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住进来

    等那辆黑色奔驰开出停车位迅速消失在夜色中,宋荣瑾才重重呼出一口气,问站在身后默不作声的林森,“有烟吗?”

    林森惊讶看他,说:“有,不过不是什么好烟,不知道你抽不抽得习惯。”

    宋老板不是不抽烟,只是一来没烟瘾,二来,一般只抽雪茄,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林森还真没见过几次他抽普通的烟。

    宋荣瑾伸出两根手指催促他拿出来。

    无法,林森只好掏出烟盒递给他一支,之后识趣的打燃火递到宋荣瑾面前。

    宋荣瑾叼着烟发泄似的狠狠吸了一口,喷出烟雾后,有些自暴自弃的问林森,“你说我是不是在自作自受?”

    林森耸耸肩,没有回答,拉走他手里的行李箱,说:“走吧,车停在前面。”

    宋荣瑾抽了一口之后便没再抽第二口,拿在手里和林森一起去停车的位置,没什么精神,垂头丧气的样子。

    林森看不过去,抬手揽住他的肩膀,安慰道:“宋先生,我老婆也回娘家去了。”

    “你结婚了?”

    宋荣瑾很是惊讶,他记得好像林森在宋家工作没几年的啊。

    林森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我好歹也是特种部队退伍军人,长得又一表人才,不至于混得这么惨,三十五六了还没人要吧?”

    宋荣瑾仍然是兴致不高,冷冷淡淡说了一句:“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结的婚。你在宋家工作几年了?”

    对他的缺心眼,林森心里好歹有点数,没放在心上,说:“八年了。当年还是你和单舒亲自面试的我。”

    “是吗?”低头看着手上的燃烧的烟头,宋荣瑾面无表情感叹道:“这么久了啊。”

    “时间,真是可怕。”

    “是啊。”帮他打开车门,看着他坐进车里面,关上车门前,林森弯腰对宋荣瑾说:“依我看,单舒对你的感情深得很,没那么容易移情别恋的。宋先生,别太丧气,给他点时间。”

    将手里快要燃到头的烟头碾熄,用纸巾包起来扔到车里的垃圾袋里去,宋荣瑾露出一个只有自己懂的苦笑,说:“但愿吧。”

    林森关上门后,宋荣瑾弯腰,双手捂住脸疲惫的长长叹息一声。

    回到家里,单舒去厨房给梁川做饭,梁川上楼洗漱。

    吃饭的时候梁川提起搬家的事,“刚才去看你的房间,已经布置好了。你那边的行李都收拾好了吗?”

    单舒点头,“嗯,一些小东小西我已经提前拿过来了,只有一些比较大的箱子还没搬。”

    梁川拿起手机翻了翻,说:“那后天我过去和你一起搬吧,到时把洛函,郑峤他们都叫过来。”

    单舒看了看他的手机,发现他看的是万年历,有些好笑的点头,“好的,谢谢川哥。”

    梁川抬起头,含笑问:“笑什么?”

    单舒手撑下巴,微微摇头,“没什么。就是觉得川哥原来是有些迷信的啊。”

    梁川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屏幕,耸耸肩,“倒也不是。不过是求个心里安慰。”

    “对了,川哥,”说笑了一阵,单舒想起一件事,对梁川说:“那套房子,我能转租给别人吗?”

    现在租的那套房子是梁川朋友的,说是发家前买的,现在全家移民国外,房子基本上用不上了。

    平时就让单舒帮忙交点水电物业费,房租象征性的收个千把块钱。

    不过,那个地段的房租一般都是五千起步,所以,说起转租,单舒有些不好意思,像是占了他的便宜似的。

    梁川奇怪看着他,“租给谁?没听你提起过。”

    单舒顿了一下,说:“我有跟你说过的。就是我前段时间拜的师傅?”

    梁川皱眉,“才认识几天——”

    而且,单舒看起来不像是那种轻易与人交好的人。

    倒也不是说不能转租,不过就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而已,梁川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是担心单舒被人骗。

    单舒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跟他挺谈得来的。兴趣爱好相同,性格也有些相似。”

    “之前去他家玩,发现他住的地方环境很差,而且他身体很不好,我想让他换个环境。正好,我要搬过来你这里,就想做个顺水人情。。。”

    说着说着,发现梁川露出不赞同的表情,单舒闭上嘴,忐忑看着他。

    梁川握住他的手,斟酌道:“我并不是要反对你的做法。单舒,听你的意思,一来他身体不好,二来住的地方不好,想来这人的经济条件是不怎么样的,万一他趁机讹上你怎么办?”

    他本身就是从社会最底层爬起来的,最是明白这些人的疯狂和冷血。

    即便以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保护单舒,帮他处理掉这些麻烦事,梁川也不希望他因此受到伤害。

    单舒咬了咬嘴唇,“川哥,他不是那样的人。”

    “我,我虽然没怎么涉足过社会,但是,但是接触的人——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