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动派

    慈天瞳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绑架在一间地下牢房里面了。

    女皇似笑非笑的走了过去,两年没见自己的小弟还真的是没一点长进,还是如此的冲动。

    慈天瞳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大姐,瞬间回忆就涌上了心头,他还记得小时候大姐握着自己的手教自己写字画画,她教他即使是男儿也能自强自立,更何况他是皇家的男儿,不管自己做什么大姐都会支持自己的。

    直到后来遇到了姐夫,大姐就对自己和二姐没那么关注了,可是他也理解,但是她没想到她会为了姐夫那个柔弱不能自理的男人杀了她们的母皇。

    不可否认姐夫是个合格的好男人,但是在他的眼里没有什么人比母皇重要,父皇死的早,一直都是母皇独自养育我们没有再立过君。

    此时的慈天瞳就像是认命了似的:“要杀要剐随你”。

    女皇轻笑了两声,想要拿着鞭子揍他一顿还真的有些舍不得,还是换个方向吧:“想死没那么容易,我要等抓到慈天目,把你们的肉片下来,做水煮肉片,人肉应该很香的吧”。

    说着嘴角弯了起来,变态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巴周围。

    慈天瞳表面上淡定实际上已经害怕的流冷汗了,他和二姐从小就怕她,就像是刻在骨子里的似的。

    说完便离开了。

    女皇也该要好好布置布置她的漏洞了,不然还真的害怕自己的那个菜鸡妹妹杀不进来,否则的话白忙活一场。

    她要早些带着云儿离开这一个伤心之地。

    慈天目第一时间得知了慈天瞳被抓的消息,一时间坐立难安,连夜把安雅楠风从被窝里面抓了出来:“祭祀你快想想办法,我该如何是好”。

    安雅楠风很想要翻一个白眼,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说了句:“不知道,皇宫森严这个时候去我们的计划就乱了,这得由你自己决定”。

    说完便继续回去睡觉。

    她也只能咬了咬牙,这种时候大局为重,如果她但凡念着一点点的旧情分便不会对小弟动手。

    苏羽安看到女皇回来了还不忘记调侃两句:“哟,恐吓完了你家小弟了”。

    女皇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没得一点的长进。

    说完自己洗了把脸,顺手拿了把新送进来的睡眠面膜抹在脸上,还不忘记问问苏羽安要不要:“你要来点吗?这是最新进贡来的,安鱼堂的脸敷面膜”。

    面膜她可没记得这地有这种词汇,怎么听着这名字十分的熟悉呢,苏羽安拿过面膜来观摩着,猜想着这不会是竹鱼的手笔吧。

    这些东西都是和他唠嗑的时候和他说的。

    连忙趁热打铁:“安鱼堂什么来头,它家卖的东西还要抢?”。

    女皇点点头,说道安鱼堂的老板她还十分的欣赏:“听说商铺老板是一个男子,十分的了不得,白手起家开了这个安鱼堂,现在可是京城当中唾手可得的男人,那提亲的人都是数不胜数的,估计门槛都踏低了几节”。

    前面一半是真的,后面一半是她猜想的,反正这么优秀的男人不得事别人抢着要,

    但是已经成功的让她燃起了危机感,没想到啊自己平时那个乖乖巧巧的小夫郎居然背着自己发育成暴发户了。

    这么一来那她岂不是成了吃软饭的了。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如此。

    随即把目光转向了那个正在敷面膜的女人:“你不是女皇吗,能不能给祭祀加点工作,那么点钱我好不如去要饭”。

    对于眼前这个脑子好像不大好的女人女皇不知道该怎么说好:“补贴历来都是如此的,但是你可以发展发展别的收入嘛,反正你这职位平时能咸的腌鸡蛋了”。

    又还怕苏羽安听的不够明白理解不了:“反正你这职位特殊,你想要赚钱,你自己做点什么狗屁东西卖给那些有钱的官,她敢不买吗?不买你就在我面前说几句坏话我去提点提点”。

    “再实在是不行,你看看京城当中哪家有什么赚钱的大动作,你去投资入股,收个保佑费,人在家里做钱从天上来,不好吗?”。

    “你要是还实在是不行,到时候举行什么祭祀的典礼,大大下下一年有个五六次,成了之后你来这里讨要个封赏那钱还不是金灿灿的”。

    苏羽安砸吧着眼睛,这女皇还真的是有当贪官污吏的潜质,弱弱的问了一句:“你不抓我吗?到时候我钱攒够了然后你诛我九族,给我洗劫一空”。

    女皇沉思了片刻,她说的好像是那么个道理。

    她知道怎么做了,明天就去瞅瞅哪家小日子过得最丰顺,到时候一网打尽,可别有余孽卷着钱跑路了。

    听了之后夸奖了苏羽安一番:“密友你可真的是大智若愚”。

    时间飞快,这几天女皇就让云儿收拾了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运到城外去,终于到了干大事的这一天。

    慈天目简直是杀红了眼,直接爆发性突破,没几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