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品阁 > 恐怖灵异 > 心软 > 山寨货

山寨货

    “没有。”

    十分钟后。

    四喜气喘吁吁,怀里抱着有她两个高的人字梯,艰难地将梯子从角落搬到窗台正下方。

    男人想帮忙也无法,只稀奇地“欸”了一声。

    两只手交叠在窗台边沿,下巴搁在手上,顿了顿,他又一本正经地问她:“真没有?你再仔细看看。”

    “……”四喜头也不抬,“没有。”

    她实在缺乏锻炼,搬个梯子也搬出一身汗。

    只能单手扶在梯子上,另一只手撑着腰大喘气,半晌,见他久久没个反应,才忍不住又开口问:“你……你,还要不要,下来了?”

    说到底她就不该滥好人病发作、听这家伙的鬼话。讲了半天,全是老掉牙的搭讪废话。

    偏偏这人似乎吃定她好心肠,一口一个“门不小心锁上了,我急着出来”、“不帮忙就只能跳下来、摔断腿的话拜托好心打个120”。

    她转身没走几步,最终还是心软掉了头,帮忙把之前准备校庆装潢、装修工人没来得及挪走的梯子搬到窗台下。

    “下来吧。”

    四喜两手扶稳梯子。男人灵活地钻出窗台,沿着梯子一路下。

    哪知刚好踩到最后两格、即将落地,负责教学楼安保的保安大叔却不知怎么听见声响出来看,一眼见到两人“鬼祟”身影,当即厉声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八成是把他俩当贼了。

    四喜被这声音吓得一抖擞,回过神来,转身便想解释——她心想自己理由正当,身份正规,哪里有解释不清楚的事?

    然而话未出口,右手已被牢牢拖住。

    男人一跃而下,顺脚便把梯子踹翻,可谓是“喝水全忘挖井人”。

    保安见状怒斥一声,赤手空拳来抓人。

    可怜四喜一个正儿八经的实习老师,还没混得脸熟,已经成了“在逃嫌犯”。

    刚才搬梯子的劳累劲儿尚未缓过来,又被拉着一路狂奔。若不是今天偷懒穿了平底的小白鞋,恐怕要如灰姑娘般跑掉只鞋来当罪证。

    “呼……呼,呼。”

    她跑得头晕目眩。

    好不容易甩脱“追兵”,前脚刚停下,后脚便又不受控地弯腰扶住膝盖大喘气。

    等到勉强能开口说话,甚至难得的来了脾气:“你拉着我,”她又委屈又愤怒,“拉我,跑干嘛?”

    “拉你跑干嘛?”

    男人一脸无辜,学她的样子手扶住膝盖,半弯下腰来,“帮你躲骂啊。你觉得刚那老伯不可怕?”

    “……我是这里的老师!”四喜道,“我,呼,我怕什么?”

    男人闻言,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不知想到什么,桃花眼又笑得粲然:“原来你是老师。不是我这种‘闲杂人等’。”

    “……?”

    这句“闲杂人等”却一下提醒了四喜。

    她忽然回过味来,自己刚才急着回会场,竟然连男人具体的身份来意都没问过,便直接答应了帮手。

    心惊之下,当即忍不住悄悄打量起面前人:没穿校服,没戴校徽,看起来不是城南的学生;

    但也不似正经人士的西装革履,反而只一身简单的白衬衫配浅灰色破洞牛仔裤打扮。

    衬衫扣子想当然地没扣到顶,借着弯腰的动作,一根白金链子掉了出来。

    四喜看到那挂坠上依稀是个蝴蝶的图案。

    却也没有太放心上,只扫过一眼,又抬头,看向男人的脸。

    ……长成这样,应该不至于是小偷吧?她心中怀疑。

    男人故意沉默许久任她打量。

    看她表情越来越凝重,却还是没忍住,被这不掩饰的情绪给逗笑。

    索性凑得更近些,他问她:“怎么,觉得我有鬼?”

    四喜没回答,只就坡下驴道:“你……是今天返校的校友?”

    “我这样子像吗?”男人却反问她,“优秀校友,不该都是穿西装打领带,上台就讲鸡汤大道理的吗。我这样子上去,恐怕要被赶下来。”

    “……”说得有那么点道理。

    但又颇有些故意卖关子的嫌疑。

    四喜皱眉,“那你是什么人,怎么被锁在男厕所里的?”

    “这就要问把我关起来的人了。”

    男人说:“不过救命恩人,我会记住你的。下次再来报恩。”

    他说着,手指微动,做了个“bye”的手势。

    下一秒,却忽然退后几步助跑,紧接着猛地一跃——

    两手撑住围墙墙垛,长腿一伸,整个人便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墙而过。

    四喜旁观全程亦看得傻眼,心想这还不算小偷的必备技能吗?

    无奈,等她理清这人废话连篇,实际一点信息没透漏,时机已然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