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住

    下午下班后,稍微加了一会儿班,到七点半才离开公司。

    让司机把自己送到滨海大学附近一个大型居住小区后,告诉林森和陈程让他们明天早上八点半过来接他。

    在楼下下的车,上去之前给单舒发了信息。

    坐电梯上楼,门刚打开,便看到单舒穿着室内拖鞋小跑着过来迎接,“怎么不早点发信息,我好下去接你。”

    宋荣瑾拖着行李箱出来,说:“没关系,几步路的事。”

    单舒和他一起推着行李箱进屋,关上门后,说:“去洗手过来吃饭,我端饭菜去餐厅。”

    “卧室在哪里?我先把箱子放过去。”

    单舒进厨房前看了一眼外面,说:“左边第一个房间,东西先不要拿出来,改天我把画室收拾一下,改成衣帽间给你用。”

    “不用,就和你的衣服放在一起就好了。”

    宋荣瑾把大行李箱推进卧室后出来,单舒已经把饭菜端上桌。

    简单日常的饭菜,一个汤三个菜。

    说是餐厅,其实就是在客厅旁边劈出一个小小的空间,与宋家可以坐几十个人的大理石长餐桌,有四五个餐厅换着用的豪华空间相比,这里狭窄得令人尴尬。

    宋荣瑾坐下来却感到幸福无比,因为两个人可以靠得很近,手肘靠着手肘,互相给对方夹喜欢的菜。

    单舒盛了一碗汤递给他,说:“今晚先将就,明天去给你买日用品。真是的,突然说要住过来,我什么都没准备。”

    “不需要准备什么的,该带的我都带过来了。”宋荣瑾开心的笑着说。

    “那我待会看看还缺什么。”

    单舒自然是担心他感到不舒服,住得不好。

    宋荣瑾放下碗,握住他的手,“这样就很好,舒舒,只要有你在,什么地方都没关系。”

    听他这么说,单舒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放松下来,笑眯眯看着他,“好吧,你要是住不惯,随时搬走就行,我才不会留你。”

    宋荣瑾垮下脸,沮丧道:“我刚进门不到半个小时,你就要赶我走?”

    “好了,开玩笑的,快点吃,菜要凉了。”夹了一夹菜给他,单舒安慰身边这个大型犬个动物般的男人。

    吃完饭,两个人一起收拾碗筷,到厨房洗碗,一个打扫厨房,一个打扫客厅,之后一起回房整理行李。

    宋荣瑾不是娇气的人,尤其是这两年频繁往非洲跑,那边条件艰苦,吃不好睡不好是常有的事,早就已经习惯。

    就是浴室没有浴缸,算是一大憾事。

    不过要是单舒知道他在遗憾什么,可能当晚就要把他撵走就是了。

    洗完澡穿上睡衣在床上坐下来,看时间,已经十点半。

    整理行李花了好多时间。

    宋荣瑾从背后抱住刚在床沿坐下来的单舒,“舒舒,辛苦了。”

    单舒仰头靠在他肩上,闭上眼,嘴角微扬,用疲倦的声音说:“荣瑾,你不觉得太快了吗?”

    “什么?”

    “我们从和好到现在还不到一周吧?就开始同居了,你不觉得太快了吗?”

    宋荣瑾将他转过身来看着自己,抬手抚摸他的脸颊,温柔道:“这不是应该的吗,舒舒?我们只是因为吵架分开了一段时间而已,又不是刚谈恋爱,要扭扭捏捏互相试探很久。”

    “况且,在我心里,从来没有跟你分开过。以往,每天睡觉前,我都会幻想和你这样互相依靠在一起入睡。”

    单舒偏头将脸靠在他掌心,垂下眼眸,羞怯点头,“我也是。可是我又怕——”

    宋荣瑾挡住他的嘴唇,重新拥他入怀,“没什么好怕的,舒舒,都过去了。我只想守着你过日子。”

    “以后,你想赶我走,我也不会走了!”

    “真的?”单舒含泪看着他,问。

    宋荣瑾郑重点头。

    单舒仰头亲了亲他的嘴唇,哀求:“荣瑾,你若是哪一天想分手,就先杀了我,我不想再过那种没日没夜等着你盼着你的日子了。”

    “傻瓜!”宋荣瑾抱紧他,“我是怕你离开我啊,舒舒。若是再跟你分开一次,我真的会死去的。”

    第一个同居的晚上,便是在这絮絮叨叨绵绵情话中度过的,身体如同发着高烧一般努力纠缠着寻求慰藉。

    第二天单舒在朦胧的晨光中醒来,身边的被子是空的,就像昨晚的一场仅仅是个虚幻快乐的梦,梦醒之后一切化为泡影。

    坐起来摸了摸嘴角,口中的气息,身体的倦怠感,似乎又在告诉他并不是一场梦。

    下床穿上拖鞋从房间出来,听到厨房传来滋滋响声。

    单舒混沌的思绪这才慢慢清醒,伸了个懒腰,拉开厨房门,看到宋荣瑾正在往盘子里盛煎好的鸡蛋,形状完美的溏心蛋,培根的香味与牛奶的味道混做一处。

    “起来了?”

    看到他走进来,宋荣瑾打了一声招呼后,继续忙手上的活。

    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