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讲道理

    “啊?”简希没忍住,惊讶张大嘴,看着这个对自己笑得阳光灿烂大男孩,问单舒,“你,你什么时候交交,男,男朋友了?”

    唐逸初闻这件事,本能打了个寒颤,立刻回头看宋荣瑾的方向,果然看到他直起了身体,目光落在这个名叫白晋的少年身上。

    单舒笑了笑,没有回答简希的问题,对白晋说:“谢谢你过来,我们走吧。”

    白晋笑着对简希做了一个敬礼的手势,说:“我见过你,学长。听说你是法学院的天才,只用了两年就读完所有的学分,而且过了司法考试。”

    简希眼神复杂看着他,一时间对他是单舒男朋友的身份接受不能。

    唐逸同样不明白单舒今天为什么要安排这一出,难道是因为知道宋荣瑾会来参加生日宴,故意做给他看的吗?

    可是,单舒,看起来不像是这么幼稚的人。

    目的已经达到,单舒同时向出门来送他的辛蓉蓉也做了介绍,之后和白晋留下一干目瞪口呆惊诧莫名的人开车绝尘而去。

    和宋荣瑾分开都快三年了,周围人仍然会本能的把他划归到宋荣瑾的羽翼范围内,这也许也是他始终无法死心的根源。

    今天这么一出,单舒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也许两年半前他和梁川订婚,大家还只是当做一场玩笑闹剧,那么现在他再次交新男朋友,想来,大家不会再会错意,以为他是在故作矫情与宋荣瑾置气。

    “今天谢谢你。”车开出一段路后,单舒才对驾驶座上嘴角挂着笑容,心情很好吹着口哨的少年致谢。

    “哈!”白晋露出满口雪白的牙齿看他,“你都跟我说好几次谢谢了。单舒,都跟你说了啊,不用跟我客气。”

    “不过刚才那几个人里面好像没有我的情敌诶?”白晋状似无意的试探着问。

    单舒没有回答,扭头看窗外。

    白晋扁了扁嘴,用委屈的口气说:“好嘛,我不问了。”

    “不过话说回来,单舒,我追你都快一年了,能不能考虑给我一个机会?”

    单舒仍是保持沉默,无声拒绝着。

    白晋烦恼的抓了一把头发,面对这个比自己年长十岁,性格沉稳内向的男人,他实在有些束手无策。

    两个人认识完全是因为一个意外。

    当时单舒帮美术学院学生会画纳新海报,去公告栏张贴时,被白晋扔过来的篮球砸坏了海报,气得美院的几个学生干部差点跟白晋他们几个人打起来。

    单舒当时做了和事佬,没让白晋担责任。

    没想到这个小小的意外之后不久,白晋突然找到美院这边的教室,在上课途中给他传纸条表白,说是对他一见钟情,想追求他。

    单舒当时感觉近而立之年的自己似乎已经成了老古董,对年轻人飞一样的感情发展速度实在是无法接受。

    更加糟糕的是那张纸条并不是单舒亲手收到看到的,而是被上课的教授抓了个现行,当着公共课上一百多号人的面读出来的。

    好在单舒一向善于处理这种突发事件,当即非常沉稳的站起来对白晋的表白进行了感谢,并且郑重地拒绝了他的追求。

    这件事,至今仍然在滨海大两个学院之间流传。

    白晋也不在意那些流言蜚语,仍三不五时的到美院找单舒。

    单舒虽然没有跟他交往的想法,但是他性格活泼开朗,混不在意他的躲避,总是往他跟前凑,这一来二去的,两人慢慢便成了朋友。

    车里的气氛一时间有点冷,于是白晋调转话头说起同学间的趣事来。

    单舒在一旁安静听着,时不时问一两句。

    车开了半个小时,停在单舒租住的小区门外。

    看着单舒解开安全带,白晋忽然抓住他的手,问:“晚上要不要我过来送你去机场?”

    单舒摇头,淡然到:“不用麻烦。这边坐地铁过去时间差不多。车暂时借给你开,等回来还给我就行。”

    看他说完打开车门想走,白晋仍不肯松手,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的说:“单舒,我是认真的!真的喜欢你!”

    单舒看着他真诚明亮的眼睛,看到那其中的活力和热情,像是突然被刺痛一般,蓦的闭了闭眼,睁开后看着面前青春阳光的少年,将他的手从自己手腕上撸下去,“抱歉,我没想过谈恋爱。我们也不合适。”

    再次被拒绝,白晋咬着嘴唇不得不松开手,小声撒娇:“就给我个机会嘛,单舒,说不定咱们真的合得来呢?”

    没跟他过多纠缠,单舒推开车门下车,回身看到车里面坐在驾驶座上垂头丧气的白晋,踌躇片刻后弯腰对他说:“白晋,以后,我们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

    “这一生,我没想过再喜欢另一个人。”

    “我不要!”白晋激动的咧开嘴对单舒做了个鬼脸,重新发动车,扭头对着单舒大声吼:“你不喜欢是你的事,我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你管不着!”

    话没说完,车就飙了出去,留下单舒一个人站在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