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顾茅庐

    培黎:“我可是经过了重重困难,翻山越海,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向你奔赴而来的,安儿你就如此忍心弃我于门外?”。Шww.l○ve?ueDu.С〇М

    苏羽安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拿着扫帚开始赶人:“奔赴你个踹踹,我没说你是跟踪狂都不错了,你还私闯民宅”。

    苏羽安截着培黎的腰想要把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丢出去,培黎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一根柱子死都不松手。

    “你不答应别想赶我走,我一定会用我的真心打动你的”。

    苏羽安和培黎就这么僵持了半个时辰,竹鱼照顾完孩子,巴巴的端着水跑过来一边给苏羽安擦汗一边喂水:“妻主喝水,妻主饿吗?”。

    培黎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苏羽安一边有人伺候喂水喂饭的,还睁着眼睛瞪她,但是培黎也不服输,她今天为了东派的未来一定要坚持到底。

    上次谁说家有公老虎,她还要跪搓衣板的,这要是公老虎那天下别的男人那都是恶鬼了。

    两个人继续僵持,到最后还是苏羽安率先放弃了,来硬的不行那就讲道理:“培黎啊,这也不能凭你一个人的意愿是不是,这是一个帮派得大家说了算”。

    一听到这里培黎更加的有精神了:“大家肯定都同意,就算是有不同意的那也得少数服从多数”。

    苏羽安:“那你的意思就是,还有人不听话咯,一个帮主说话都没威信,那也不过如此,我不去”。

    培黎:“……”。

    到最后培黎还是负了自己说的话,培风把培黎拧回去的。

    培风从进门开始自始至终都是阴着一张脸,但是与苏羽安配合的却是相当的默契。

    培风一根一根的掰开自家大姐的手指头,然后把她扛在肩膀上扛回去了。

    竹鱼还在门口送了送两位妻主的朋友:“有空常常过来玩啊”。

    苏羽安直接一把把竹鱼拉了进来,戳着这个笨蛋的脑门:“还常常过来玩,来什么来,以后再来关门放屁,熏死她们”。

    竹鱼:“是!妻主……”。

    “……要是放不出怎么办?……”。

    苏羽安:“……”。

    培黎连休养生息都没有,第二天一大早苏羽安还没有起床去蹲街就又来了还带着丐帮的各位姐妹们。

    培黎一脸春风:“早上好啊妹妹,好久不见甚是想念,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培黎招待所有的乞丐:“大家别不好意思,这她就是咱们的大姐了,大姐的家就是咱们的家,大家别客气,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该干嘛干嘛”。

    这些人果然是不客气,直接屁股一坐没把自己当外人就吃着苏羽安没吃完的饭。

    竹鱼眼尖见状就要去拿过那乞丐的碗,家里吃的本来就不多,那是妻主的妻主都还没吃饱呢。

    只见那乞丐摇了摇手:“姐夫不用你帮我打饭,我自己来就好了,这点哪够吃,我们自己做”。

    这群乞丐还真不客气,自己烤红薯煮粥做起饭来了。

    苏羽安发誓培黎这个人绝对是故意的。

    培黎就笑着不说话,这是在逼苏羽安就范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