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下山

    安雅楠风也打算跟随着苏羽安一起下山,毕竟徒弟上任也还是要交接一下工作的,当然主要的是大事未成。?愛l○ve?ueDu.С〇М

    她们来这里闭关修炼一段时间之后,女皇就驾崩了,这其中的蹊跷许多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大皇女谋权篡位,至于女皇驾崩还不知道是不是人为的。

    就要离开了苏羽安对于这一年当中日日夜夜陪伴自己的狗蛋感情还是十分的深厚,特地过来和它告个别。

    :“狗蛋,我学了个二十六七八了,是时候离开了,去见我心心念念的人,你独自一猪,要在这里好好的锻炼自己,别忘了我教过你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狗蛋在经过了和苏羽安那么久的时间相处之后思想早就得到了升华,感情也十分的浓厚它发誓要追随苏羽安。

    “主人,你去哪我也去哪,我也想去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

    想想这山路十八弯还真的是废脚,这不就等于收了个坐骑吗,她当然是巴不得的。

    不过一头野猪在外面放荡不羁多多少少会有些轰动,主要是狗蛋一直生活在深山当中有没有见过市面,到时候难免一激动就闯祸。

    所以苏羽安还是相当的严格:“跟着我可以,但是没有我的命令你绝对不可以在外面轻举妄动,外面的人以野猪为大补,你若是被抓了去的话我也保不了你”。

    狗蛋点头保证:“是”。

    苏羽安本以为安雅楠风会和自己一同上路的,出发的时候却让她先行一步离开:“我还有一些杂物要处理,会和你同一时间汇合的,你先回去吧,找到慈天目再打开我给你的第一个锦囊”。

    安雅楠风给了苏羽安三个锦囊,让她在不同的时间地点打开。

    苏羽安接过锦囊,说了一句好吧就离开了。

    深山当中的野兽众多但是由于有狗蛋在一切都摆平了。

    苏羽安看着这三个平平无奇的锦囊嘀咕道:“什么玩意搞得神神秘秘的”。

    说完就拆了开了,先看为上,第一个锦囊上面是写的一些名字有点打钩有的是圈圈。

    第二个锦囊就是安雅楠风的怒骂:“你个兔崽子我就知道你会不老实,提前拆开锦囊你就是头猪,下一个一定不能拆否则的话……”。

    苏羽安的脸有些红,真不还意思被安雅楠风料到了。

    第三个锦囊一打开:“你就是头猪”。

    脑中闪过一个闪电:“阿西吧”原来这就是被人了如指掌的感觉。

    苏羽安把这几张纸都撕碎了正泄愤的时候,突然被一群的野猪给围殴了,狗蛋看着这一群旧相识,不怒反笑没想到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正准备大干一场:“主人你先下来,这件事情交给我解决就好了,你不用管”。

    苏羽安看着这一群野猪,对比起狗蛋来一个个都是菜鸡,况且狗蛋早就不是以前青涩沉迷于情的欧阳狗蛋了,现在它是一头励志猪,是从黑暗当中走出来的猪。

    况且这是它自己的事情她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往旁边一趟二郎腿一翘:“我本来就没有打算管”。

    这话实属让狗蛋一个踉跄,虽然很无情但是能不能不要说出来,会伤害到它本就脆弱的心。

    苏羽安的评论是:“战况很激烈,死伤惨重”。

    不过死的都是对面的就是了,但是打着打着不知道怎么的那气势汹汹的群花猪就慢慢地变得有些不正常了,还打着打着时不时地给欧阳狗蛋抛媚眼。

    她本来是来报仇的但是慢慢地下来就被狗蛋的魅力给折服了。

    不过狗蛋可是听过钢铁是怎么样炼成的,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再沉迷于美色当中。

    对于对方的意视而不见,一把干翻了,再次伏着苏羽安上路。

    苏羽安摸摸猪头:“不错不错,以后你一定会大有作为”。

    下山路漫漫,本来以为有狗蛋当门面会少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但是没想到走到一半就来麻烦了。

    她遇到抢劫的土匪了。

    用毛巾捂住了脸,几十个人,长出来了三个人当炮灰,台词经典的不能太经典了。

    一号:“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路去留下过路财”。

    二号:“走过路过不错过,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哦不说错了,没钱的捧个猪场”。

    三号:“我……我……我我我我……”。

    是个结巴,半天也没把话给说出来。

    四号是一只巴掌大的刚刚出生的恶犬:“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跟着安雅楠风的这些日子嘴皮子也修炼的不错,当即第一时间就怼了回去。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路是你开的,树是你栽的,你收费合理吗?你不证明我凭什么给你钱”。

    “你给我表演什么了?大变活人吗?我凭什么给你捧场,除非你能胸口碎大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