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怕

    宋荣简入主宋氏集团董事会的事,家里人都暂时瞒着宋荣瑾的,单舒平日里不看经政新闻,于商场上的事更是一窍不通,因此不晓得宋家已经危机四伏。

    陪伴宋荣瑾的事,辛敏和宋宜显虽然没当着宋荣瑾的面给单舒难堪,私下里却多次劝说他要照顾宋晓的情绪。

    宋荣瑾苏醒后仍然在重症监护室呆了三四天才转到普通病房。

    身上的伤势虽已在好转,然而没个十天半个月的,身体仍是动弹不得。

    头部的撞伤,脑中的淤血,医生建议保守治疗,靠自身的代谢功能和药物化去淤血,不到万不得已不建议做开颅手术。

    因为如此,语言中枢被淤血压迫的宋荣瑾暂时无法再流畅说话,加上断掉的腿和身上其他地方的伤痛,一段时间内,情绪十分低落,一整天都不肯开口说话。

    宋晓肚子里的孩子,说是在宋荣瑾出事前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本来打算给他一个惊喜的。

    辛敏,宋宜显和宋晓几人商量后,决定暂时不告诉宋荣瑾,等他伤势有所恢复后再做打算。

    宋荣瑾的伤势恢复得慢,商场上的局势却是风云变幻,一天一个样,七八天的时间,宋氏集团的市值就蒸发了近千亿,不得不暂时停牌做整顿。

    宋晓和宋荣简忙着稳固在公司的位置和稳定公司上下的人心,这段时间只来看过宋荣瑾两三次。

    他们不来,单舒能稍微好过一点,不会有如坐针毡的感觉。

    目前的局面,只能用处境艰难几个字来形容,他已经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了。

    明天是圣诞节,单舒提前几天将病房布置得十分有圣诞气氛,另外在网上采购了一棵圣诞树来布置,挂上彩灯和其他小礼物之后,发现挂的东西不够多,于是到附近的超市去买挂件。

    回来的时候在花店买了一大束北美冬青,各色玫瑰和松枝来做圣诞花环。

    宋荣瑾心情不好,单舒希望能给他一个欢快的圣诞节。

    回到住院部,走进病房,发现有人在。

    却是刚刚从佣人口中得到宋荣瑾出车祸消息的宋老爷子赶了过来。

    单舒回来时,老爷子已经跟宋荣瑾和辛敏他们说完话,准备回老宅。

    在客厅看到提着东西的单舒,老爷子眉眼一竖,扭头责问辛敏,“他怎么在这里?”

    “哼!难怪晓晓不肯留在医院陪荣瑾。你们把这个人放在这里,让晓晓情何以堪?!”

    “简直荒唐!”

    “咳咳!咳咳!!”

    说完忍不住捂住嘴剧烈咳嗽起来,颤抖着抬手指单舒,“你,你也是,要不要脸?人家两夫妻孩子都有了,你还舔着脸在这里给人添堵!”

    单舒脸色微微一变,强硬回道:“我和荣瑾之间的事,轮不到你们说三道四!我跟你们没什么好说的,阿姨,我进去看荣瑾了。”

    “你——咳咳!”老爷子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脸涨得通红,恨恨骂起来:“我活了七八十岁,头一次见到脸皮这么厚的人!辛敏,你给我派人把他撵出去!只要我活着,他这辈子别想再进宋家的门。”

    “咚!”

    叫骂声太大,传到了病房里,看护宋荣瑾的护士连声安抚听到动静想起身的宋荣瑾,“先生,先生,您不能动!快躺回去,您现在还不能动!”

    单舒快步走进病房,放下手里的袋子,赶到宋荣瑾你身边,按住他强自撑起的身体,温柔安慰:“我没事,荣瑾,你别激动。”

    辛敏本来就不待见宋老爷子,见他不顾场合刺激病人,当下也没客气,冷着脸说:“荣瑾和单舒的事,我和宜显会看着办的。爸您不用操心,最近变天,你还是早点回家去吧。”

    见她不听自己的指挥,老爷子气得又是一阵咳嗽,边咳边骂她没家教,不孝顺。

    病房里,单舒坐下来和护士一起查看宋荣瑾身上的针头和药管有无松动。

    宋荣瑾胸口剧烈起伏,嘴唇哆嗦着想说什么,然而他中枢神经被压迫,情绪一激动,就说不出话来。

    怕他太过激动,伤到身体,单舒不得不俯身轻轻抱住他的头,贴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不怕,荣瑾,只要你好好的,别人说什么我都不会在意。”

    护士见他们贴在一起十分亲昵,不由得红了脸,整理好病床和仪器后便悄悄退出病房,将空间留给他们。

    宋荣瑾抬起完好的一只手,冰冷的手指抚摸单舒的嘴角,哆哆嗦嗦艰难吐出一个字:“……走!”

    单舒有些疑惑,抬起眼睛看他。

    宋荣瑾含泪用手无力地推他,断断续续道:“走……舒——舒——,你走,快走!”

    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推开自己,单舒温柔握住他的手,坚持道:“我不走!你也不能赶我走!我会生气的,荣瑾!”

    宋荣瑾眼神微微一缩,颤抖着的嘴唇顿了顿,迷茫而痛苦地看着单舒,“走——,你走!”

    他已经保护不了他了!

    必须让他远离如今危机四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