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

    下午下班前给单舒发信息说想去学校接他,单舒回复说可能会提前放学,要去超市给他买一些日用品。

    宋荣瑾算了一下时间,于是说到超市去碰头。

    秘书办公室的人目送老总踩点下班,纷纷在社交群里猜测老板是不是有了新欢,中午还特地到餐厅向大家炫耀自己的午饭。

    不管全公司上下在背后议论什么,宋荣瑾提着自己的小饭兜让司机和保镖把他送到超市门口后就让他们下班回去了。

    对他的突然转变,作为多年保镖兼友人的林森和陈程都松了一口气。

    自从单舒离开后,宋家上下从没有轻松过,如今看到老板情有所终,几个人都是打心底里祝福的。

    宋荣瑾找到单舒的时候,他已经推着购物车买了好些东西。

    毛巾,漱口的杯子,添置的碗筷和简易的衣架,他打算自己改造衣帽间。

    买完日用品之后,宋荣瑾拉着他到食品区买了两千多块钱的糖果,跟超市定送货时间之后,又去买装糖果的礼盒。

    “荣瑾,网上有现成的包装好的新婚礼盒,不如在网上买?”

    听到他打算给全公司上下发糖,单舒算了一下,两个人要包好几天才行。

    “不要!不是自己手包的一点意义都没有!”

    见单舒不太愿意自己动手,宋荣瑾有些不高兴,感觉好像只有自己在一头热。

    单舒从货架上挑了几种花色的包装盒,仍然是向超市直接订货,不打算自己拿回去。

    “那就少送一点,只送公司管理层,好不好?人太多了,我们都不太有时间。”

    他要画画上学,宋荣瑾工作也忙,哪里有时间坐下来包成百上千的糖果盒。

    宋荣瑾将所有的包装盒扔回货架,发脾气道:“那算了。干脆不送了!”

    说完便赌气地直接甩手离开礼品区。

    单舒看了看架子上的盒子,将购物车里原本打算买的彩带也放了回去,之后推着车继续买其他的东西。

    宋荣瑾到底不敢就那么直接离开超市,边走边回头,看到单舒一脸无所谓的推着车往别的区域走,不由更加气闷。

    选好要买的东西,到快要结账时,原本以为已经生气离开的宋荣瑾再次出现,拿着之前单舒选好的几种包装盒和彩带给收银员记录订货。

    单舒看了一眼登记的订货数量,只订了五百个,另外还有三千个包装好的成品糖果盒,知道他做了妥协,没再说什么。

    东西买得比较多,除了送货上门的东西,另外还有四个大购物袋。

    装好之后不等单舒动手,宋荣瑾便主动提了三个在手里,留下一个比较轻的给单舒。

    单舒结好账收起手机,提上袋子去追那仍然生着闷气低头暴走的男人。

    快靠近时,伸手抓住他提了两个袋子的那只手,宋荣瑾停下来,尽管神色淡淡,眼眶却有点红。

    单舒叹口气,说:“给我一个吧,你一个人提太重了。”

    “没关系。”

    宋荣瑾气鼓鼓地回答。

    这么高大的男人,生起气来这么孩子气,单舒不由得露出宠溺的微笑,轻声道:“听话,荣瑾。”

    宋荣瑾看他两眼,耳根慢慢变红,到底是松了手,分给单舒一个购物袋。

    从超市出来坐的小区直通车回住的地方。

    进屋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两人一起放下东西时宋荣瑾发出嘶嘶的抽痛声。

    东西太重,手被勒得通红了。

    单舒抓住他的手心疼吹了吹,“谁叫你逞强,非要提重的。”

    宋荣瑾仍旧不高兴的哼哼着,说:“我长得比你高比你壮,为什么不能拿得比你多?”

    单舒垫脚摸了摸他的头发,“好了,知道你最厉害了。去擦点药,不然等会手会痛。”

    “嗷~”宋荣瑾乖顺的应了一声,跟着单舒回房去拿药箱。

    进屋时突然从后面抱住单舒将他整个拖到怀里,“舒舒,我想和你结婚!”

    单舒偏头让他把头靠在自己肩膀上,抬手抱住他的头,神色淡然,没有回答好也没有回答不好。

    于是宋荣瑾强调了一句:“真的,你信我!”

    单舒看着夜色渐浓的窗外,用安静的语气说:“荣瑾,我和你这些年——我已经不会再强求了。”

    和也好,分也好,一切都顺其自然。

    这是他重拾这段关系时给自己的一个限制条件,防止自己太过沉溺以至于再次失去自我。

    三十岁,而立之年。

    虽然他挣脱过去的一切枷锁从头开始,到这个年纪,即便不能成家立业,也该是立身的时候了。

    对他的话,宋荣瑾无法反驳,只能埋头更紧的抱紧他。

    就这样一前一后拥抱了一会儿,单舒松开宋荣瑾到房里找出药箱,让他自己擦药,自己去厨房做饭。

    晚上吃完饭,两个人坐在客厅一起处理超市送过来的礼盒包装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