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新案子

    沈微烟看着眼前满满一盘菜肴,忍不住吞了两口唾沫,陆卿尘未免也太看得起她了,让她把这些都吃完,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爱阅读Шшш.LOVEYUEDU.?Om)

    她扯了扯嘴角,从盘子中叉出一块三文鱼放进嘴里,细细咀嚼。

    “陆队,你为什么会来当刑警?”

    陆卿尘手里的动作稍有停顿,继而将切好的牛排推到沈微烟面前,“大概……是梦想吧,我从小就觉得刑警是个很帅的职业。”

    梦想这种东西,沈微烟一直觉得如同虚影,成年人的世界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你有梦想,首先前提必须是你要多金,梦想是建立在金钱之上的。

    就她而言,梦想想想就好,而陆卿尘却可以实现。

    吃完饭,陆卿尘开车送她回家,依旧是那辆黑色林肯,沈微烟此前竟从未注意过,一个刑警队长为什么会开的起林肯……现在终于明白了。

    ……

    林子寅远远见到陆卿尘的车开进警局车库,小跑过来,“陆队。”

    “谢景可以接受调查了?”陆卿尘眉心紧蹙,脚步急促地向局里走去。

    “不是……刚刚接到萍乡警务室的电话……”

    林子寅话还没说完,陆卿尘就感觉自己的左眼睑连着抽动了好几下,“有新案子?”

    “有个果农在自家麦田里发现一具女尸。”

    陆卿尘脚步没停,穿过走廊走进办公室,抓起披在椅背上的外套往身上一套,“准备一下,去现场。”

    “是!”

    集合那会,陆卿尘在警局大厅就瞧见沈微烟那辆红色吉普车停在显眼的地方。

    他皱眉,“谁叫的沈法医?”

    “好像是肖墨朗……”林子寅说的心虚,声音很轻。

    陆卿尘没说话,只是表情不太好,走到沈微烟的车边敲了两下车窗。

    车窗摇下,沈微烟咧着一张嘴,白色泡泡裙已然换下,只是脸上精致的妆容还在,她摘下墨镜,抬起眼睑看向陆卿尘,“陆队,走吧。”

    陆卿尘依旧皱着眉头,拉开她的车门,一把把她拽下车,“你伤还没好,去干嘛,让肖墨朗去就可以了。”

    “那可不行,小朗刚来没多久,经验不足,可能会漏掉许多细微的线索。”

    陆卿尘沉默了一会,继而松开钳制住沈微烟的手,将她往自己车上一推,“坐我的车。”

    沈微烟也没多争辩,乖乖在副驾驶位坐好。

    站在一边看戏的几人也跟着爬进去,静悄悄坐在后排。

    陆卿尘开的很快,没过多久就到了萍乡警务室,没多作休息便随着当地警员去案发现场。

    现场已经被警戒线围起来,一具被斩了头的尸体以奇怪的姿势横在泥地里,手脚都被拧断,旋转180度向四个方向延伸,两只手掌心各被利刃雕刻出爱心的形状,尸体身上穿着红色纱裙,腰间却栓了一条与整体搭配不合适的超宽皮带。

    沈微烟挎着勘探箱走近,在被斩首的头端半蹲身子。

    断面以极度不平整的形态呈现,参差不齐,好几处像是被野兽啃咬过一般,有好几个大的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