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营救计划

    竹鱼得到了春雨的话之后就马上回来告诉妻主了,妻主向来威武,自从从村子里面的人手里要回自己家的东西后妻主在他心里的形象瞬间就变得高大了起来。???

    往日里挨打挨骂受气的事情瞬间被抛到脑子后面去了,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脑子不记事。

    苏羽安也开始了营救计划,简单粗暴那就是让竹鱼明天再去给他母亲送点酒菜过去,放点迷药里面,晕倒了安春雨到了她们这就好说了。

    至于这迷药的出处自然是出自安雅楠风的手里,她本来是打算趁机弄晕苏羽安给扛回去山谷修炼的。

    不过安雅楠风凑热闹,这种事情自然不能少了她。

    再加上一个不省事的洪山也抱着竹鱼的孩子去凑热闹去。

    安雅楠风算了算苏羽安就算是她不强求最后苏羽安也会答应的,毕竟生活总是千变万化。

    第二天的时候竹鱼又拿着酒肉来了。

    虽然是干坏事,但是竹鱼心里稳得一批:“娘,这酒肉是孝敬您的,让我再和弟弟说些体己话吧”。

    竹鱼的母亲看见这酒肉口水都流出来了,脸上都是馋欲:“算你孝顺,不过我好歹也把你养大了这都是应该的,你去教育教育你弟弟,教教她怎么孝顺自己娘”。

    竹鱼低头小心翼翼的回答点点头:“知道的,娘”。

    心里却已经诅咒了几百遍了,孝敬你个头就你个当娘的也配,要不是妻主放迷药我就放砒霜了,死了一了百了别祸害我和我弟。

    竹鱼和春雨基本上都是靠父亲养大的,母亲从来都没有管过他们,甚至是还想拉酒肉朋友进家里来让他们做那种营生。

    还好父亲和母亲拼命,不然的话他们两个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现在父亲走了,就只有弟弟一个人在家里,那就是板上钉钉任母亲宰割的白肉。

    竹鱼走进春雨的屋子里面,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便知道了信息,竹鱼坐在弟弟的旁边拉住弟弟的手,等娘晕过去了就可以离开了。

    苏羽安和安雅楠风还有洪山在一个隐蔽的地方蹲着接应。

    迷药的量可是相当的大的,果不其然竹鱼的母亲没多久就晕在了门槛旁边,嘴里的肉都还没有嚼碎咽下去。

    竹鱼往外面看了看,看见母亲已经晕过去了立马拉起来了春雨。

    “春雨你知道娘的钱都放在哪吗?”。

    就算是不下砒霜他也要把母亲的钱给搜罗了,父亲刚刚走就想续弦没门。

    安春雨点点头我知道就在母亲平时睡觉的枕头里。

    竹鱼就起身去拿钱:“你把家里值钱的好带的东西拿上”。

    哥哥的话他是要听的,毕竟还靠哥哥救他呢。

    竹鱼来到屋子里面,母亲的枕头一股浓浓的酸臭味,那枕头都睡得包浆了。

    忍者恶心掏枕头里面,果不其然有一些银子还有铜板子。

    竹鱼把荷包里面的钱拿出来,塞了一些石头子进去,这招叫做狸猫换太子。

    而安春雨从母亲的一个柜子里面,拿了一个木盒子,这是父亲的嫁妆本来是要留给他的。

    里面是一只银镶玉的簪子,还有一些平安符,默默的把簪子拿了出来放到了自己的兜里。

    然后竹鱼再拿着偷偷在妻主这里顺的迷药撒在了母亲的米缸里面,还有盐巴,和水缸里面,丝毫看不出异样。

    这茶壶里面也撒了,还有母亲打酒的葫芦。

    路过门槛的时候还剪了一缕母亲的头发。

    春雨看着竹鱼剪母亲的头发不解的问:“哥你这是干什么”。

    竹鱼眼皮也不抬的回答:“以后说不定就见不到母亲了,留着做个念想”。

    这一切都十分的顺利,苏羽安顺利的接应到了这两个人:“怎么样?没出什么意外吧”。

    竹鱼摇了摇头:“妻主没有”。

    安春雨知道母亲一定不会给哥哥找什么好人家的,一早就听说哥哥的妻主是个窝囊废,怎么看起来不太像呢。

    况且后面的两个人都好像是听她的,并且救自己的这种事想想都荒唐,但是竹鱼说是她妻主策划的。

    虽然穿的破破烂烂但是这长的好像还挺好看,就是没收拾收拾,真是的哥哥连个女人都不会伺候,在要是换成他那肯定把自己的妻主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竹鱼想着安春雨没地方去,其实妻主不愿意碰自己他也理解,要不然让安春雨给妻主做小的也不错,还能帮他带孩子。

    苏羽安可不知道竹鱼是这么想的,以为自己被别人碰了就觉得不干净了,不就是被别人亲了个嘴吗,她倒是觉得还不至于。

    明明是苏羽安是个窝囊废,要不是竹鱼自己抵抗那就真的那就了。

    要是知道竹鱼想让自己弟弟做小,那苏羽安肯定吃瓜看戏还顺便给安春雨撒喜糖,她宁死不救。

    竹鱼却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