婚的,现在跟王家之间的来往,只是权宜之计。”

    许晏淡淡一笑,拉他的手:“我知道了,你都说很多次了,我们快进去看宋先生吧。”

    一次次的重复,一次次的承诺,不过是想自我欺骗,自我催眠而已。

    因为我深爱着你,所以愿意陪你演这一场时间有限的爱情剧幕。

    工作的事,单舒没再着急重新找,在梁川的建议下,静下心来认真准备明年的复读,因为要参加正式的复学考试,丢下十年的书本要重新拾起来,不是那么简单的。

    好在数学物理,他一直有兴趣,偶尔闲暇时会找练习题来打发时间,丢得不算彻底,英文方面,因为曾经去英国进修过,能说一口流利的伦敦腔,其他科目则要从头开始学。

    梁川想让他搬到他家去住,方便互相照顾。

    单舒觉得两人互相了解还不够,突然住在一起不太合适,一直没答应。

    两个人的关系,比之前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偶尔接吻,牵手和长时间拥抱,梁川也会偶尔到他这边来住。

    当然最后那一关还没有跨过去,两个人都不急,如果不出意外,终有一天会自然而然在一起。

    到那时,他们彼此之间应该都不会再有芥蒂和隔阂了吧?

    交友不算广,交心的朋友基本没有,所以大部分时间会在梁川身边消磨,唐逸和简希偶尔会来找他玩,林森和陈程得空也会找他喝酒。

    不约而同的,大家都不会主动在他面前提起宋荣瑾,单舒也不再关注这个人。

    这一年过年,原本计划和辛蓉蓉,单承一起回乡祭祖,谁知辛蓉蓉发现怀了孕,而且是双胞胎,单承不愿妻子奔波,两父子便决定今年留在滨海过年。

    单舒不想去打扰父亲的二人世界,打算过年期间到梁川家去住,被辛蓉蓉打电话来骂了一顿,说他不给她面子,让他爸爸难做。

    单舒只好乖乖提着行李去父亲那里。

    辛蓉蓉为人泼辣爽快,没有跟单舒计较他过分避嫌的事,压着他帮他父亲布置家里。

    辛家那边,辛立国和辛慕云他们听说她怀了孕,一个个先后脚赶回来,要接她回辛家养胎,又被辛蓉蓉逮着骂了一顿,说他们把自己的老公当摆设,不给自己老公面子。

    辛立国和辛慕云两父子站在她面前被骂得像孙子一样,一声不吭,末了,乖乖听她安排,在这边一家人团年后才欢欢喜喜回辛家本家。

    单舒到底是外人,跟着一起回去不太合适,就去了梁川家。

    梁川,洛函这几个人都是没有根没有家人的人,几兄弟年年聚在一起过年,把彼此当家人。

    今年有单舒帮忙张罗,倒比往年过得热闹得多,在他的劝说下,文敏将自己怀孕的老婆,郑峤也把自己老公带了过来。

    单舒没想到这两人竟都是残缺不全的,邹利云断了一条腿,装着义肢,行动不是很便利,文敏的老婆郭明月,若是不毁容,应该是一个漂亮的大美女,可惜右脸上隆起几处横肉,应该是曾经受过很重的伤,恢复得不好造成的。

    文敏是个疼老婆的,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