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品阁 > 科幻小说 > 女尊之家有废材要崛起 > 故乡的百合花在皇城开了

故乡的百合花在皇城开了

    说的无意听的人却长了心思,培风和培黎两个人的感情就像是白开水一样,索然无味甚至是很难让人发现这其中的特殊和奥妙。

    但是却是难得的真情,平平淡淡却不可或缺。

    培黎始终觉得有些亏欠培风,培风的做派不是一向如此的,后来才变成了这一副人人背地里瞧不起的模样。

    主子的那句话她听的很清楚,只要一个人变成男人那她们就可以光明真大的在一起,所以培黎默默的做了一个决定。

    培风这么多年为了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她也应该付出些什么才对得起这一份真情实意。

    培黎盯着培风看了许久了,叹了一口气,培风在打着算盘珠子算账,两个人时常在一起却少有亲密的交流。

    培黎目不转睛的盯着培风的胸看,又看了看自己的,看来是天注定了的,自己的胸倒是平平无奇。

    叹了口气:“哎~罢了罢了~是老天偏爱她吧”。

    自己一个大女人顶天立地这么多年,终究是栽了,不过既然打算做男人了那便好好的做。

    第一件事就是消费买衣服去,这花里胡哨的衣服她内心着实有点喜欢,到了店里左挑右选十分的细致,脸老板郎都夸细致又细心。

    “您家夫郎可真的是个有福气的”。

    培黎看的这些衣服入迷,嘿嘿:“这是买给我自己穿的”。

    老板郎瞬间闭了嘴巴,这种事情他还是少说话,不然的话容易招骂,这有特殊癖好的人还是存在不少的。

    衣服首饰胭脂粉黛倒是一个都没有拉下,大包小包满满的,便一个人在小屋子里面细心地穿搭,自己纵然是一个男人,那也不能太差。

    培黎收拾一番左右调整了许久才满意的,找苏羽安去了。

    苏羽安看到的时候是满脸懵逼的,此男子面若梨花温婉动人有带着些清冷与疏离,一身青涩暗纹的长衣,身姿挺拔,让外头的春色悄悄溜进了屋子。这个人有点熟悉好像又不是很熟悉:“我看你有些许眼熟啊”。

    培黎对于主子的反应很是满意:“主子把些许去掉,我是培黎”。

    “你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她就那么随口一说,谁知道既然真的有人当真了,现在可是自己没台阶下了,但是成人之美的事情她可是乐意的不得了。

    竹鱼在一旁看戏,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立马溜出去找培风通风报信去了,毕竟那可是他的闺中密友。

    培风听到之后,手里的茶杯落地:“什么!她这么的这么做了?”。

    是好听又富有磁性的女色,听得竹鱼的心跳都加快了不少,不过他好像知道这一刻她好像要失去自己的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

    习惯性的兰花指的姿势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突然就蜕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女人。

    培风立马问竹鱼:“主子娶你的时候都准备了什么?”。

    谈到这里的时候,竹鱼的眼神里面闪过了一丝的难过,什么都没有准备,是直接拿钱给母亲的,便是等同于被卖过来的的男人。

    不过至于要准备些什么,竹鱼还是知道些的,毕竟以前为了补贴家用,别人家办喜事的时候他去帮过些忙。

    “应该是要有聘礼,聘书,这是最重要的,要嫁衣……”。

    竹鱼也只能把自己知道的七七八八的和培风说了些。

    苏羽安是难得见到如此的感情,再说本来就是自己的姐妹岂有不成全的理由,自己本是她们的大当家的现在她们自屈一步叫自己主子,那么这件事必定她得办好了。

    国家大事祭祀大典都办的没什么差池,一个婚假之礼又怎么会难得到自己,并且好姐妹的喜事她定的亲自操办。

    “培黎你就放心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把你们的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即使是不和世俗,也一样要轰轰烈烈”。

    培黎点了点头,喜形于色,嘴巴都裂开到了天上去。

    不过既然确定了角色之后,肯定的找培风商量。

    培风开口的那一刹那,苏羽安就像是见到了播音主持似的,倒是不再是夹子音,也是女声也好听,就是还是说不出来的奇怪,许是不适应。

    当然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不适应的也不止他一个人。

    过程很是顺利,半个月之后便举行了婚礼,轰轰烈烈整个后院里面都是红色的,花轿锣鼓在走遍了半个皇城,这下谁都知道是哪家的小姐迎娶了自己的心上人,恭贺之词不绝于耳。

    苏羽安也特地的给她们一份丰厚的贺礼,在附近的地方给她们安排了个小院子过日子,送了两个伺候的人,也算是个主子。

    府邸里面的管事的屋子也给她们留着了。

    新婚夜两个女人在屋子里面大眼瞪小眼,培黎先开口:“喝个交杯酒?”。

    培风脸色有些不自然,心想好家伙这些年装的够深的啊:“喝吧”。

    接