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品阁 > 历史军事 > 混在洪武当咸鱼 >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一个人的年夜饭(月票)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一个人的年夜饭(月票)

    秦德顺听到老朱后一句话,知道皇爷又开启不讲理模式了。

    兵部那群人敢耽误前线的军报?

    他们之所以没送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压根没收到前线的军报!

    老朱在说完这句话后,也知道自己过于苛责了。

    兵部都没收到军报,自己让他们送什么送,总不能让他们给自己编一个吧?

    只是一想到这个他就来气,想到那逆孙给自己送来的十封家更来气。

    写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千字文、出师表、琵琶行,他跑咱这儿做功课来啦?

    等那逆孙回来的,非得把他按床上好好打一顿出气!

    老朱又站在院里看了一会儿朱允熞,见朱允熞一直不搭理自己,他也就失望地摇摇头离开了。

    只是命人嘱咐郭慧妃,让郭慧妃替自己好生关心下这孩子。

    他已经在大孙的身上失误一次,可不想让大孙的遭遇在小孙子身上重演。

    老朱重新回到乾清宫,正好赶上太监给他送奏折。他随手拿起来一看,只见是各地布政使、州府上的贺岁折子。

    老朱本来没心情看这玩意,可是看到福建布政使的折子上,开头写了句祥瑞,他这才耐着性子看下去。

    其实老朱并不喜欢祥瑞,也曾几次下旨斥责下方官员,让他们务必以百姓为本,少整这些有的没的。

    他今天也想找茬斥责一番,可当他看到折子上的内容后,心里顿时激动起来。

    “张邀遢!”

    “终于看到张邋遢的消息了!“

    在福建布政使的奏折里,说当地冬日里冬雷震震,被炸出一个大坑。

    据当地路过的樵夫说,当天看到有一个须发皆白的邋遢老头,曾经站在那里招引雷霆。

    老者渡过雷劈后还赐给樵夫一粒丹药,樵夫吃下后当即百病全消,生龙活虎地跑回家,将这个事情告诉给老妻子。

    然后没多久,年过六十的老夫老妻,竟然怀孕了……

    老朱看罢这个奏折,提笔在上边写了句批语。

    “咱知道了!”

    “以后有张邋遢的消息第一时间上报!”

    老朱在处理完这封奏折后,再看其他人的奏折就不那么刺眼了。

    然而,让他惊喜的是,好几个布政使都上报当地有祥瑞,且提到有人看到须发洁白的邋遢老头。

    朱元璋一股脑将所有贺岁的奏折看了一遍,然后脸上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

    这是在造势啊!

    如果他猜得不错,张邋遢应该快进京了。

    老朱对于鬼神之说,本就半信半疑。什么时候信,什么时候不信,只取决于对自己有没有用。

    比如说,百姓传言他是真命天子他信,传言别人是真命天子,他就得带兵过去瞅一眼,看看这个真命天子真不真了。

    在老朱趴在御案上像开盲盒一般,寻找这张邋遢信息的时候,京城外梅山之上,两个道人打扮的老头,正对着漫山遍野的黑炭发呆。

    “这是梅山?”

    “梅山怎么没有梅?”

    两人的谈话,当即引起一个煤窑的煤工注意,笑着向两人解释道。

    “谁说梅山就一定有梅花儿哩?“

    “俺们这地界原来叫煤山,煤炭的煤。“

    “后来三皇孙说煤山不吉利,妨碍大明国运,就将煤山改为了梅花的梅。”

    “三皇孙也曾命人在山上种过梅花,只是还没种活哩,得明年春天看效果。“

    两人听到老煤工的话登时语塞,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梅山的名字竟然这么来的。

    “师兄,你于谶纬一道通,你来算算这煤山到底怎么妨碍大明国运了?”

    张邋遢闻言呵呵一笑,随即从袖子里摸出三枚铜钱,朝着天上

    扔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扔到第六次之时,天空突然响起一道惊雷,将他吓得赶忙抓过抛在空中的铜钱,领着张宇初就急匆匆下了山。

    “赶紧跑!”

    “打雷的时候在山上容易挨劈!”

    两人一直跑到山脚下,张宇初这才气喘吁吁地问道。

    “师兄,你说刚刚那雷会不会是……”

    张宇初说到这儿的时候,伸出手指了指天。

    张邋遢闻言暗暗点头道。

    “有可能!”

    “自古以来推算国运者都没好下场,老夫之所以能活这么久,就是从来不掺和皇朝更迭之事。”

    “皇帝这东西说来也怪,尤其是开国皇帝,最喜欢找人推算国运了。”

    “这东西还用推算吗?”

    “自古以来可曾见过千年的王朝?”

    张邋遢说到这里,从怀里掏出一本,扔给张宇初道。

    “你要是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