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干娘

    听到苏幸叫自己干娘后,洪山的魂都要吓飞了,她可是早就听说了大当家的混成了什么样子了。

    一时间不敢应声。

    倒是竹鱼先一步说话:“洪山这些日子辛苦你了,你这个干娘该当的,如果你愿意的话就继续给孩子当干娘把,帮我和妻主教养孩子”。

    虽然洪山是当了许多年的乞丐了,但是不得不说她确实把孩子教养的不错。

    虽然有些认生但是还是非常的有礼节礼貌。

    竹鱼一直都抱着苏幸没有松开过手。

    其实他也想让妻主抱抱,但是又猜测这妻主心里还芥蒂着以前的事情。

    纵使是心里不舒服也不敢说出来。

    苏羽安倒是眼巴巴的在旁边看了好久了,但是一路上竹鱼都舍不得松手。

    她刚刚把孩子吓了一遭,又不大好要抱着。

    只能一路上眼巴巴的看着。

    回到了府邸之后,第一件大事就是给洪山安排了个主的地方。

    一个独立的房间,还有个小客厅可以说是相当的不错的待遇了。

    家里管事的算是培黎,有个文质彬彬的,那还缺了个干粗活的,所以她想让洪山做个副管家。

    不用什么头脑听培黎的安排便可以了,洪山看起来比较有威慑力。

    这管家还是要有一个做好人一个做坏人的,还有剩下的高高挂起。

    她们自然就是那个高高挂起的,其余的交给她们真好,也算是一份好差事,自己人也放心。

    也在江湖上混了那么多年一个个精灵鸡贼的很。

    洪山看着自己的房间,这一大一两个房间,简直是她的梦中情房。

    在这小屋子里要是能再有个夫郎那真的是美死了。

    不过她想她这辈子应该是没有了,毕竟竹鱼这样的男子只有一个,而她也算是看明白了竹鱼对于大当家的那是铁打的心。

    那她就安安分分的在这里带着也行,这辈子活着都能时常的看看他,守着他的家,也算是安逸。

    想想天天给他带孩子,大当家让自己家里住了个老王就还有些刺激。

    想着以后可能会发生的狗血剧情的时候苏羽安进来了,看见洪山大量还以为有些不习惯。

    “洪山怎么样?需不需要添些别的东西?”。

    她心里毕竟装着大当家的夫郎,有些做王心虚下了一大跳一身冷汗:“没有没有,我就是没住过这么好的地方”。

    苏羽安笑了,也不单是来看看她习惯不习惯的:“洪山我想求你件事,你得答应我”。

    大当家的有求于自己,她有什么答应不答应的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那就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大当家的你说”。

    “府邸里面几十号人,府里府外大大小小的事情太多了,培黎管不过来,我想请你帮着培黎去管管家”。

    她还是知道的就算是她这里包吃包住,即使是自己曾经是大当家的,但是人家也是要吃饭的,所以这工钱倒是也丰厚。

    “你欠我的不用还了,另外家里每个月补贴你二十两银子如何,再送你一处小酒铺”。

    洪山二话不说答应了,本来就该答应,可是当大当家的说家里的时候她知道自己被当成了家人,心里十分的感动。

    她也算是有个家了。

    “行!包吃包住就行,给点酒钱,那酒庄用不着”。

    苏羽安笑了笑没在说这个话题,该给的她自然是不会少的。

    毕竟钱财易,真情难这个道理她明白。

    晚上的时候为洪山和苏幸接风洗尘,一桌子的好菜。

    洪山看着这一桌子的好菜,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不好从哪里下手。

    总觉得自己身为一个乞丐,总是脏的,不配上这桌子。

    苏羽安又何尝看不出来洪山的不自在。

    和竹鱼对视了一眼,牵起了一旁的小苏幸。

    “今日的月光不错,要不我们摆个小木桌子到院子里面吃去吧”。

    竹鱼是何其的聪明一下子领会到了,刚刚妻主牵起苏幸的动作他也默默的看在眼里开心在心里。

    立马去招呼了,特地把下人吃饭的小木桌木凳子搬了过来。

    搬到了院子里面。

    把一盘伺候的布菜的,递手帕子的人遣散了,洪山才自在的多。

    苏羽安先敬了一杯酒:“洪山姐,多谢你替我照顾孩子,要不是你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以后这里就是你家了,我们一起生活,以后一起养老,苏幸既叫你干娘,以后也要好好孝敬你”。

    培风不解风情冤家路窄的搭上了一句:“既然都叫娘了~记得从这个月起存嫁妆”。

    洪山熟悉的直接把培风手上的酒抢过去一把倒入了口中:“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以为你能少”。

    苏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