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可悲

    医生赶过来时,宋晓终是在辛敏的连翻安慰下,平静下来,身下也没再流血。

    经过几个小时的检查和治疗后,孩子暂时稳定了下来。

    等辛敏和其他医生护士离开后,靠在窗边,下午逗留在别墅没来得及离开的罗恩,将窗户推开一点,点了一支烟拿在手里,对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宋晓说:“作为这项研究的主要负责人,我想我有义务告诉你,宋晓。”

    宋晓脸色苍白如纸,扭头用无神的眼睛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罗恩将烟头伸出窗外抖落烟灰,迎着吹进窗的寒风,道:“这个孩子,是要你以生命为代价的。孩子现在还小,你还有机会重新考虑。”

    宋晓将手轻柔放在肚子上,平静说:“以男子之身,逆天而行,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不足为奇。没什么值得考虑的。”

    “宋荣瑾并不爱你,”罗恩深吸一口烟,对着窗口吐出烟雾,问:“这个孩子生下来,你会爱他吗?”

    问完,不等宋晓回答,罗恩好笑地哼了一声,“当然不会!你会恨他,宋晓!”

    “也许吧。不过,这也是代价之一,不是吗?”嘲笑着,宋晓再次看向沉醉吸着烟的罗恩,问:“你呢,为什么要让那个人为你生下孩子?他那么恨你,现在怕是痛不欲生吧?”

    罗恩偏头盯着宋晓看了一会儿,无所谓的耸耸肩,“你这么刺激我,并不会让自己感觉好受一点吧?这么多年朋友了,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会在意这些的人。”

    “况且,那个孩子,并不是我的。”

    宋晓怔住,“什么?”

    罗恩.戴尔勒,这个可怕的男人,费了那么大的力气,花了那么多时间,竟然——

    “宁,他不是会激烈反抗我的人。但是我知道,他宁死也不会愿意为我生孩子。所以,那个孩子,必须是他所爱之人的,这样才能控制他,不是吗?”

    罗恩这个人,残忍而冷静。

    宋晓突然觉得有些可笑,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不可遏制地笑了起来,“罗恩,我突然发现,我们两个都挺可怜的。”

    可怜,可悲,可恨!

    罗恩平静看着他,冷漠说:“你需要静养,最好不要太激动,太高兴,或者太悲伤,都不行。”

    宋晓立刻放下手,仿佛刚才短暂的情绪变化不存在一般,面无表情看着天花板,“我要休息了,请你离开。”

    罗恩将手里的烟头扔出窗外,“我走了,过两天再过来。”

    等他快走到门口,宋晓突然叫住他,“罗恩!”

    罗恩停下来,回头,“还有事?”

    宋晓想了想,问:“如果我的身体保不住这个孩子了,你们是否有别的方法补救?”

    笑了笑,罗恩打开门,“当然有,你如果想现在取出来都可以。”

    宋晓白着脸微微摇头,“我想再试试看。”

    孓然一身,这个孩子也许会是这个世界上与他唯一血脉相连的人,如果有可能,还是想靠自己生下来。

    “如果改变主意的话,随时告诉我。”挥了挥手,罗恩关上门离开。

    病房安静下来,宋晓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突然被敲响,然后轻轻推开,辛敏端着餐盘走进来,眼睛红肿着,显然刚刚才哭过。

    “妈妈——”宋晓挣扎着想起身,辛敏连忙制止,“别起来,就那样躺着。”

    “我煮了点易消化的夜宵,你晚上没吃饭,多少吃一点垫垫肚子。”

    放下餐盘,辛敏帮宋晓把病床升起来,然后把床尾的小餐桌固定在宋晓面前。

    宋晓并没有感觉到饿,也没什么胃口。

    见他一动不动,辛敏不得不开口劝,“不为你自己,为了孩子,你也得吃一点啊,晓晓。”

    宋晓这才拿起勺子,吃了两口后抬头看到辛敏眼神慈祥,温柔看着他。

    被那样的目光看着,宋晓羞愧低下头,“对不起,阿姨,让您跟着荣瑾吃苦。”

    说话间,潸然泪下,泪水滴答滴答掉落进碗里。

    辛敏怜惜叹口气,抽出纸巾帮他擦掉眼泪,“别哭,晓晓,身体会吃不消的。”

    “妈妈是过来人,知道你心里苦。别太逼自己了,啊。”

    宋晓微微摇头,“我——”

    辛敏拿起碗,接过他手里的勺子,慢慢喂他,“妈妈从小在大家庭长大,什么脏的,乱的,都是见过的。你想要什么,妈妈也知道。”

    说着停下来,再次帮宋晓擦眼泪,说:“你和荣瑾如今这样,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刚才在荣瑾那里,我已经劝过他。”

    “你安安心心养胎,婚礼的事妈妈会给你做主,不会让你再受委屈。”

    “至于单舒,他们缘分已尽,妈妈不会允许他们再纠缠下去的。”

    “谢谢妈妈。”

    宋晓似乎是相信的辛敏的话,吃完饭后躺下不久便睡着了,辛敏守在床畔,看着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