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铜陵村

    下午四点。(爱_阅_读www.loveyuedu.com)

    天边余晖映照,村落花香鸟袅,原本寂静安逸,是如此美好的景色,却被震耳的警笛声打破。

    铜陵村保留着古时淳朴的气息,房屋是标志性的徽派建筑风格,三三两两坐落在一起。村中石板小路蜿蜒曲折,穿梭在各个角落。

    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只剩一些老人与孩童留守村落。这个时间,村里的老人聚集在一起,扯扯家常。而孩童则会在村西的小沙滩玩耍。

    五辆警车抵达铜陵村口前迅速拉灭警笛。警员自觉分成几路,朝着不同的方向寻找谢景的踪迹。

    听到动静,老人会好事地探头观望,看到警服时,心里不禁感到诧异。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疏散了。

    陆卿尘反手站在村口来回审视了一圈。

    “你觉得他还在这里吗?”沈微烟从车上下来,站到他身边问道。

    “铜陵村地处南郊,二面环山,一面环海,谢景逃到这里相当于自己钻进了一个牢笼,就算他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在几个小时的时间内攀爬过任何一座山峰。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搜查铜陵村的每一处地方,将这个兔崽子找出来。”

    “嗯。”沈微烟表示赞同。

    “你留在车里,我去看看。”

    “唉……凭什么呀?”

    “谢景这个人非常危险,不是你一个女人可以对付的,再者,你……头上还有伤,要多休息。”说这话的时候,陆卿尘往她脸上瞥了一眼,随后又像是如负释重般吐出一口气。

    头上有伤…这么傻缺的借口都被陆卿尘拿出来当挡箭牌了。

    沈微烟摸了摸额头的小伤口,经过几天的洗礼,伤口已经结痂,横贯脸颊的血痕也渐渐淡去,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她这点小伤。

    沈微烟扣着手,睨视了眼,心里盘算着小九九。

    陆卿尘故意低沉地咳了下,也没出声,就是又朝着警车指了指。

    得了,这还得亲眼见着她上车才离开。

    汗……

    好不容易跟着来出个现场,还被某人限制了人生自由,整得她跟个三级残废一样。好歹她是医学院出生的高材生,如果遇见坏人了不能说打赢对方,使用医学知识自保不成问题。

    沈微烟心里百般不愿,在陆卿尘身后用眼刀飕飕地砍了他几十刀,敢怒不敢言。

    一屁股坐回车里,同样是留守儿童的小张坐在驾驶座冲她打招呼。

    “沈姐,我说老大不会让你去的吧,你还不信。”

    沈微烟瞪他一眼,恹恹地说,“闭嘴。”

    回头她必须去办个跆拳道兴趣班,好好学上点功夫,看他还敢不敢让她继续做留守儿童!

    ……

    铜陵村西北方向,一幢废弃的小型作坊隐在茂盛的杂草丛中。

    二楼西侧窗户,一个黑色身影躲在帘子后侧,探出小半个脑袋,小心翼翼地从窗户里观察窗外四周的情况。

    在小作坊前方不到一百米的三岔路口,林子寅与陆卿尘汇合。

    两人相交了个眼色,林子寅无奈摇摇头。

    又过了一会,好几个警员也过来了,一样是摇头。

    几个人又好似讨论了什么,两个警员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开了,陆卿尘与林子寅朝着小作坊走来。

    看见他们,窗户后的身影快速隐进了黑暗里。

    谢景从随身背包里抽出一把长刀握在手里,轻手轻脚躲到门后。

    陆卿尘带头沿着杂草丛生之中一条模糊不清的石板小路缓慢向前摸索。

    视线瞥见较长的几枝野草被折断,又有一些有踩踏的痕迹,直觉告诉他,谢景就在这间小作坊里。

    用眼神示意林子寅做好持枪防备,继续向前行进。

    殊不知,不远处的身后,一抹白色身影暗落落地躲在草丛里,跟着他们一点一点往前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