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裴执离开

    回到自己院子以后,姜梨又是看到三哥给自己的那堆东西,两个人时刻都待在一起,她留给三哥的回忆很多,裴执也留给了她很多回忆。

    如今寒水院,只有自己亲手种的那一株小梨树还在那儿。

    姜梨觉得,得给自己找些什么事情干才好,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

    她想起来,玉竹还是被自己关在柴房里面,到现在都还没有处置。

    有些事情也不能再拖下去了,尽早处理才好。

    打开柴房的那一刻,玉竹感受到了久违的光亮,她这一段时间一直被囚禁在这个里面,只感觉一颗心都快死了。

    同时心里没有害怕的很,她生怕大小姐发现自己的钱究竟是怎么样得来的,若是真被发现的话,这挽梨院肯定容不下自己了。

    姜梨看着躺在里面狼狈的人,嗤笑一声。

    其实她也搞不清楚,玉竹为何要对姜雪忠心耿耿,前世的时候,自己身边也从来不缺钱,那个时候自己把她当成唯一知心的人,但凡她朝自己要,自己从来没有不给的。

    可就是因为想获得更大的利益,她就背叛了自己。

    或者说不上背叛,因为一开始就不是自己的人。

    只是,当年他那样对自己自己还是对他很好,他难道心里就当真不会有半点而愧疚吗?

    玉竹听到笑声,反应过来是大小姐。

    急忙跪在地上磕头:“大小姐,我真的没有偷东西,不信你可以去查。”

    在偷东西和二小姐赏赐,他当然是选择第二种,而是第一种的话,自己可是被送往官府,活活打死的。

    她不想死——

    “那你的钱是怎么来的?”

    “小姐明鉴,之前我一直待在慕雪院里,我家中兄长母亲,时常找我拿钱。”

    “二小姐看我可怜,所以才上了这些钱给我。”

    “你说这些钱是她看你可怜上赐给你的?”

    玉竹跪在地上:“小姐,奴婢这话千真万确,绝不敢欺瞒大小姐。”

    好一个千真万确。

    姜梨唇角勾起笑来。

    三哥哥如今也去陛下身边了,自己也该好好将这院子里的人处理一番了。

    “我倒是不知道,姜雪平日里的赏钱这么多,既然这样的话,我现在就回禀祖母,将她院子里的钱折掉一半。”

    玉竹听到这话之后不敢说话。

    若是二小姐知道,是因为自己说了这番话之后,院子里的开销才减半,估计会把这件事怪到自己身上。

    姜梨却并不打算放过她:“玉竹,你觉得我这样处理好吗?”

    玉竹猛然又磕了几个头:“大小姐想的法子自然是最好的。”

    大小姐这是在逼着自己说这话,自己压根就没有办法说旁的话。

    姜梨又靠近了些,“你待在我这院子里,我实在是有些不忍心。我看你们主仆情深,我将你送回暮雪院,你觉得如何?”

    玉竹听到这话之后,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大小姐这是已经知道了两边的关系,所以故意跟自己说这些话。

    有成二小姐院子里开支减半,若是二小姐,真因为这件事情记恨自己了,自己又该如何自处?

    “如病如今已经跟着大小姐,就是大小姐身边的人,还请大小姐不要叫我送过去。”

    姜梨似乎是有些感慨着开口:“玉竹啊,你知道我最忌讳的是什么?”

    “奴婢不知。”

    姜梨听到这话靠近了些,一字一句敲打:“我最忌讳的,就是有异心的人。”

    玉竹听到这话之后,再也不敢抬头。

    ——

    暮雪院。

    姜雪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人,神色很冷。

    姜梨居然敢用这样的法子来羞辱自己,还想自己院子里的开支减半,实在过分的很。

    她想要去找母亲,可是,母亲一句话便将她堵了回来:“阿梨说了,我们家虽然富贵,但是也不能将赢钱花的那般随便。”

    “阿梨自己都愿意主动向院子里面的开支减半,你们俩都是为娘的女儿,自然是应该一同对待。”

    姜雪哪里还好再说什么。

    姜梨院子里的银钱压根都花不尽,裴执走的时候将那些东西全部留在她院子里,她自然是不需要什么银钱。

    可自己不一样,之前给玉竹的钱多,都是自己慢慢挤出来。

    玉竹在地上明显感受到,二小姐心情很是不好。

    正在这个时候,姜熹过来了。

    他也知道,姜雪平原的花销就比较大,如今将院子里的钱财减半,自然是有些短缺的。

    他也不知道母亲为何这般,自己家最多的就是钱,姑娘家家的,就是要富养才好。

    姜雪见姜熹过来,看着地上的人,最终挥了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