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收利息

    走的时候还顺便把张婶子家里的扫帚给顺了过来,家里那扫帚,可怜的都只剩下个帚了,那扫地就跟打高尔夫差不多,没点技术还不是一般人能做的。(爱_阅_读www.loveyuedu.com)

    苏羽安手里提着鸡右手拿着刀和棍子,安竹鱼抱着没把的篮子里面装满了食物,这下好了几天的吃食都不用愁了。

    苏羽安时不时的撇一眼那孩子,还是觉得干巴巴的有些渗人,这能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

    “竹鱼,估摸着这母鸡一天能下个蛋,你弄成蛋羹给苏幸吃,别把孩子给养死了”。

    安竹鱼背着孩子抱着篮子乖乖的点点头,今天的妻主怎么那么不一样不可思议呢。

    虽然不知道这孩子是不是自己的,但是她不怎么在意,她父亲母亲有就和没有没什么区别。

    只不过她从小到大没养活过什么玩意,不管是植物还是动物只要是她多看一眼都嗝屁,人送外号a灭霸。

    所以这孩子可别指望她,指望她那就真的是人来世间走,不留片迹踪。

    苏羽安和安竹鱼先回了自己的破屋子,然后把东西放好,把鸡关着,划去张婶子这一家,又接着下一家去了。

    下一家李家,苏羽安拿着刀棍走上门丝毫不讲道理,上门先在别人门上砍几刀示威,接下来十分的顺利,所有的东西都连本带利要回来了。

    划去最后一个名字,看着屋子里面垒成小山丘一样的粮食,苏羽安舒了一口气终于不用饿肚子了。

    安竹鱼有些支支吾吾的:“妻主~还有一个……”。

    苏羽安闭上眼睛先休息一个回合,等着竹鱼把话往下面说。

    不过竹鱼却没有了后音,一睁眼人躺在了地上,吓的苏羽安赶紧的把孩子解开,把孩子抱回屋子的地上去爬去,又赶紧的把竹鱼抱到床上去掐人中。

    过了好一会才醒过来,苏羽安着急道:“竹鱼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竹鱼看着妻主为自己着急的样子有些感动,妻主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但是下一秒就发现自己的孩子不见了,神情变得慌乱了起来:“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呢”。

    苏羽安往一个角落里面指了指,孩子在那啃玉米梗子呢。

    苏羽安让竹鱼好好的躺着:“你别动我去找大夫给你看看”。

    苏羽安刚要走却被竹鱼拉住了:“妻主竹鱼没事,咱们家没钱别去了”。

    苏羽安一个巴掌拍开了竹鱼的手:“钱不钱的再说,小命要紧”。

    然后就急匆匆的去找大夫了,家里居然一分钱都没有,她记得是有钱的啊,可是记忆模模糊糊。

    苏羽安把大夫给拎了过来,大夫查看了一番,又摁了摁竹鱼的肚子。

    “这是营养不良,进食不畅,再加上后不利,多吃些有营养的就好了”。

    苏羽安赶紧的谢过了大夫。

    至于诊费苏羽安肯定是拿不出手的:“大夫我手头紧,诊费能不能先欠着,要不然你拿点东西走替了那诊费?”。

    苏羽安指着那要回来的一堆战利品,大夫看着这破房子还不如自己家的厕所,今天算她倒霉了:“你拿些东西给我吧”。

    苏羽安赶紧笑嘻嘻的装了好几个红薯给大夫。

    大夫走后竹鱼才支支吾吾的把话说完整:“村头那王地主,向妻主您借过几两银子”。

    竹鱼说的好听是借,其实就是从苏羽安手里抢的,但是苏羽安怂货,半句话都不敢坑一声。

    听到有银子收苏羽安来精神了:“好嘞!让姐姐我在日落之前干完最后一票”。

    竹鱼也起身要跟着去,被苏羽安一把摁下了,把孩子丢给了竹鱼。

    “把自己和孩子喂饱,等我归来,颇有一番将军上战场的味道”。

    地主这东西有钱又有势,肯定也是一个蛮横的主,不好对付啊。

    不过苏羽安可不怕,她虽然是混混堆里面的一股清流,但是她可也是混成了混混堆都不敢惹的人,凭的就是不怕死的精神。

    于是上了个更狠的,直接拿了把刚刚缴获的斧头上战场。

    她倒是不怕到时候人家报官,就这犄角旮旯就算是出人命了人家官府也懒得管,先且不说她们理亏,还不一定找得到官府在哪里呢。

    苏羽安来到了地主家的大门前,不愧是地主家这院子修的还真不错,等她发达了也要修一个那么大的。

    不过那都是常用的事了,现在首先的是讨回她的钱。

    于是拿着斧子就开始敲门,地主家还有两个下人呢,是下人来开的门,看到苏羽安气势汹汹的拿着斧头要砍人吓坏了。

    连忙往里屋跑:“夫人~夫人~不好了,有人拿斧子砍人”。

    地主婆一听到有人居然嚣张到她家里来了,简直是活腻了,连忙拿了一把菜刀就出来了,一看到苏羽安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