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目的

    慈天瞳一路飞马过来,路上累死了八匹马,才终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目的。

    却卡在了军营的门口。

    那守门的穿着大妈瞄都没有多瞄慈天瞳一眼:“你?当兵打仗?不行,回去多吃点饭再来吧”。

    不过慈天瞳可没那么好说话,也不想与这些人废话,直接直挺挺的走进去,一个下肩就把人干翻在地上。

    直勾勾的看着守门兵的眼睛:“我还要再回去吃饭吗?”。

    这里能打就是硬实力。

    直接硬挺挺的走进去了,到了报名的地方。

    “我要和我姐姐苏羽安一个对”。

    直接明了。

    那人一听是来找苏将军的一下子态度就好了起来。

    “原来是苏将军的妹子啊,登记好了那你直接去苏将军那就行了”。

    苏将军是个神人,一百敌千,那么她的妹妹定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慈天瞳心里也惊讶,不过是短短两个月怎么就当上将军了。

    要知道战场上杀一百个人才不过是个小队长。

    起码要当做是领军人物打一场大胜仗那才能当上将军。

    听到这消息他内心放心不少。

    办完了手续之后就被领到了苏羽安的阵营里面来。

    苏羽安对慈天瞳这人本来也就不是很熟络,毕竟是两个圈子的人,很难玩到一块去,最主要的是男女也玩不到一块去。

    看到慈天瞳的那一刻苏羽安心里很是惊讶,不会是又要搞什么大动作了吧。

    她寻思着自己的进度应该是快啊,这不两个月已经是人上人了吗。

    心里苦逼,这就算是骡子也得歇歇吧。

    慈天瞳是不可能知道苏羽安的想法的,但是他倒是能理解苏羽安的惊讶。

    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理由:“我来监督你”。

    什么狗屁理由,她这么勤勤恳恳的人用得着监督吗?

    不过毕竟一路过来风尘仆仆,苏羽安还是接待了一番,不然的话要是她们成功了,过河拆桥怎么办。

    他看着苏羽安的样子,瓷娃娃一样的女人哪里是能像是打仗的。

    明明是个小白脸,要是给自己当个面首倒是不错。

    这个念头一出来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一介布衣她不配。

    苏羽安看着慈天瞳有些异样以为是一路赶路不舒服:“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慈天瞳赶紧转移话题,虽说不过是掩耳盗铃:“你知道清水城里面现在什么样吗?进来了上万乞丐,饿死在路边上,尸体无人掩盖,爆发了瘟疫,现在民不聊生”。

    苏羽安咯噔了一下,担心还留在那的洪山和苏幸。

    慈天瞳自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毕竟爱屋及乌,她的后代他自然顾及到了。

    “你放心,你的人我安排妥当”。

    慈天瞳左顾右盼都没有看到竹鱼,按道理竹鱼也应该是在才是。

    苏羽安看着慈天瞳瘦胳膊瘦腿的样子,难以想象他上战场厮杀的样子。

    “你只是监督,不上战场吧?”。

    慈天瞳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当然上,为何不上”。

    苏羽安反驳:“我觉得可以不用上,咱们不缺人”。

    要是有个什么好歹,另外两个人不得劈死她。

    不过拗不过慈天瞳,这人冷漠又倔强,苏羽安只能看着他点,随时带着一瓶小血,在战场上快挂了就赶紧的奶他一口。

    真正到了打仗的时候,慈天瞳的猛勇让她看傻了。

    拿着一把弯月长刀,一刀一个人头,一刀一个人头,就和削萝卜似的。

    慈天瞳本以为边关疾苦却没想到伙食却是十分的好。

    顿顿有肉,将士们都是新棉衣。

    竹鱼大赚了一笔,同时也是这场的功臣。

    那药里面苏羽安加了点东西进去,倒是不影响药效就是可嫩会产生些幻觉什么的,副作用大概就是打仗的时候力不从心。

    突然就看到自己那去世的奶奶从土里蹦出来吧。

    竹鱼知道了慈天瞳来了之后,额外的热络,毕竟也算得上是家乡的熟人。

    只不过关于慈天瞳要去打仗这件事他是十分的反对的,好不容易来个熟人,就要没了,他多难过。

    无数次劝说慈天瞳不要如此的想不开。

    虽然说这资源不好但是跟着他日子也不会差,反正他有钱也可以多养个男人。

    竹鱼喋喋不休的说着,慈天瞳觉得有些呱噪,左右暗示竹鱼闭嘴就像是没听到是的。

    慈天瞳满脑子都是竹鱼的声音:“你渴吗?喝点水吧”。

    “不渴,我和你说啊……”。

    “这个点我去训练了”。

    竹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