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大会

    经过了苏羽安和培黎的深刻研究之后,找到了大家懒惰的源头。

    苏羽安:“我觉得大伙不想干活终究是因为没有家庭责任感,大家都不小了一个个的一大把年纪了都还没有一个暖被窝的人,当兵的叫军犬,普通老百姓家的叫土狗,虽然不知道其余的那些一天天汪汪汪的也不去找个对象的叫个什么狗,但是我知道咱们帮的叫流浪狗”。

    培黎觉得苏羽安说的有道理,只是她们那些人单身也不是没有缘由的:“一个个的好吃懒做的乞丐,找夫郎那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虽然找夫郎不容易,但是乞丐可是出了名的八卦王者,一天天的闲的没事做都用在磨嘴皮子上面了,整个县里面,哪家的寡夫守了夺少天寡了,最近正在和谁眉来眼去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可别把这好资源给浪费了。

    “我有办法,咱们县里面的嫁不出去的男人不也挺多的嘛,说不定就有看对眼的”。

    培黎又出难题了:“可是她们没钱没房,有了男人难不成带着男人睡大通铺?”。

    苏羽安小手一挥:“挨~入赘嘛~咱们还能收点彩礼钱,她们也有一个好去处,说不定以后就好好生活了”。

    听到有钱收培黎眼前一亮,果断的赞成苏羽安:“有道理”。

    不过大伙在矿山里面干了一年的苦力,那信息早就过时了,不过难不倒苏羽安。

    辞别了培黎之后就回家来到了院子里,抓了几颗白米打算收买院子里的麻雀。

    看着眼前正在吃米的麻雀苏羽安先是十分的有礼貌的做了自我介绍:“你好麻雀,我叫苏羽安,我想要请你帮忙”。

    麻雀低头吃食不经意的回答:“我叫麻雀,啥事啊”。

    等到抬头的时候看见是一个巨大的人和自己说话,一下子不小心给噎住了,眼看着就要身子一挺就快要凉凉了。

    心想这名字取得也太随意了,马上就看到麻雀不对劲还好苏羽安眼疾手快,上辈子上网课选的是急救知识技能与运,马上想到了海姆立克急救法只能死鸟当活鸟医了。

    在苏羽安的竭尽全力的急救下,麻雀还是嗝屁了。

    最后没办法她只好脱鞋,撕下一块脚皮来喂给麻雀,毕竟她的血肉可是几乎是能起死回生的灵药,这就是历代祭祀的秘密,只有继承人和女皇知道。

    这也就是为什么历代女皇皆是长命。

    喂下去之后麻雀几乎是快要僵直的尸体又活了过来。

    这一幕都被竹鱼看见了,默默地念叨了一句:“变态!”。

    麻雀活了过来看了眼苏羽安又被吓死过去了,毕竟麻雀胆小。

    苏羽安只得又脱鞋撕下一块脚皮来,喂下去。

    麻雀一醒看见苏羽安的大脸,又没了。

    麻雀死了

    又活了

    又死了

    又活了

    又死了

    苏羽安的脚皮都已经见底了。

    最后一块,又活了。

    “你先别死那么快,吃了我那么多块肉不得帮我干活”。

    在经过那么久的缓冲之后麻雀终于慢慢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你要我帮你干嘛”。

    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她教都快被冻僵了:“我要你带着你的兄弟姐妹去附近的县城乡下打听打听有哪些想嫁不出去的男人,报酬是一个窝窝头还免费给你们掰扯碎”。

    冬天找食吃本来就难,一听到有这等好事想也不想便答应了:“没问题,成交可不能反悔”。

    狗蛋窝在柴火堆里面说了句奸商。

    竹鱼走了过来看着柴火堆里的野猪有些犯愁又大吃的又多:“妻主眼看就要过年了,要不把柴火堆里面的那头野猪宰了拉去大街上卖点钱买年货吧”。

    狗蛋不会说人话不代表听不懂,吓得立马起来了抱住苏羽安的大腿。

    “你告诉你男人我会干的活可多了,我会洗衣做饭还能扫院子带娃,别杀猪”。

    苏羽安则更在意的是竹鱼居然能够看破幻术试探性的问:“确定是一头野猪吗?不是小香猪?”

    竹鱼有些不明白妻主这么问话的意思但是还是如实的回答:“就是野猪啊,我见过野猪”。

    狗蛋想到竹鱼磨刀要杀它的场景吓得都快要哭了:“主人你快说,要是他实在是还是不满意,大不了我就豁出去了,去当一只渣猪,带个母猪回来生孩子给他卖”。

    以前纯情的欧阳狗蛋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苏羽安和狗蛋还是有些感情的语重心长的对竹鱼说:“竹鱼啊~这猪不能杀也不能卖,它是我的救命恩猪,当初要不是它你妻主我早就没了”。

    竹鱼听到妻主这么说也就作罢了。

    第二天狗蛋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待遇上升了。

    虽然是一头猪但是怎么说也是妻主的救命恩猪所以他会为它养老送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