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误诊

    苏羽安把珠子吞下去了,安雅楠风紧紧的盯着新徒儿的脸企图看出一点点的变化。

    “感觉怎么样?飘飘欲仙吗?还是体内有一股洪荒之力”。

    闭上眼睛感受良久她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一样的地方:“没有”。

    安雅楠风一拍手掌,那太好了,那说明你的吸收能力不错啊。

    接着安雅楠风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慈天瞳,走过去左右翻动。

    接着从怀里掏出来了一个不知名的小瓷瓶,然后再倒出来了一个不知名的小药丸子,喂进去了。

    对着慈天目说道:“好了,死不了了”。

    慈天目的心里此时有众多的疑问想要问祭祀也就是但是现在有外人在场不好怎么开口。

    苏羽安自己还得消化消化状态,这里不就是男女反转的国度吗?还有神秘力量和妖魔鬼怪?

    不过先还是把慈天目这一行人给安置了,大院子里只有大通铺,唯一的两间小屋子一间是二当家的,一间是培风的。

    培风是想都不用想是不会同意的,但是培黎还是比较好说话,只是一个快死了的人了,还要给人家搬出去有些说不过去。

    但是这晕过去的人是个男子,思来想去只能委屈培黎了,搬到培风的屋子里面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培黎正在修改自己的第九百九十九版遗书,屋门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砰砰砰!“培黎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是苏羽安的声音。

    培黎现在开口都是十分的艰难了总觉得自己的喉咙生锈了:“进来”。

    一同进来的还有慈天目慈天瞳削木和跟在最后面凑热闹的安雅楠风。

    培黎看着这些新面孔不禁感叹,当今女皇不仁,丐帮这个东西人丁少则世道盛,世道衰则遍地都是帮中人。

    培黎艰难的咳嗽了两声,苏羽安都直接的把慈天瞳抬进来了,培黎也不好不挪窝吧。

    苏羽安:“培黎我想请你挪个窝和培风一起睡去,反正你时日无多了正好你们俩好好的相处相处”。

    想到自己时日无多了培黎就眼神暗淡,她还不想死。

    安雅楠风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身强力壮却衣服意志消沉虚弥之态,手指掐算了一番,怎么着也不是快死了的人,明明是个长命之相。

    走上前去一脚把培黎从床上踢下来了:“年轻力壮躺什么床上,下去”。

    苏羽安懵逼了,培黎也懵逼了怒火攻心顿时也忘了自己是唠病晚期:“我有病啊!我都快病死了,我唠病,你还踢我,你是不是人啊”。

    安雅楠风万般嫌弃的霸道总裁式的捏住培黎的下巴:“女人!别动,让我仔细的看看你”。

    接着说出来了培黎的病症:“你是不是时常瞌睡还咳出血来?”。

    培黎点点头。

    安雅楠风似毫不客气的捏住下巴把培黎丢出了屋子外面:“那很好,你可以滚出去了”。

    “做人多讲讲卫生,那喉咙里面卡的痰都不知道是什么年份的了,牙结石都能当子弹,不牙龈出血才怪”。

    培黎瞪大眼睛不可置信:“???我身体没病??”。

    安雅楠风:“你身体当然没病,你是脑子有病”。

    自己突然受到这么一个好消息培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那个庸医算账,天知道她的遗书有多难些,改来改去都不得劲。

    一气之下就把遗书都一把火烧了,然后气冲冲的带着几十个妹子去找那庸医算账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