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官发财

    女人升官了,入营的第二个月就升官了,从一个小队长直接变成了将军。

    男人发财了,从身上没几文钱,变成了军营的外包食堂老板。

    竹鱼赚了不少的钱,当然都得益于妻主。

    上次妻主从敌营回来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磕破了皮。

    竹鱼赶紧的把妻主扶到了自己的地盘是。

    看见自己的夫郎如此关心自己心里感动死了,原来这就是有男人的感觉。

    只不过她显然是自我感动了,只见竹鱼马上打了桶热水进来。

    “妻主赶紧把手放到里面去泡泡”。

    看着竹鱼的小模样她心里暖暖的:“别担心了,皮外伤而已,就是流点血没什么关系的”。

    竹鱼可没想过什么,女人留点血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也是一个诚实的孩子:“妻主我没担心,用热水泡着伤口没那么容易结痂,趁着机会多流点血出来,药效好,卖的贵”。

    瞬间感动就消失的一干二净,终究是自己错付了。

    不过后面看见竹鱼小心翼翼给自己上药的样子她心里才好受了不少。

    果然竹鱼还是爱自己的关心自己的,是自己玻璃心了,呜呜呜~

    只是好景不长马上就把苏羽安给赶出去了。

    “妻主累了一个晚上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因为苏羽安变成了将军的缘故,所以有条件拥有了一个自己的小帐篷。

    于是现在是和竹鱼一起住了。

    但是她发现竹鱼每天比自己还忙,早出晚归的。

    天天倒腾也不知道做什么,不过饭菜质量倒是见长。

    竹鱼只是告诉她他拿自己身上的东西换钱去了,相当的好卖。

    于是每天只要竹鱼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泡茶喝茶喝水喝汤,普通的水经过了她身体的过滤之后就变成了灵药。

    苏羽安怀疑再这么下去自己的膀胱就废了,这简直就是一个赤裸裸的刨削的资本主义家。

    “竹鱼我能不能不喝汤了,实在是喝不下了,我膀胱要爆炸了”。

    竹鱼却相当的淡定:“那你赶紧的去上啊”。

    说完指了指角落里面的尿壶。

    她实在是有些羞耻:“你知道吗我现在晃一晃自己肚子里面都是惊涛骇浪的声音”。

    竹鱼看着妻子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可是那边顾客催得紧,商人最重要的就是信任了。

    “妻主你就坚持完这段时间吧,等我把这些人的送过去,我不接那么多了,到时候你先修养一段时间”。

    我可谢谢你了。

    在苏羽安的被动支持下,竹鱼现在有了一个二十多号男人的小团队,包揽了好几个队伍里面的伙食了。

    不过也不是免费包的,竹鱼自然对每个士兵的军饷一清二楚,他也不贪心就收点手工费。

    按照不同的队伍每个队二十两到三十两不等。

    现在竹鱼每个月军队这边有一百二十两的收入再加上妻主的钱是五两银子一个月。

    就是一百二十五两。

    自己又带着人在外面卖药,白嫖妻主,半吊子钱的油纸成本一个月能入个五六十两,并且一直呈现上升趋势。

    现在再把竹鱼放回到老家去,那就是一个妥妥的土豪了。

    那在县里面也是排的上富豪榜的。

    别人队里的伙食见长,她们自己的队更是每天吃的相当的好。

    顿顿有鸡腿。

    竹鱼的目标是承包下军营所有的后勤。

    所以赚到钱了遇到合适的男人不错的都会买回来。

    现在别的队的都过来问了想要把后勤的事情放到他手里来,只不过他的人手不够。

    别的队原本的人他是不想要的。

    万一再出一个上次那样的,可就难搞了。

    边境附近小村落的生意是不好做的,所以竹鱼把眼光放到了界限过后的敌国身上。

    哪个国家的钱不是钱。

    竹鱼无意间把药卖给了一个敌国受伤的军帅,发现止血的效果出奇的好。

    要是有这药,多少死于感染的姐妹可以活过来。

    所以找到了竹鱼想要请他去当军医。

    虽然说是请但是那个架势分明就是不去也得去。

    竹鱼不能直接拒绝所以中和了一下。

    “我祖传就只会这止血创伤药,我不会行医,你若是药我可以卖很多给你,要多少有多少不过需要时间做”。

    那人一听也成。

    “那你先给我五千份”。

    竹鱼也不怂他是断不可能让妻主的东西被别人白嫖的。

    “量大给你个折扣我把零头抹平了,你给我四千俩银子”。

    四千俩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军队怎么可能会抬着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