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艺糊口

    晚上跑了几个小时休息的时候,摸着黑偷偷的给大家的水壶里面都滴上了鲜血。

    挂是不会挂,但是疼却是真真实实的疼,唯一欣慰的就是伤口愈合的快。

    皮外伤两三个时辰就愈合了。

    白天带着大家负重跑,晚上就马车赶路。

    本来身上就没什么钱,临走前算是安雅楠风还算是心疼自己这个便宜徒弟给了些碎银子。

    只不过这么一租马车,又是远程路,就直接话的没几个人铜子了。

    没想到她有一天也会为生计发愁。

    这马车毫无防震,才刚刚在马车上坐了个把时辰,胸都给抖下垂了。

    就个肚兜,叹得一口老气,明天还得去找个镇子买些白胚布,裹胸才行。

    不然的话这一百多个姐妹跟着她出去一趟一回来胸都垂的和个老太太一样,那些悍夫不得那棒槌捶死她。

    累了一天竹鱼一上车就睡着了,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这么抖都睡得着那可真的是累坏了。

    只是躺着会有舒服些,轻轻的把他放了下来,脱了鞋子,果然脚上都是一个个的血泡。

    那些大女儿她倒是不心疼,脚没断明天接着给她跑,可偏偏现在马车里的这个可是自己的小夫郎。

    虽然天冷,但是跑了一天,果然这脚还是酸臭的,这典型的汗脚恐怕是没得治了。

    唉~

    “老子认栽了,谁叫你是我夫郎”。

    虽然有些恶心,但是唾液和脚臭比起来一下,还是脚臭更胜一筹吧。

    狠狠地在手心里面涂了两口唾沫,给他揉脚。

    揉完了之后,还贴心的穿好了鞋袜。

    竹鱼睡得迷迷糊糊,被疼醒过,看见是妻主。他实在是太疲惫了又迷迷糊糊的睡了,男子的脚只能妻主看妻主摸。

    否则的话是不洁的。

    完了之后实在是受不了了,赶紧的把头漏出来透透气,洗了个手。

    有条件的好好的给这家伙泡个脚去。

    大家一晚上睡得香,她却是一晚上愁的睡不着。

    一个个的壮妇,一天一个没两斤粮食一顿饱肉,那是过不去的。

    这要赶路也没时间搬砖,到最后天亮她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天微微亮了,还在发着呆,还下起了雪,远远的山头的那一边看见了一队伍的人。

    抬着棺材,奏着哀乐,嚎着哀词,看这队伍,应该是大户人家的葬礼吧。

    突然脑子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

    这……要不就卖艺吧。

    苏羽安看了看手里的一两碎银子和几个铜板,不卖艺恐怕明天就得挨饿了。

    到了天彻底亮了的时候,马车就停掉了。

    接下来本来以为要接着跑,一个个苦着一张脸。

    听到大当家的突然说暂时先停下来不跑了,一群人欢呼雀跃。

    “大家先吃早饭,好好休息,下一个镇子大家停个把时辰,咱们没钱买口粮了,你们就去卖卖艺吧”。

    停下来是高兴事,可是这卖艺大家什么也不会啊。

    苏羽安神秘一笑:“没事都交给我就行了,一方面是卖艺一方面也是训练你们的身体板子,你们要做的就是死死的站着不动就行了,躺着也行,就像是死了不会反抗的尸体一样”。

    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但是大当家的话不敢不听,毕竟大当家可是把她们从矿山里面捞出来的人。

    再说也不会害她们的。

    到了镇子上面的时候正是在赶集。

    “不错不错,这人流量好”。

    揉了揉旁边男人的头顶:“竹鱼今天赚钱带你去吃好吃的去”。

    等到了的时候,她还是很体恤姐妹的,先让她们买了点东西垫肚子。

    “大家别吃太饱,我怕等一下吃了也白吃”。

    接着自己带着竹鱼去买了口哨和铜锣。

    等人吃完了就集中了在人流量最多的地方。

    “好了现在吃饱了,干活了大家,你们的任务就是,站着不动不反抗”。

    吃饱了耳朵自然也灵光了许多,一个个听话的很。

    不过听完大当家的喊马上就不淡定了。

    “走过路过的别错过,是不是心里有恨心里有怨无处发泄,是不是想打人打不赢或者是不能打,是不是被老板剥削怨言无处发,是不是被女人抛弃怨恨无处发,现在你们有机会了”。

    “有机会了!有机会了!有机会了!”。

    “我们专业人士,任你发泄可打可骂,可上棍,物美价廉”。

    “一炷香骂一顿只要十文钱,肉搏五十文,上棍也就一百文,只要不打死任你发泄,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这一吆喝马上就来人了。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