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两具尸体

    南城警局

    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并排躺在解剖台上。?爱?阅?读шшш.lσveyùedū.cōm

    沈微烟穿好防护服,戴好筒帽口罩,准备开始解剖。肖墨朗拿好相机侧坐在扶梯上,做好拍照姿势。而林子寅拿好纸笔准备做解剖记录。

    “体表取证取完了吗?”沈微烟微微抬眸。

    “取好了。”林子寅说道。

    “开始吧。”

    沈微烟年纪虽不大,下手却不带一点含糊,手术刀在她手里快狠准,一刀到位。她犹如是在切割一块豆腐般轻松,很快,男性尸体的胸腔便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他们眼前。

    虽戴了口罩,一股刺鼻的尸臭味仍直冲他们鼻腔。

    这股味道对于沈微烟和肖墨朗来说不算什么。

    但是林子寅只是偶尔来客串一下,难免有些反胃。他努力安抚住自己飞速跳动的心脏,苍白如雪的脸庞佯装镇静。

    “胸骨钳。”

    “沈姐,给。”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整整五个小时后,解剖室的门才打开。

    门外,陆卿尘已早早等着,看见他们出来,忙上前,“怎么样?”。

    “初步判断男人的死亡时间为一个星期前,死因是中毒,死者脑水肿严重,已形成脑疝,身体消瘦,两手握拳,口吐白沫,呼吸衰竭,肺部湿罗音,肝脾肿大,全身呈缺氧状态,肌肉紧绷,凝血功能障碍,全身身体散在性皮下及黏膜出血,不过具体毒素还要等化验报告。而女人的死亡时间就比较久远,根据死者腹腔脏器腐败程度,可以推断出为二个月左右,死因显而易见,就是溺亡。身上多处伤痕,均没有生活反应,是死后造成的。”

    “嗯。”陆卿尘眉心紧蹙。

    “死者身份确认了吗?”

    “痕检已经在进行DNA比对了,应该快出来了。”

    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令沈微烟精致的脸庞上出现浅浅疲倦。她揉了揉太阳穴,“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去休息会。”

    “嗯。”陆卿尘点点头,眼底闪过一瞬间的担忧,但是很快,这抹担忧便被他隐藏在了更深处。

    沈微烟又和肖墨朗交代了一下才转身离开。

    出警局大门时,时间已接近六点。夕阳已躲进地平线,夜色慢慢降临。

    沈微烟坐进车里,整个人才彻底松懈下来。长时间的站立使她的小腿有些许酸胀,她俯下身轻轻揉捏。

    这时,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她停下手里的动作,手机屏幕上“母亲大人”四个字赫然醒目。

    沈微烟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秦如鸢打她电话的意图,她忍不住犯了个白眼,不情愿的接起。

    “喂……”

    “烟烟呀,我跟你说,妈妈最近遇到了高中老朋友。她呀,嫁了南城市著名企业家陆博,生了个儿子,妈妈看过照片了,长得那是一表人才,高材生,在事业单位工作,前途一片光明。关键是人家这么好的家世背景,这么好的工作,人家还是单身呀,机会难得,我跟她约好了,下周日下午喝个下午茶,带上双方子女,你看来见一面怎么样呀?”秦如鸢说话都不带喘气,硬是没让沈微烟有插话的机会。

    沈微烟扁了扁嘴,又顺了口气才开口,“妈,我最近没有时间。”

    “啊?你说什么?妈妈这边信号不好……”

    “我说我最近没有时间……”

    “哦,有时间的呀,那就这么说好了,到时候妈妈把位置发你,你要准时来呀。”

    “……”

    沈微烟唇角抽搐了两下,敢情这个女人是压根不在意她的回答,早已替她做了主,这个电话也不过是来通知她一下而已。

    唉……

    沈微烟其实年纪不大,二十七而已,在她的思想里,她并没有恋爱结婚的打算。只不过南城这个地方并不大,老太太们聚集在一起,无非就是聊些你女儿多大了呀,结婚了没,孙子孙女有了没之类的话题。

    因为沈微烟的原因,秦如鸢在一众女人中说不上话。自此,就开启了催婚道路。

    沈微烟哀怨地叹了口气,按下启动键,车子朝外环方向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