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怎么受伤的

    南城第一医院住院部总共有二十楼,医院顶楼是vip病房,病房里设备齐全,应有尽有。爱阅读

    陆卿尘带头,一众人跟着来到二十楼。

    一进门,便有小护士出门相迎。

    这安排不禁令秦如鸢和沈溪南眼前一亮,两人面面相觑,目光在空气中交织。

    沈微烟的病房朝南,进门望去是一整面墙的落地窗户,此时窗外阳光明媚,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顿时房间暖暖洋洋。

    病房正中摆着电动升降床,床上摆放干净整洁的纯白色床品,床头柜上白色郁金香散发出淡淡清香,正对着病床的原木色电视背景墙上“祝您早日康复”几个大字赫然醒目。

    沈微烟抿抿唇,这个病房,价格应该不便宜吧……按照陆卿尘一个普通工薪族,这住院费怕是需要他大半个月的工资。

    沈微烟觉着自己不能让陆卿尘破费,毕竟自己受伤也不是他的错,刚想上前与他商量一下,脚还没跨出去,就被秦如鸢推搡着上了病床上。

    “妈,我说了我没事的。”

    “怎么没事,既然都来了医院了,你就给我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等康复了就给我去把工作辞了。”

    “妈!”沈微烟一声低吼,狠狠甩了个白眼过去。

    “怎么?现在翅膀硬了,连你妈的话也不听了吧?”秦如鸢说话同时,手里却没停下动作,接过陆卿尘递来的白粥喂到沈微烟嘴边,“还没吃东西吧,快吃点。”

    “我自己来就好。”沈微烟从秦如鸢手里抢过白粥,连喝了好几口,不得不说,她还真饿了。

    “陆队,过来坐。”沈溪南坐在靠窗的沙发上,喝着护士小姐递来的茶水,拍了拍自己身边向陆卿尘招招手。

    陆卿尘从进病房到现在,一直守在一旁没说话,视线时不时瞥向沈微烟,看到她脖颈间的白纱布上又染上了点点血痕,眉心便又皱了起来。

    这一切,沈溪南都是看在眼里的。

    “陆队,我们家烟烟平时麻烦你照拂了。”沈溪南抿了一口清茶,茶香四溢,是好茶。

    “伯父言重了,大家都是同事,互相照顾是应该的。”

    陆卿尘削了两个苹果,又把它切成小片装在盘里,沈溪南面前摆了一份,给沈微烟也送了一份。

    “陆队长啊,我们家烟烟这次是怎么受伤的?”好像到现在,秦如鸢才想起这个问题,先前和南城警局的电话里,对方也不过只是告知了受伤的结果,并未告知原因。

    “妈……”沈微烟心里一阵慌乱,原因不能让她知道。

    “别插话,我在和陆队长说话呢。”秦如鸢往沈微烟嘴里塞了一块苹果,堵住了她的嘴。

    “唔唔……”

    沈微烟还想要挣扎,无奈秦如鸢像是听不见她的声音,直接丢下她走到了陆卿尘身边坐下她,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陆卿尘。

    也不知陆卿尘瞧没瞧见,沈微烟心里忐忑不安,万一让他给说出来了,那自己的法医生涯真真是彻底结束了。

    “伯母,微烟这次受伤……”

    沈微烟心里嘎登一沉,完蛋,看来陆卿尘是没有领会到她的眼神。

    “其实……”

    “沈微烟,挂水了。”护士小姐推开门,身后跟了一辆治疗车,车上摆了一个治疗盘,她治疗盘里拿出一袋液体挂到输液架上,“是沈微烟吗?”

    “是。”

    沈微烟松了一口气,感谢护士小姐姐及时出现解救了她。

    看她如负释重的表情,陆卿尘把头扭到一旁,嘴角勾勒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她的小心思他早已知晓,如果是护士不进来,他也是会打马虎眼糊弄过去的。

    在针头刺进沈微烟手背上的那一刻秦如鸢悻悻走开,那细长锋利的穿刺针令她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恐针恐了这么多年,依旧见不得这画面。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秦如鸢和沈溪南出去了之后就没有回来,沈微烟看着吊水慢慢从手背进入自己体内。看的时间久了,双眼便有些疲乏。

    陆卿尘不知又从哪里变出了一些零嘴,一股脑全放在了沈微烟眼前,“想来你应该觉得无聊,给你备了些小零食解解馋打发时间。”

    “陆队……”沈微烟抬起头仰望他,双眼闪烁盈盈泪光,“太阳都没有你暖。”

    “我这么暖,你要不要考虑和我一起暖和。”陆卿尘峰眉轻挑,拆了一包奶油味核桃仁递给沈微烟。

    沈微烟砸巴着嘴,倒了一捧核桃仁入嘴,含糊不清地说,“陆队,我不冷……”

    陆卿尘又往她嘴里塞了一块白巧克力,“那就甜一下好了。”

    “呜呜……”沈微烟鼓囔着腮帮,艰难咀嚼满嘴小零食。

    也就在这时,被沈微烟扔在在沙发上的手机不安分地震动起来,从陆卿尘的角度看去,恰巧能看到手机屏幕上肖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