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为父则刚

    一群混混注意到了桥底下一个带着孩子落单的男人,于是开始了图谋不轨。「?爱阅读m.」

    竹鱼看着眼前来者不善:“你们想要干嘛?我妻主就要来接我了,她不会放过你们的”。

    一个带头的歪嘴斜笑:“哟,一个瘸子带个娃还挺会唬人的啊,你怕是被丢了吧,哈哈哈哈”。

    竹鱼一想到妻主,自从他嫁过来还从来都没有对自己这么好过,如此反常该不会真的是……

    在着妻主都这么久还没有来找自己,一想到这里竹鱼瞬间觉得世界的绝望了,妻主不要自己了。

    那几个混混看着这男人手里还抱着一个干巴巴的孩子瞬间玩性大发,就要抢孩子。

    “哟~这娃娃的脑袋挺大当球踢倒是不错,来给姐姐我玩一玩”。

    说罢便就要伸手去抢,动他,他都没有想过怎么样只是一昧的躲避,但是要是抢他的孩子,瞬间竹鱼就怒了。

    本来弱鸡鸡的一个菜鸡,瞬间就变了,眼神变得极其的凶狠:“你们谁也别想动我的孩子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一个男人的危险就像是一场笑话,几个女人不足为惧,接着开始上手了。

    但是下一秒之后立马就发出来了惨叫的声音,竹鱼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一只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拿着石头拼命的挥舞,一手一个准,把这几个女人砸的头破血流。

    苏羽安听到竹鱼的惨叫的声音飞快的跑过来,还没有跑到一半,那些女人就突然转过头来,一个个的血流的面目全非,向着苏羽安的方向跑过来。

    苏羽安想到了釜山行里面的丧尸,而竹鱼还在闭上眼睛一边叫一边乱挥。

    苏羽安连忙的跑过去,一把抓住了竹鱼的手腕,抢了竹鱼手里沾满了鲜血的石头。

    她一直以为竹鱼是一个弱鸡鸡的男人,却没想到是一个隐藏的王者。

    “好了好了,别砸了,她们跑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是我”。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竹鱼才睁开眼睛,看见是妻主立即抱着孩子嚎啕大哭了起来。

    “你哪去了,差点我和孩子就没了”。

    苏羽安连连安抚,抱过孩子,也有些歉意,她哪里能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明目张胆的图谋不轨,并且还是在一个人流量这么大的地方。

    让苏羽安觉得不寒而栗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

    苏羽安继续抱着孩子,背着竹鱼前进:“我找到院子里,我们以后就住那里”。

    这女人背男人可是大忌讳,一路上都有人对苏羽安指指点点,偷着骂这背着男人的女人是个窝囊废,又骂在背上的竹鱼是个不知廉耻的男人。

    竹鱼听到之后要下来,但是被苏羽安狠狠地威胁了一顿:“下来可以啊,你要是跟不上我你就自生自灭去吧”。

    然后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苏羽安来到了卖鞋子的老爷爷这里,让老爷子给拿两双合适竹鱼的鞋。

    竹鱼那脚都烂的不忍直视了,因为平时本来就没有鞋子穿,又要上山打柴,所以经常会割破脚皮,又没有药,许多地方流脓,还有一股恶臭味。

    那老爷子都不敢碰竹鱼的脚,只能大概的笔画了两下,挑了两双合适的给苏羽安。

    竹鱼不感动是假的,因为妻主从来都没有对自己好过,就这么一点点的小事已经足够让竹鱼感动好久了。

    苏羽安把竹鱼和孩子背回了院子里面,就又要出去了,看着手里不到一两的钱,想想该怎么用。

    竹鱼的衣服实在是太破烂了,哪哪都遮不住,带出去都丢人,苏羽安也想给自己买双合脚的鞋,但是想了想还是去扯了两批最便宜的布,然后买了些针线,又去粮食铺子里面买了四斤玉米碎子回来钱就一分不剩了。

    苏羽安把这些东西丢给竹鱼:“你看看你穿的个什么样子,抽空给自己做两身能看得过去的衣服,别丢我的人”。

    虽然妻主说话不好听,但是竹鱼拿着这两批布料摸了又摸,觉得珍贵的很。

    妻主真的变了。

    苏羽安则在苦恼要找个什么活儿来养活自己。

    坐着也不是办法不如就先出去转转吧,看看哪里有没有要招工的。

    出去转了一圈,苦力活砍木头她干不来,智力活,账房先生,她也不行,店小二要求热情开朗,友善好客,她也不行。

    苏羽安颓废的蹲坐在地上,突然一双手丢了两个铜板下来。

    苏羽安穿的破烂,经历过昨天的事情之后还没收拾自己居然被误认为了乞丐。

    苏羽安拿着这两个铜板揣摩,就坐着什么都不用干,想放假就放假就能有钱,这也实在是太爽了吧。

    苏羽安决定了,做乞丐也不错。

    苏羽安拿着这两个铜钱去买了一个碗过来,然后磕破了一个边,开始了在路边的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