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品阁 > 恐怖灵异 > 心软 > 假斯文

假斯文

    四喜陪着万执吃完那碗面,把空碗送回自家厨房。

    客厅里,秦母正在和万执妈妈煲电话粥。

    等到四喜把碗洗了出来,转告说万执中午会过来吃饭,这通电话仍然没打完。

    秦母只笑着冲她摆摆手,又同电话那头说了句:“听到了吗?”老母亲眉毛挑得老高,一脸得意,“我做的饭对你们家万执来说还是有点吸引力的,一碗面吃得精光,中午又答应了过来吃饭。”

    四喜摇摇头,见这架势,便知这通电话还有的打。

    于是她索性从厨房里找出垃圾袋,先下楼去收拾了宣传栏那的垃圾,又特意叮嘱了阿婆千万不要让阿宝在那附近玩、小心遗漏的玻璃碎,这才重新上楼。

    秦母果然还在与老姐妹絮絮叨叨:“那这件事可答应不了你啊。”

    “我们四喜今年马上大四了,等开学还要和她同学一起去实习的,学校那边都说好了。什么闲着?……哎呀,你就怕累不死她啊。没良心的,你又不给工资。”

    四喜穿过客厅,径直进了自己房间。

    ……

    离吃午饭还有一段时间,四喜如旧在房间里温书。

    她不习惯开空调,盛夏也只一把吊扇在头顶有气无力地旋转,送来凉风熹微。

    秦母进来,美其名曰关心她课业,嘴里哼着热,却不急着走,只一把揽过女儿的肩膀,又一副打商量的语气:“我说四喜啊……”

    “嗯?”

    “我记得你小时候和隔壁万执玩得很好呀,”秦母道,“现在两个人还有话聊吧?”

    “……”四喜想了想,诚实道,“还可以。”

    “是吧?我就说你们俩玩得来,小时候万执就谁都不听,光听你的话呢,”秦母心虚得直咳嗽,“哎呀,其实也没别的。”

    “就你陈阿姨老跟我说,说万执现在可乖了。唯独就是一点,以前老不学习,现在上了高中,主科什么的有点跟不上……”

    秦母道:“你说请个家教吧,他不让,说不想让陌生人进房间。要是妈妈我过去监督他吧,又总感觉像是做长辈的给他压力一样,就怕他觉得我跟他妈妈联起手来盯他。”

    “这孩子其实也挺可怜,父母都不在身边,一个人孤零零回来读书……”

    都说到这份上了。

    饶是人再迟钝,也听出这话里有话。

    四喜叹了口气。

    “妈,你又答应阿姨什么了?”

    老母亲闻言,尴尬地笑了一声。

    手指不轻不重在她肩膀上捏了几下,秦母小声道:“哎呀……也没什么,就是细细粒呀……”

    *

    “你四喜姐已经点过头了。”

    “那你呢,万执,你觉得怎么样?家里多一个人一起温书,会不会不习惯?”

    饭桌上,万执正埋头吃饭,突然被开门见山问到想法,又不得不抬起头来,正对上秦母探究的眼神。

    他默然片刻,装作认真考虑,实则眼神却飘向旁边恨不得把脸埋进碗里的四喜。

    “不会啊,”末了,他说,“没有不习惯,我觉得挺好的。”

    “你觉得很好?”四喜听到意料之外的回答,一时惊得抬起头来,仿若见鬼似的盯住他。

    你不是最讨厌别人跟你共处一室?

    不是最讨厌别人碍你眼睛?

    “是很好,”万执见状,不紧不慢把话重复一遍,甚至又补充了个十分“自谦”的理由,“我在家确实容易分神,有个人监督挺好的。”

    四喜还想挣扎一下:“但是而且我们还是一男一女……”

    万执:“——如果你不嫌我太麻烦的话。”

    四喜:“……”

    四喜在自家老妈的注视之下:“……怎,怎么会。”

    如果说从前的万执是混世魔王,拳头说话,如今的万执却实在称得上一句进退有度,温文大方。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把她“苟延残喘”的借口堵回了嗓子眼,顺势占领道德高地。

    再说下去,倒显得她一个做姐姐的张口闭口“一男一女”是把关系想得太污浊。

    很显然,秦母也被万执这副落落大方的姿态唬住,连连点头,笑意盈盈。

    “哎呀,哪里的话?怎么会嫌麻烦?”说着,她又顺势拍拍女儿肩膀,“你们俩从小就玩得好,怎么现在这么见外了?”

    “我现在都还记得当初你们搬走,我家四喜难受了好久,好几天吃不下饭呢……”

    “妈,”四喜扶额,没敢看万执的表情,“没有那么夸……”

    那么夸张。

    最多也就是少吃了点——主要是万执当年走前特意来找她说的那番话,让她心情很是复杂。

    而这当然是不能对家长们讲的。

    于是,便阴差阳错造就了家长中“他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