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角

    第二天早上宋荣瑾吃完饭就跑到单舒给他改造好的衣帽间折腾,到快出发了才出来,穿着标准的三件套礼服,梳着油光水滑的大背头,胸口一枚昂贵的胸针反衬着他自信满满的脸。

    “……”

    看着那骄傲的孔雀一样昂首挺胸大步往门口走的男人,单舒额头的青筋咯嘣咯嘣直跳,一把捉住男人的胳膊,忍着脾气问:“你想去哪里?”

    “打高尔夫啊。快点走吧,唐逸他们已经出发了。”

    说完还得意地捋捋领口,踮踮脚用骄矜的口气问,“怎么样,我这样很帅吧?”

    单舒咬牙切齿,捏紧拳头对着他吼了一句:“你在衣帽间折腾了大半天就穿成这样?立刻马上去给我换掉!穿打高尔夫的运动套装,昨天晚上不是给你找出来放好了吗?”

    宋荣瑾嘴巴一憋,想反驳,但是看单舒气到头顶冒烟的样子,只好乖乖垂下头回衣帽间,“好吧,那你要等我嗷,舒舒!”

    “快点给我滚去换衣服!”

    快被他气死了!

    三十几岁的人了,一个大公司的老总,脑子里成天想的是争风吃醋,单舒简直想把他的脑袋打爆!

    过了两分钟,宋荣瑾从衣帽间探出头来,“舒舒,我找不到裤子了。”说完怕单舒生气似的脑袋缩着。

    深吸一口气,单舒在心里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总觉得自己最近脾气好像变差了。

    走进衣帽间,看到宋荣瑾光着两条腿低头不自在的踮着脚。

    现在已经十二月中旬,即便是滨海这种南方城市,温度也已经下降很多,这样站着难免不会冷,单舒柔和了脸色,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一条裤子递给宋荣瑾,“今天有点冷,穿这条厚一点的灯芯绒裤。”

    宋荣瑾从后面抱住他,低头不言不语贴着他的脸,很是委屈的样子。

    单舒叹口气,拉开他的手,展开裤子让他自己穿,冷着脸问:“那件事你要一直跟我纠缠下去吗?”

    宋荣瑾低头安静穿上裤子,不回答。

    见状,单舒心里也不舒服起来,说出的话就有点重,道:“那我要怎么跟你算你的过去?若是以你的标准,我是不是——”

    不等他说完,宋荣瑾一把将他抱住,“我错了,舒舒!我就是担心,你,你对他——舒舒,我也会怕的。”

    单舒不是朝三暮四的性格,当年会答应和梁川在一起,一定是有心动过的。

    因此,宋荣瑾才会如此不安,他很清楚,如今他们这番情景,不过仰仗的是那十年的情份。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尽管单舒未曾表现出来,宋荣瑾也能感觉到,这段感情,他若是想要更多,怕是再没有了的。

    单舒抱住他的头,眼神深沉而复杂。

    他知道症结在哪里,可是那已经不是他们两个一起努力就能解开的。

    气氛有些凝重,在去温泉山庄的路上两个人话都不多,宋荣瑾固执的抱着单舒不撒手。

    单舒昨晚被他折腾了大半个晚上,睡眠不足,没什么精力再争吵,便就那样靠在他怀里补眠。

    到达酒店,白向羽和梁川已经提前入住,现在在人工湖那边划船。

    唐逸和简希送高尔夫球杆过来,这时正堵在路上还有半个小时才能到。

    宋荣瑾他们办理入住的时候在大厅碰到手牵手出门玩的宋荣简和许晏两人。

    这个温泉山庄地处偏僻,又是豪华会所,向来只有大公司办大型活动或者有钱人来玩,隐私保密也做得好,因此这两人敢明目张胆在人前亲密。

    看到他们,宋荣瑾将自己的证件交给单舒,叫住吓得想溜之大吉的宋荣简。

    “大,大哥——”

    宋荣简头皮发麻。

    虽然宋荣瑾早就已经默认他和许晏的关系,但也只是在不影响宋家和王家之间关系的前提下。

    “宋先生。”许晏反而表情坦荡自然,松开宋荣简的手,温顺向宋荣瑾打招呼。

    宋荣瑾看他一眼,示意宋荣简到大厅后面的小茶厅说话。

    宋荣简期期艾艾将高尔夫球袋拿下来交给许晏,叮嘱他:“等我。”

    许晏敷衍点点头,抬腿走向在柜台前办理入住的单舒。

    两个人走到小茶厅,等服务员给两人倒了一杯柠檬水之后,宋荣瑾才开口。

    “你跟他就这么着了?结婚之后也打算继续这么不清不楚的在一起?”

    宋荣简心虚的低下头喝水。

    他跟王家千金的婚礼定在明年三月,还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

    宋,王两家都很重视这次联姻,宋荣瑾虽然一直没怎么表态,对宋荣简这种和稀泥的态度却是看不惯的。

    问完之后,也没急着要宋荣简的回答,宋荣瑾用手指敲着桌面耐心等着。

    做了一会儿心里建设之后,宋荣简才抬头问,“大哥,你跟单舒和好了?”

    “嗯。”宋荣瑾不冷不热,地回答,显然并不打算让他蒙混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